李忠謙專欄:日本防疫措施混亂的吹哨人—神戶大學教授岩田健太郎

2020-02-20 09:41

? 人氣

岩田健太郎。(翻攝神戶大學官網)

岩田健太郎。(翻攝神戶大學官網)

2020年伊始,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便在湖北拔地而起,確診個案迅速蔓延全中國,世界各地也紛紛採取程度不一的邊界管制與防疫措施。若從去年12月1日武漢出現首名病例起算,短短不到3個月,全球就湧現超過7萬名病例、死者突破兩千人(截至今年2月20日)—這個數字是當初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肆虐大半年的好幾倍—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SARS共8096人確診、774人死亡(WHO數據)。

雖然武漢肺炎的致死率不如SARS,但極強的傳染力以及對未知疾病的恐懼,仍讓全球各國嚴陣以待。在這場新興疫病爆發之初,其實中國本有機會做出更好的應對,但率先對外披露疫情的醫護人員卻被中國當局認定「造謠」、「發布不實言論」予以彈壓,直到武漢封城後,再沒有人說這些披露疫情者「造謠」。當初因披露疫情遭到公安訓誡的李文亮醫師不幸染病過世後,中國輿論更紛紛視其為英雄,連官媒都說「欠他一個道歉」。

岩田健太郎。(翻攝個人部落格)
岩田健太郎。(翻攝個人部落格)

令人可嘆的是,與中國一衣帶水的鄰國日本,除了目前已是全球確診人數第二多的國家,安倍政府對疫情處置的荒腔走板,竟然也要靠李文亮一般的吹哨者,才能把事件真相公諸於世。而且李文亮當初並非在壓力之下公布疫情(他只是在大學同學群組發布消息,並要求不要外傳,但仍被截圖轉發),而將「鑽石公主號」內部情況公諸於世的神戶大學教授岩田健太郎,卻是在幾經周折之下,方才登上爆發群聚感染的恐怖郵輪,被厚勞省官員匆匆趕下船後,更在自我隔離時(他也擔心染病)錄製影片,對外公布當局防疫措施不當的實情—岩田確實是在一定的政治壓力與社會逆風下吹哨。

岩田健太郎小檔案

年齡:1971年(49歲)

現職:醫師(感染症內科)、神戶大學醫學教授

學歷:島根醫科大學畢業

經歷:紐約西奈山醫院感染症研究員、龜田綜合醫院感染症內科部長、神戶大學大學院醫學研究科教授(微生物感染症學講座)、神戶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症內科診療部長

日本雖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岩田健太郎當然不會因為Youtube的言論「被消失」,或者受到法律制裁。但面對安倍政權在處理這波疫情時所展現出的顢頇與荒謬,日本醫界、反對黨與媒體在監督政府一事顯然失能。「鑽石公主號」出現群聚感染早已超過一周,日本政府只知死板因循「隔離14天」的做法,本應扮演政權防腐劑的學政媒勢力,在如此的關鍵時刻竟也顯得蒼白無聲。這位一邊吸著鼻涕、一邊對鏡頭訴說船上悲慘狀況的感染症教授,確實勇敢地吹響了嘴裡的哨音,而且更顯嘹亮。

爆發群聚感染的「鑽石公主號」從19日開始開放乘客下船,日本政府用巴士將檢查結果陰性、目前無症狀的乘客帶到橫濱車站等地,讓他們自行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返家。(美聯社)
爆發群聚感染的「鑽石公主號」從19日開始開放乘客下船,日本政府用巴士將檢查結果陰性、目前無症狀的乘客帶到橫濱車站等地,讓他們自行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返家。(美聯社)

這位在大學裡擔任感染症教授的專業醫生,2月18日在「鑽石公主號」僅僅待了一個多小時,然後把船上沒有區分危險區域(紅區)與安全區域(綠區)的事實公諸於世,至於根本不願聽他專業建議,因為「不爽」就急忙趕人下船的厚勞省官員嘴臉,更讓人看到日本官僚的卑劣一面—即便其中有所誤會,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回答「是否沒有妥善區分『紅區』與『綠區』」時的那句「這不是『是』或『不是』的問題」,更是讓人見識到日本高層官員的漫不經心與專業淪喪,也讓人想起了在台灣政壇曾傳頌一時的「在『有』與『沒有』之間」。

《近世名士寫真》里的福澤諭吉像(左);福澤諭吉在巴黎(1862年/維基百科)
《近世名士寫真》裡的福澤諭吉像(左);福澤諭吉在巴黎(1862年/維基百科)

日本在一百多年前打著「脱亞入歐」的旗號進行了明治維新,大思想家福澤諭吉更把鄰國朝鮮與中國貶抑的一文不值,甚至主張要「征韓」、「征清」,才能將這些落後國家帶進文明之列。但岩田健太朗的那句「(我們)做得比非洲跟中國還要差」,一下子把自視甚高的日本打落凡間,各國忙著讓船上國民「脱日返國」,並且另外採取14天隔離的作法,更證明了日本的防疫措施根本不被國際社會認同。岩田下船後選擇做了日本的李文亮,但「鑽石公主號」乘客乃至整個日本的疫情還來不來得及踩煞車,除了病毒傳播的不確定性,還得看日本政府如何面對這些逆耳的難得諫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