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觀點》大選已落幕,人民已做主?

2020-01-26 06:30

? 人氣

蔡英文競選總部開票現場,湧入許多支持者搖旗吶喊。(盧逸峰攝)

蔡英文競選總部開票現場,湧入許多支持者搖旗吶喊。(盧逸峰攝)

本屆總統暨立委選舉投票率達到74.9%,足足比上屆高出8%。之所以能有此投票率,與國、民兩黨在選前不斷向選民催票大有關聯,民進黨還特別拍了一支廣告呼籲選民返鄉投票,「讓世界聽見台灣的聲音」。

除了政黨之外,民眾間互相催票的力道也不同於以往,不少旅居海外的藍軍支持者在群體號召下搭機返台,民進黨的支持群眾也在網路上不斷流傳著:「如果選舉當天不投票,那你平常是在靠北什麼?」等口號。在此社會氛圍下,選前一天台鐵、高鐵及客運被大批返鄉投票人潮擠爆,與過年回鄉的盛況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1月11日將選票投入票匭,成為2020年開年的最重要大事。

你我肯定都有類似的經驗,在投票前一天或當天,許多朋友在臉書或Instagram上貼出各種與投票相關的照片,附上幾段「回來守護民主」、「我回來投票了,那你呢?」等文字。在「亡國感」、「亡黨感」、「發大財」等政治狂潮的全面籠罩下,投票成為一種不跟上便落伍的生活態度——不打個卡昭告天下「我可是很關心政治的」,似乎都不敢說自己還算個台灣人。

投下這一票  決定了什麼?

投票不重要嗎?在台灣現行的政治體制中,投票率、得票率的高低當然重要,它不僅是改變政治生態的重要手段,同時也提供當選者執政問政的正當性與合法性,選民願意呼朋引伴宣傳大眾的政治參與,怎麼想也不是件壞事。但在媒體、政黨及社群平台的過度渲染下,「投票」在台灣已經成為了民主的「目的」,而非實現民主的方法與過程。人們對投票產生強烈的執念,為投下手中的選票而沾沾自喜,認為自己的行為實行了民主,卻忽略了投下選票的那一刻,人民到底做了什麼主?那張選票又代表著什麼選擇?

自從2019年一月習近平拋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以及香港爆發《逃犯條例》修訂風波後,本次總統大選便進入了「亡國」與否的對決。就民進黨的立場而言,選戰主軸十分清晰,藉著香港近期的騷動,讓「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恐懼再度浮上檯面,並藉由通過《反滲透法》等方式,塑造出只有票投民進黨才能「抗中保台」、才能拒絕「一國兩制」、才能「保護民主自由」的語境,而這也確實成為了本次選戰的主軸,許多人都抱著「捍衛台灣民主自由」的想法,把選票投給蔡英文。

總統候選人對於兩岸及主權問題的看法,當然是選擇候選人時極其重要的考量因素,但為何不投民進黨,台灣就會變香港?其中具體的因果關係是什麼?又為何只有民進黨能夠抗中保台?抗中保台的具體做法又是什麼?要支出多少成本、改變什麼樣的軍事或經濟政策才有可能做到這件事?其間台灣要付出多少代價、可能的後果又是什麼?民進黨並未多做闡述。反觀國民黨也是一樣,除了不斷強調「九二共識」的老調,提不出任何對於兩岸關係的新解方。

到頭來,在主權定位上,國、民兩黨都以「中華民國」為公約數;在兩岸問題上,兩黨也只有模糊空泛的「態度」差異,但具體來說,要如何強硬、如何親近,雙方都說不出個所以然,那麼,選民又真的知道自己投下的這票差別何在?

不少中國網民認為蔡英文勝選,和統無望,應實施武統。(林瑞慶攝)
不少中國網民認為蔡英文勝選,和統無望,應實施武統。(林瑞慶攝)

只要抗中保台  其餘皆可拋?

在兩岸與主權問題之外,台灣內部也有許多未解的難題。例如廣大的基層勞工問題,在《勞基法》一例一休「修惡」後,勞資雙方對此都抱持極大的不滿,新上任的政府要如何化解困局?政府說要帶頭做到派遣歸零,結果反而讓許多約聘雇人員變相成為更沒保障的承攬制勞工,新政府要如何真正做到「零派遣」?台灣的勞保基金預計在2026年即將破產,新政府要如何解決潛藏的債務危機?當政府公佈每月平均薪資時,有多少年輕人搖頭自嘲「是我拉垮了平均數字」,新政府又要如何面對長年的青年低薪困境,讓數字與民眾真實感受相符?

勞工問題只是其中一例,還有許多議題都與市民大眾息息相關。政府所說的居住正義現在落實得如何了?8年20萬戶的公共住宅有可能達標嗎?台灣人口少子化、高齡化的問題越來越嚴重,目前的長照及生育政策足以解決嗎?台灣的產業結構僵化,投資不足法規落後,一直無法帶動經濟活絡,新政府要如何做好產業轉型?

相較於主控權漸失的兩岸關係,上述議題不僅操之在己且與民眾生活切身相關,但在本次選舉中除了空洞的發財口號以及與人民感受相背的自我吹噓外,有多少人能說出兩黨候選人在諸多政策上的孰優孰劣?又或者根本沒有誰優誰劣,因為兩黨都知道這些不是台灣人最關心的事情,在「國之將亡」的大前提下,誰還去把重點放在公平正義等分配問題,豈不是嫌票太多?喊喊口號,交代過去就罷了。

其實,選前也曾有環保團體在大樓掛上布條抗議政府不敢通過《礦業法》;被大量解雇的國道收費員近期也因勞動部的補償方案跳票群情抗議;勞團也在選戰期間集會遊行,要求各候選人回應落實勞工政策。而這些對生活與環境的訴求,卻被外界評為「選舉操作」,不少人直言此時應「相忍為國」,在此時出來挑起這些議題,擺明是為了扯民進黨後腿。選民都這樣說了,還能期待政治人物對此提出什麼高見嗎?

莫在投票當天丟失民主

所以台灣人民到底做了什麼主?民眾最在乎的兩岸主權問題,兩黨糾纏了半天,也只能給出一張模糊不清的答卷;而真正關乎台灣人民的分配正義的價值取向,卻又看不出兩黨的實質差異何在。兩個候選人的差別,除了一個看了比較討喜、一個看得比較討厭,是不是連台灣人都說不清在蓋下印章的當下,到底意味著什麼樣的選擇?

這並不代表投票失去了意義,或是主權、兩岸等問題不應優先考量,而是將特定議題的關切程度,轉化為對政治人物相對應的要求。如果台灣人真的在意「亡國感」,就應該認真詢問各候選人,為何會「亡國」、他面對這個問題的具體做法為何、可能要承擔的後果又是什麼?選民投票時才能真的有所依據。而不是輕易被充滿意識形態的口號給唬弄,讓那張選票只包覆著虛幻的恐懼。

同時,選民也要認清台灣不是只有兩岸跟主權問題,我們自身面臨的困境一樣同等重要。人們常說「別只在投票當天才有民主」,是因為投票前我們還能針對兩個候選人在各方面的政策、路線等差異做出抉擇,至於事後勝者會不會兌現又是另外一回事。倘若再不讓政治人物知道,選民不需要販賣恐懼的口號,而是在意與生活福祉息息相關的事務,並對他們的說法嚴格檢視,我們就連投票當天都不再有民主。

*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5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