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難道是「九二共識」讓國民黨「懷璧其罪」?

2020-01-21 07:10

? 人氣

國民黨青年支持者在中常會外抗議。(盧逸峰攝)

國民黨青年支持者在中常會外抗議。(盧逸峰攝)

國民黨在這次「二合一」敗選後,黨內充斥一片檢討改革之聲。「知耻近乎勇」,檢討是應該的,改革也是必須的。檢討和改革要抓住重點,搞對方向,否則事倍功半,又變成一場「茶壺裡的風暴」。

吳敦義主席在敗選後成為眾矢之的,國民黨2016年失去政權時,他一肩挑起「巧婦難為」之責,但成敗論英雄,今天誰會想起他那段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日子。「進廚房就不能怕熱」,我想吳敦義對他落至如此不堪下場,應是早已心知肚明,何況他確實有許多值得反躬自省的地方。

事在人為,「人」是造成國民黨敗選的主要因素。儒家思想講「和合」二字,國民黨候選人提名過程就缺乏和諧與合作。國民黨要改革,應從用人方面做起。鄧小平實行改革,曾提出「幹部四化」的口號,即「革命化、年輕化、專業化、知識化」。他把改革視為革命,所以「革命化」意指主張改革者。「年輕化」最重要,國民黨在這次選舉沒有得到年輕人的支持,因為沒有做好世代交替的工作。

國民黨認為,兩岸論述未能掌握話語權,無法因應當下變局,這是事實;但把論述不足歸咎於九二共識,恐怕有待商榷。九二共識因一場選舉竟讓國民黨有人感到「懷璧其罪」,實在令人費解。九二共識的來龍去脈已說到讓人生厭。有些人不是聽不懂,而是不想聽懂,結果必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

20200115-國民黨主席吳敦義15日出席中常會,會後短暫現身。(盧逸峰攝)
國民黨敗選,黨主席吳敦義倉皇辭廟。(盧逸峰攝)

時下流行「懶人包」,以下就用自問自答的方式,論述幾個和九二共識相關的問題:

(一)九二共識是如何形成的?

是來自1992年香港會談的「事實」。會談的目的是為了處理當時民間互動所衍生的涉及公權力的問題,如文書驗證等。兩岸當時都堅持「一中」,甚至都主張統一,因此「一中」不是問題,但對其內涵卻有不同的詮釋。所以會談的精神是擱置主權爭議,按照辜振甫先生的說法,即大家在「心照不宣的理解」下,讓兩岸交流能持續下去。有人形容是一種「創造性的模糊」。因此九二會談是事務性協商,它不是政治談判。

(二)有沒有「九二共識」這個名詞?

答案是有,而且紅藍綠三方都有人提過。2000年4月28日,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蘇起,在出席淡江大學陸研所舉辦的一場國際研討會上,首次以官方身分提出九二共識一詞。但在此之前,羅致政教授就以學者身分,於同年4月2日在《中國時報》撰文使用這個名詞。他認為按中共版本,九二會談雙方只有「堅持一個中國」的共識,根本沒有「容許各自表述」的共識。羅致政說的沒錯,沒有容許各自表述,但也沒有否認對方的表述;大陸學者徐博東說,他於2000年4月初,同樣在接受淡大張五岳教授邀請訪問陸研所時,表示陳水扁若在就職演說中能提出「願意按照《國統綱領》的精神和在兩會九二年共識的基礎上,與大陸恢復協商談判」,依他的判斷,「大陸雖不滿意,但可勉強接受。」徐博東隨後補充,他的看法或許和蘇起「不謀而合」。

2008年3月26日,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在和美國總統小布希進行熱線通話時,也提到這個名詞。

(三)九二共識有沒有用?

不可否認,九二共識能在馬英九執政時期,發揮中共眼中兩岸「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功能,主要是國共雙方已累積相當的互信基礎。沒有互信,就算接受這個名詞,對話也形同「聾子的對話」,不會產生任何交集。馬政府八年執政,兩岸簽訂了包括ECFA在內的23項協議,並讓雙方對話的層級步步升高,最後達到兩岸領導人直接會面的地步。因此,問九二共識有沒有用,要看你認為這些成果對臺灣有沒有好處。

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前總統馬英九6日上臉書反駁蔡總統(馬英九臉書)
前總統馬英九說明九二共識題真實存在的歷史進程。(馬英九臉書)

(四)九二共識會影響選舉嗎?

國民黨拿這個名詞來檢討,擔心在選戰時失去話語權,但我懷疑民眾對九二共識一詞有多少了解?2016年蔡英文在競選時不接受九二共識,但這不是她勝選的原因。關鍵是馬八年執政留下的內政包袱,特別是國民黨內部的分崩離析。

韓國瑜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戰中,曾出提九二共識的主張,但民眾對這個名詞一知半解,紛紛上網搜尋。選後民調顯示,只有23.4%受訪者搞清楚原意,所以和韓勝選無關。蔡英文在這次總統選戰,把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掛鉤,因此受到對手批評。但我認為蔡的支持者反對的是一國兩制,搞不清楚它和九二共識有何邏輯上的必然關係。

(五)九二共識須重新包裝或改頭換面嗎?

2016年蔡英文勝選後,一方面必須向支持她的選民交待,不可能改變她在選戰中對九二共識所持的立場;另一方面,她也不會接受她認為不存在的東西。雖然蔡在就職演講中,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於「一中」內涵和兩岸政治定位做了間接論述,但對岸的回應讓人無從捉模,似乎是先肯定後否定,然後是片面關閉兩岸的協商大門。為了打破僵局,兩岸智庫學者曾討論建立新共識的可能性,但最後是無疾而終。我認為問題出在民共缺乏互信。例如,對岸認為國民黨不講統一,但不會搞臺獨;民進黨不講統一,卻有可能搞臺獨。

2015年3月4日,習近平在看望參加中共政協會議的民革、臺盟、臺聯委員時表示,「我們常說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我們始終把堅持九二共識做為同臺灣當局和各政黨開展交往的基礎和條件。」習在「十九大」報告提到「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以及在《告臺灣同胞書》四十週年講話時,提「共謀統一」的九二共識。換言之,九二共識的功能,已不再只是用來處理事務性的問題,它已被附加了政治性的意義,不再是一個具有創造性模糊的概念。

由於國共都接受九二共識,所以若國民黨執政,復談不成問題。國民黨要檢討的是九二共識的目標價值,不是它的工具價值,即面對一個已從量變到質變的「共識」,要不要談?要談些什麼?對勝選的民進黨來說,除了上述問題之外,還要加上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即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情況下,能否建立一個和對岸復談的「新共識」?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