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局解密:張學良與228──命懸一線可予擊斃

2014-05-26 05:45

? 人氣

清泉幽禁期間的張學良、趙一萩夫婦。(檔案照片,取自網路)

清泉幽禁期間的張學良、趙一萩夫婦。(檔案照片,取自網路)

「西安事變」的歷史主角張學良過世十三年,繫在他身上的歷史謎團在他生前逝後陸續解密,然而,根據國家檔案局最新解密資料,曾經口述歷史解謎的張學良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在228事件當下,他是被授命「若有民眾侵入搶奪,可予以擊斃」。

這份最新解密檔案雖橫跨張學良生平,但主要重點擺在來台後的幽禁歲月。張學良在大陸時期,因應抗日戰事的變化,曾經移轉過八處「管束地點」,從蔣介石故鄉浙江奉化溪口鎮到重慶戴笠公館。抗日戰爭勝利後,是否釋放張學良,成為當時「政治協商會議」的討論議題之一,緊接著,戴笠飛機失事身亡,自己何去何從,成為張學良最關心的事。

1946年九月,莫惠惠探視張學良,莫開出讓他換取自由的三條件:承認西安事變是上了共產黨的當,交還九一八事變時蔣介石的電報,自由後出洋。張學良對此回應,他不說謊不做對歷史不負責的事,因此無法承認上當說,蔣要的電報不在他手上,而他身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哪有因愛國被逐出國門的道理,他可以不帶兵不問政,純粹做個閒人,如果這都容不下,非要他出洋,「那還我自由又有何意義?」

最後,在鄭介民(軍統主要領導人)、張嚴佛(特務處長)、陳儀(台灣行政長官)、劉乙光(蔣介石侍從警衛隊長、軍統特務隊長)反覆推敲安排下,確定幽禁地點移到台灣新竹的清泉(1946年11月~1957年10月),這段期間負責執行看管任務的是保密局及軍情局,至於從清泉移出到高雄和台北時則由國安局負責。

根據軍情局檔案資料,1946年11月1日,張學良專機直飛台北,再轉赴井上溫泉(清泉),根據張本人日記,他一直到飛機落地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台灣。張學良比國府先一步到達台灣,保密局持續回報張在台情況,張可以在安全無虞與不暴露身份的條件下,赴較遠的風景區遊覽,生活費每月由保密局支出一萬元。

張學良抵達清泉不久,隔年二月就發生228事件,對張的警戒因此提高,劉乙光特別向保密局長毛人鳳提出報告並請示,根據資料顯示,各種處置方案包括:疑似有民眾欲趁機搶張學良夫婦,情況危急無法保障安全時一併將張學良、趙一萩「擊斃」;檔案也有一份「暴民擬乘機搶奪張漢卿之企圖經過情形」報告。而228事件之後,劉乙光並呈報告請示是否再次移轉張學良離開台灣?但檔案保存不全,不了解後來層峰裁示為何。

幽禁期間,定期匯報的生活和思想狀況不少,張學良想讀「明史」,還想在中央研究院教授明史,他還常贈詩給去探望他的友人,包括莫德惠、張嚴佛、還有曾任新疆省主席的張治中等人,蔣介石對此甚為不悅,下令非他批准不得見張。保密局則曾報告指張對蔣及夫人的崇敬「似非虛矯」,然國家糜爛至此,張對幽居待老頗感不耐,建議若主席(蔣)若認為可以,張願意在蔣身邊「學習一、二年」,若覺得張你需修養,也可以派一學識淵博之人陪住半年「指教研讀」,但沒有檔案可以映証蔣的裁示如何,不過,宋美齡倒是很誠實的回了張治中代為轉達張學良的請求,表明讓他回復自由有困難,但不讓劉乙光一家與張同住一房,以免小孩吵鬧,可以儘速辦到。

1948年蔣介石短暫下野期間,李宗仁代理總統即要求參謀總長顧祝同下達釋放張學良的命令,對張群(行政院長)發電報要求釋放張學良,並派員一次到台灣找陳誠(台灣省政府主席)商量釋放張學良。劉乙光發出數封電報請示毛人鳳,根據軍情局和國史館資料,劉乙光得到的覆電是:不釋放並遷至他處,此事要保持絕對機密。移遷他處是指高雄壽山軍事要塞,但該處殘破需整修,劉又再次電報請示,諸多電文往返請印証一件事:張學良事只聽命於蔣介石。

而在1949年二月到1950年元月這段時間,張學良確實也遷往高雄壽山的要塞兵舍,再遷回清泉。

1956年是西安事變廿週年,也是在蔣介石要求下,張學良寫下後來大家熟知的「西安事變反省錄」;1957年,蔣介石也曾要求張學良寫「蘇俄在中國」的讀後感,張學良花了五天寫完。

1957年十月,張移居高雄,因為清泉沒燈,張長期讀書寫字都用油燈,眼疾不輕,在高雄醫治無起色,在蔣經國安排下北上醫療,此時,看管張學良的決策實際轉移到蔣經國身上,也是在蔣經國決定下,張學良在1958年九月遷到北投,同年十月,張學良得再見蔣介石,張學良日記記載,見到「老先生」,淚中中來,說了句「總統,你老了。」蔣介石則回以「你頭禿了。」1959年三月,張群轉達張學良想恢復自由的訊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