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失智的中風老人」 武漢肺炎「零號病人」之謎:他是怎麼感染的?

2020-02-18 15:00

? 人氣

武漢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正在檢查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身體狀況。(BBC中文網/GETTY IMAGES)

武漢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正在檢查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身體狀況。(BBC中文網/GETTY IMAGES)

中國正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肺炎的蔓延,但這場疫情究竟從何而起,現在仍迷霧重重。一名曾參與救治目前公眾所知的首例新冠病患的醫生對BBC說,這名病患是一名70多歲長期臥病在家的腦梗塞患者。

這是該名早期病患的訊息首次獲得公開。他被認為於12月1日發病,比武漢官方先前通報的12月8日發病的患者提早了近一周。值得關注的是,他沒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暴露史。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內的野生動物交易一直被懷疑是導致疫情的罪魁禍首,但這名老人的經歷正為這種結論帶來挑戰。有學者和網友紛紛質疑,病毒是否有潛在的其他源頭,包括是否可能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關聯。

已知的最早病患

最初在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已導致中國超過7萬人感染、近2000人死亡,但關於病毒最初是如何越過物種屏障、從動物傳染給人一直未有明確定論。要了解病毒的傳播路徑,其中關鍵一環便是首名患者的身份,及其如何染病的經歷。這便是醫學界和中國網友將目光聚焦於這個身份從未被公開的患者的原因。

武漢市衛健委曾在一份通報中指,首名新冠肺炎病例的發病時間是去年12月8日,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 《刺胳針》(The Lancet)1月24日發表的一篇論文,該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他們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12月1日。該論文由近30名中國醫療機構的研究者所撰寫,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線。

金銀潭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ICU)主任、也是上述論文作者之一的吳文娟醫生17日對BBC透露,這名12月1日發病的病患是一名年過七旬的男子。12月1日這個發病時間是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綜合家屬回憶得出的結論。

武漢兩名醫護人員正在搬運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遺體。
武漢兩名醫護人員正在搬運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遺體。(BBC中文網/Getty Images)

「這個病人有點腦梗、老年癡呆,送過來時狀況很不好,」吳文娟說。她拒絶透露該病人的姓氏。

據悉,該病患在發病後,先被送入武漢市的另一家醫院,但隨著病情惡化,12月29日被轉入金銀潭醫院。當時,黃朝林和吳文娟都在現場。

吳文娟表示,這名老人此前便患病在家,並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後者是武漢一家販賣海鮮和野味產品的交易集市。由於疫情爆發初期有大量該市場的商戶患病,一度被認為是疫情的起源地。

「他住在離海鮮市場四五站(公車站)遠的地方,」吳文娟說。「而且因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門。」

據《柳葉刀》刊載的論文披露,該老人的家人在其發病後,均未出現發燒或呼吸系統症狀,其與後來的病人間也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而在他發病10天後,才另有3人發病,其中2人也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BBC還無法獨立驗證上述的訊息。

矛盾的源頭

對於這名長期居家、且從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為何可能是目前所知的第一個新冠病毒感染者,吳文娟並沒有給出明確答案,她表示,這「正是他們現在攻克的方向。」

但顯而易見的是,這與此前人們普遍猜測的、疫情是由野生動物直接將病毒傳播到華南海鮮市場的大量經營者或野味買家的說法產生了矛盾。

新冠狀病毒
(BBC中文網/Getty Images)

黃朝林先前接受中國媒體《財新網》採訪時表示:「從現在整個發病情況來看,海鮮市場已經不是唯一的暴露源……其是多源性的,」但他認為,該病毒有較大可能依然來源於野生動物。

這種野生動物目前被普遍認為是蝙蝠。早在2月3日,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自然》(Nature)就發佈了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團隊關於新冠病毒起源的研究論文,認為蝙蝠是造成肺炎疫情的可能來源。

2月15日一次記者會上,中國科技部的官員重申,蝙蝠仍是最有可能攜帶新冠病毒的源頭,但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之一。

這不禁讓人想到2002到2003年間在中國流行的「非典型肺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在這場疫情中,科學家們先認為病毒來源於果子狸,但最終病源被認定是蝙蝠。但時至今日,第一名「非典」患者——一名廣東省河源市的廚師——仍堅稱他並未接觸過這些野生動物。

發生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已暫停營業。
發生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已暫停營業。(BBC中文網/Getty Images)

陷入爭議的武漢病毒所

那麼,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呢?

上文提及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最近被輿論質疑的焦點之一。由於中國官方對於首名患者的身份一直諱莫如深,不停地有網友質疑,首名患者是否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員工。

例如,2月15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是新冠肺炎零號病人」的傳言在中國社交媒體廣為流傳。「零號病人」一般指第一個被病毒感染,並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該研究所與黃燕玲任職公司16日先後闢謠,指該女士「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該所研究員石正麗對媒體說,「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

此外,早在疫情暴發之初,一篇出自印度理工學院團隊的論文便質疑稱,新冠病毒的4個獨立的插入片段「不太可能在自然界偶然發生」,這瞬間讓外界對於武漢病毒所「製造生化武器」的陰謀論甚囂塵上,但隨後該文的作者宣佈撤稿。

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學家埃布萊特(Richard H. Ebright)對BBC說,根據目前對病毒的基因組測序,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該病毒經過人工改造,埃布萊特曾在《自然》 對武漢病毒所的一項蝙蝠病毒實驗表示關注。

但埃布萊特補充說,這並不代表可以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是因為實驗室事故進入人群的可能性。

他表示,基因組測序顯示,此次爆發的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雲南某山洞採集的蝙蝠冠狀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全基因組同源性為96.2%。

「這意味著,這種病毒目前已知存在於兩個地方:雲南的山洞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實驗室中,」埃布萊特說,「它從2013年儲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至今。」

2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次會議上提出, 要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 ,盡快推動生物安全法。次日,中國科技部則要求「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

在被問及首例被確診的老人是否有親屬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或華南海鮮市場相關,金銀潭醫院的吳文娟主任表示,現在「不能下結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