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嚴選:瓊瑤、于正相煎何太急

2014-04-17 11:04

? 人氣

瓊瑤跨海爭著作權。圖為被瓊瑤控訴抄襲的大陸編劇于正於2011年拍的《宮鎖心玉》劇照。(取自騰訊大家網)

瓊瑤跨海爭著作權。圖為被瓊瑤控訴抄襲的大陸編劇于正於2011年拍的《宮鎖心玉》劇照。(取自騰訊大家網)

瓊瑤舉報于正抄襲自己,稱自己「心如刀絞,已經病倒」,認為「今年四月很黑暗」,于正迅速作出回應,表示自己是「學習、仰望」,並打算送整套碟到臺灣給瓊瑤鑒定。

這場筆墨官司下落如何,抄襲指證是否成立,送去的碟遭遇如何,有待考察。不過,在我看來,瓊瑤和于正,在創作上有許多聲氣相通的地方,尤其在精確估算時代這點上,他們的水準不相上下。他們交出的,與其說是文藝作品,不如說是時代鑒定報告:你們是什麼樣的,你們需要什麼?更精確一點,他們給出的,是對年輕人的鑒定報告: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是什麼樣的?需要什麼?

瓊瑤的創作開始很早,但真正開始寫長篇小說,是在六十年代,這個時間段的臺灣,如董橋所說,還是「荒村雞鳴、斷橋蓑笠」的,即便再晚一點,也還帶著舊民國的月色。這個時候的瓊瑤小說,的確清新質樸,寫於1964年的《煙雨濛濛》和《幾度夕陽紅》,是優秀的通俗小說,描摹了當時的時代氣氛,提供了有價值的生活細節。《煙雨濛濛》裡,陸依萍的媽媽,抱著虎皮褥子緬懷過往,《幾度夕陽紅》裡,李夢竹為了招待女兒的男朋友,要把家裡的榻榻米和木擋牆拆掉。

原因顯而易見,瓊瑤本人的生活正是如此,她的讀者——工廠妹和女學生,也正在經歷這樣的生活,所以才會出現那種場面,女學生們為了早點看到《煙雨濛濛》最新發佈的篇章,一大早就在報館門前排隊等候。她曾是女學生,她知道女學生們要什麼:貧寒生活裡的一點點期望,一點點質樸的愛情。

隨後,臺灣經濟起飛,瓊瑤本人的生活層次,也因為寫作和拍電影,得到極大提升,她開始逐漸跳出創作者的自覺,以商人的自覺,來打量自己的創作。在1966年的小說集《月滿西樓》裡,女主角的身份設定,是女秘書,接下來的《庭院深深》裡,她索性讓女主人公當了家庭女教師,然後是《心有千千結》,女主人公是私人護士,《碧雲天》裡,女主角之一(這本小說是雙女主設置)是養女。六十年代瓊瑤小說裡,為生活而掙扎的橋段消失了,七十年代的瓊瑤主人公,一出現就是「進入新場所之後的女人」,這個新場所,生活豐裕,白瑞德式的男主人公已經全副武裝,瓊瑤女郎的全部職責,是顯示出自己的情感能力。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唯美成了瓊瑤影視的全部訴求。男女主人公的活動背景,一律是花園、海灘、客廳。儘管她的小說裡,還會出現《失火的天堂》這樣慘烈的作品,但這個故事從沒被瓊瑤主動拍成影視(內地影視公司,曾在未經瓊瑤同意的情況下,採用它的故事框架,拍攝了電影《地獄天堂》),她五十多部小說裡,只有兩部沒被她主動或者授權改編,一部《失火的天堂》,另一部是《冰兒》。

《失火的天堂》的不受重視,和《一簾幽夢》等等作品被反復翻拍的情形相比,意味深長地顯示出瓊瑤的估量:在小說的世界裡,她可以自己做主,可以盡情書寫一些慘烈的現實故事;在生意的世界裡,面對資本,她要有商人的自覺,她得給出華麗精緻的大夢。因為,富裕時代,有人就活在這種大夢裡。她知道人們要什麼,尤其是年輕人要什麼,她的主人公,從來都是眾星拱月,說大段表情示愛的臺詞時,配角們像芭蕾舞的活背景一樣站立在一邊,他們生活在花海、林蔭道之中,一旦要戀愛追逐,草原馬上應聲出現。

于正甚至沒有經歷過一個屬於他的《煙雨濛濛》時代,他在2003年創立「于正工作室」,並在2005年前後,開始主導自己的電視劇作品後,他的主人公,已經是「進入新場所之後的女人」,她們或者嫁入豪門,或者穿越入後宮,一開始就放棄了掙扎,更沒經歷生活磨練,她們只需要在人際關係中打轉,接受眾星拱月的愛戀。

這正是這個暴富時代的現狀,暴富的過程太短了,短到讓電視劇裡都放不下一個貧寒的李夢竹,這也正是這個時代年輕人的期待,一落地,就已經「進入新場所」,就眾星拱月瑪麗蘇,就擁有要啥有啥的寶葫蘆——因為,有人正是這樣生活的。他們既已看見,就不可能不期待。于正只需要搜集情報,做出應對,在電視劇裡,去完成他們的期待。

在對「唯美」的追求上,于正和瓊瑤也基本一致,演員要美,要年輕,服裝的面料和顏色要豔麗,更要「正」,劇中人們活動的背景,也得盡可能地美到無瑕,像網友說的:「打架捉人要在紅葉下,大街上說話要站在賣花人旁邊,小湖邊大冬天的禿樹旁邊要放兩棵開黃花的樹,屋裡聊天有一圈花的擺設,談情說愛也在油菜花叢中進行。」

于正提供的,正是這樣一套給年輕人的「私人定制」。所以,不管瓊瑤對他的指控是否有結果,他恐怕都會豪發無損,因為,他爭取到的,不是那些看穿他估算的人,而是那些毫不在意的年輕人,他們甚至不需要說服,也不需要去刻意拉攏,對這套定制和定制人,他們天然接受。甚至,別指望他們會反戈,會覺醒,年輕和出身就是他們的框架,而資本在努力加固這個框架。

所以,問題不在於是借鑒還是抄襲,是致敬還是套用,而在於,五十年前,變成商人之後的瓊瑤所創立的標準和一整套估算方式,竟然還有效,對我們這個時代,對年輕人還有效,甚至越來越有效。這才是這件事裡,最讓人沮喪的地方。

新聞小檔案:瓊瑤與于正

4月15日下午,瓊瑤發佈致廣電總局公開信,控訴于正新作《宮鎖連城》抄襲了她的《梅花烙》;隨後,于正發佈長微博予以回應,表示「絕對只是一次巧合和誤傷,我們沒有任何惡意借您的作品進行炒作,更不用說冒犯。」

*作者為中國作家,曾為電台主持人。(原文刊載騰訊大家網http://goo.gl/SSzbCM,責任編輯:代金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