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連任後蔡政府必須面對、解決的財經難題

2020-01-15 07:20

? 人氣

連任後蔡政府的財經政策不會有變,但必須面對與解決多項難題。(林瑞慶攝)

連任後蔡政府的財經政策不會有變,但必須面對與解決多項難題。(林瑞慶攝)

蔡英文以超過800萬票的得票數連任,勝選後蔡英文已表示「行政團隊保持穩定、繼續發揮效果」,同時也認為勝選代表國家與政策「走在正確方向上」,因此可預期財經政策不會有什麼大變化;雖然大環境漸趨正向,但未來將有多道財經難題需面對、解決。

先談整體大環境,2016年蔡政府上台時,正好碰到全球景氣強勁復甦,上台1個多月後,台灣對外出口就從連續17個月的衰退中脫困,出口成長率不僅轉正、甚至出現2位數成長。之後碰到中美貿易戰,台灣在投資方面意外受惠,出口雖有轉單效應,但整體仍是小幅衰退。

不過,中美預定本月可望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雖然兩國科技戰與競爭態勢仍會持續,但貿易戰短期內─年底美國大選前,應不會擴大、升級,全球貿易與經濟可望回到正軌,台灣出口也已轉正成長,因此未來經濟面大環境應無虞,對連任後的蔡政府而言是正數。

雖然大環境看來有利,但未來台灣經濟仍面臨幾個問題與壓力:對外方面主要是經貿邊緣化問題與兩岸,對內是如何突破低薪資、低成長率、及供電的問題,當然,還有諸多為選舉打出、後遺症嚴重的政策是否推動問題。

亞太兩大區域經貿組織─日本主導的CPTPP已上路,中國主導的RCEP已完成談判即將上路,這兩大陣營幾乎把亞洲(除了印度之外)重要的經濟體一網打盡,其中更是有左右逢源、全部都加入的國家,台灣則是全部被排除在外。蔡政府雖然以台灣簽有資訊科技協定,所以受到的影響不大「寬慰」大家,但事實顯然非如此。

最簡單、直接的「反證」就是:如果真的沒什麼影響,蔡政府為何一直要爭取加入CPTPP?台灣出口到這些區域經貿組織中的商品,大概占全部出口的7成,如果持續被排除在外,短期是影響出口競爭力,長期是影響企業投資,蔡政府非要有所突破不可,否則台灣的經貿邊緣化,長期會如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讓台灣出口、經濟失去動力。

蔡政府唯一能尋求的突破點是加入CPTPP,企業界呼籲要設法加入RCEP,其實是「吃豆腐」,以目前的兩岸關係是絕無可能。務實之道就只能是爭取加入CPTPP;至於與其它大型重要經濟體簽FTA,鑑於對岸一定全力阻擋,因此機會也不大─除非該經濟體不懼與北京翻臉,例如美國,蔡政府如能與重要經濟體簽下FTA,在政治上也能有所交代。不過,台灣註定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如美牛豬、福島食品進口、其它產品的開放等。

另一個對外議題是兩岸問題,中國市場占台灣出口的4成,也是台商最重要的投資與生產基地。未來對岸所謂的「窮台」政策一定繼續,但驟然發動經濟戰對中國亦會造成損失,因此北京貿然行事的機率低,不過選擇影響本身小衝擊台灣大的項目─如陸客來台觀光名額等下手則屬必然,未來也可能會擴大到其它領域。中美貿易戰後,對岸全力強化與提升自給率(特別是半導體)、降低對美國(及海外)的依賴度,業界就傳出華為遊說供應鏈在中國設廠生產。長期而言,對台灣的產業與經濟會有多大影響,是值得關注。

至於內部問題方面,不論蔡政府誇稱台灣經濟多好、四小龍之首等,都無法否認持續低成長的事實。每個經濟體在發展過程中,隨著經濟量體變大、經濟漸趨成熟,成長率會趨緩;台灣當然不可能再重回早年經濟起飛階段的兩位數成長,但以台灣經濟量體與成熟度看,這幾年2-3%左右的成長實在難謂亮麗,別忘了,在這波循環的2014年,台灣還有4.72%的成長率,而今年預估2.72%的成長率當然談不上高成長,在選舉激情過後回歸正常,這個成長率無法化解許多社會矛盾。

蔡政府上台後年年大調基本工資,台灣低薪資困境仍未能解脫,以去年數據而言,實質月薪「倒退17年」這句話還是適用,雖然今年有機會突破這個困境,但是否能讓年輕人對脫離低薪困境「有感」則尚待觀察;而國內房市隱然有谷底己過的跡象,蔡政府部份政策亦可能變相鼓勵房價上漲,如果房價上揚,年輕人相對剝奪感將壓過薪資成長。

另外一個重點是供電的能源政策,蔡政府第2任期內要面對「見公婆」的最後階段,因為核二、核三要陸續關廠,全台供電的穩定性、綠電能否如期如質供電、火電造成的空污與排放問題、地方與中央的爭執、電價上漲壓力如何處理等,都將逐一浮現、且每個問題都難處理。

最後則是蔡政府選前提出的諸多奇特計劃:包括自償為負都要蓋的高鐵延伸屏東、宜蘭計劃、高雄捷運延伸屏東、桃園鐵路地下化計劃、台中機場計劃、老農退休金…….,甚至更早前瞻計劃中的軌道建設,幾乎每個都是效益低落、疑慮甚深的錢坑,蔡政府作還是不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