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兒少節目怎跟《鬼滅之刃》搶眼球?業界編劇點出破題關鍵

2020-01-15 08:10

? 人氣

台灣兒童節目自製比例不到1成,而在直播網紅正夯、日本動畫當道的現況下,台灣兒少節目製作的現況面臨很大的考驗。圖為公視在2018年舉辦台灣國際兒童影展映後座談活動。(公視提供)

台灣兒童節目自製比例不到1成,而在直播網紅正夯、日本動畫當道的現況下,台灣兒少節目製作的現況面臨很大的考驗。圖為公視在2018年舉辦台灣國際兒童影展映後座談活動。(公視提供)

台灣兒少節目匱乏,自製比例不足10%,這個現象背後隱藏的,除了是對於兒少節目的忽視以外,也包含投資、製作端對此缺乏信心,尤其在手機、網路時代,如何跟直播網紅、韓國偶像,或者如《鬼滅之刃》等日本動畫競爭,也成為相關人員的考驗,編劇林孟寰便表示,製作兒少節目的困難,在於「認識真的小朋友」,而不是作品中重現大人想像的小朋友,要意識到兒童是主體,確實關心他們的身心發展。

世新大學媒體識讀中心研究員黃聿清與台大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於2017年起,加入國際青少年與媒體教育研究中心(下稱:IZI)的跨國兒少電視節目研究,其中顯示台灣兒少節目高達87.9%為動畫,且所有節目中,91.1%為國外製作,國內獨立製作僅占7.6%。

20200114-國際青少年與媒體教育研究中心(IZI)國際兒少節目研究中,自製與外購比率,左起依序為:自製、跨國合製、外購。(黃聿清提供)
國際青少年與媒體教育研究中心(IZI)國際兒少節目研究中,自製與外購比率,左起依序為:自製、跨國合製、外購。(黃聿清提供)

對於自製節目的匱乏,黃聿清於研究報告中便指出,乃是對於相關產業環節的斷裂,台灣自1993年有線電視開放以來,普及率持續維持在8-9成,產業市場極小,破百的頻道數則導致供給過度,想要求生存、獲利,電視台向外購片是必然的選擇,尤其動畫是最受孩子喜愛的類別。 

「現在孩子就是在看日本動畫,有文化差異在,所以不會在裡頭看見自己的生活、熟悉的場域。」富邦文教基會總幹事冷彬,目前也投身兒童節目開發,她表示好的兒童節目並不簡單,「你要讓兒童看到的東西都有教育意義,又不想說教,本身故事就很難發展。」

養成系統缺乏相關養分 兒童節目淪「無差別」製作

對於真人戲劇、實境節目的匱乏,冷彬則指出,台灣相關影視人員,很多不懂要怎麼跟兒童一起工作,不知道怎麼讓小孩自然的呈現、表演,常常是找學校參加競賽、益智節目,很常變成學校選一批優秀的學生出來,有些學校甚至還會進行特訓,要孩子背一堆東西,完全遺傳了升學主義思維。

20190710-國小學童,眼鏡兒童。(顏麟宇攝)
談及台灣兒童節目製作現況,富邦文教基會總幹事冷彬指出,國內的影視工作人員大多不知道要如何和兒童一起工作。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顏麟宇攝)

冷彬也談到,對相關科系學生來講,做兒童節目從來不是一個選項,大家唸傳播學院就是要拍電影、紀錄片,當然這牽涉到養成系統的問題,像是政府輔導金有沒有相關項目,電視台是不是願意投資等,兒童節目門檻確實比較高,要花很多時間跟小朋友相處,孩子也不能像成人演員一cue就上場,或有些學校會要求一堂課的時間要拍完,長期導致投資、製作方卻步,因此也沒累積經驗,最後只好回歸一般節目的製作方法。

無國際組織會員身分 兒童節目製作技術提升難

公視國際部經理郭菀玲則指出,由於台灣不是ABU(亞太廣播聯盟)EBU(歐洲廣播聯盟)等國際組織會員,無法參與合製計畫,也比較少有技術性操作的分享、學習機會,包括小朋友的對白怎麼引導、配音、教他進入情境等方法,這些都需要透過實作來學習,此外還有工時等限制,難度確實很高。

郭菀玲說明,公視目前也透過舉辦2年一度的國際兒童影展,邀請國際影人、策展人前來交流,希望讓台灣創作者了解國外趨勢、製作方法,此外2018年時也參與慕尼黑國際兒少影展(PRIX JEUNESSE)發起的《那一天,我變勇敢了》系列短片計畫,拍攝短片《烏龜少女》並參與交流。

(延伸閱讀:「孩子一點都不笨!」從慕尼黑經驗一探如何用影像談性別、種族與霸凌

此外,富邦文教基金會也於2018年起舉辦孵育計畫,徵集製作團隊,從發想、劇本階段進行協助,並於去年底舉行提案大會,由接受孵育團隊報告企劃、發想,同時邀集投資人、製作端參與進行媒合,意圖注入活水。

其中「宅故事創作」團隊所開發的劇本《魔神候補生》,描述飽受霸凌所苦的主角,從神秘電玩意外獲得超能力,而成為校園小霸王,卻發現同校校花也有相同能力,並以霸凌他人為樂,2人因此以魔法展開對抗。

編劇林孟寰對此表示,他從自己過去在兒童劇團經驗發現,通常小朋友已經在看《進擊的巨人》、《鬼滅之刃》這樣刺激的日本動漫,但兒童劇團為了符合家長期待,常要做得比較保守,「這跟他們真正想要的是脫節的,反而是服務家長,家長希望他是純真的,所以明明他們心智已經到下一個階段,還是要回來看這些。」

林孟寰表示,當然滑稽搞笑橋段的孩子還是會笑,但這跟他們看漫畫、影集、電影的刺激感有落差,現在上網很方便,小朋友會去找自己想看的東西,像他外甥都會看電競直播,他認為困難是要認識真的小朋友,不是只在作品中,重現大人想像中的小朋友,他呼籲要意識到兒童是主體,要真的關心他的身心發展狀態。

林孟寰並舉例,像在兒童法規嚴謹的英美,還是不斷嘗試比較刺激性的東西,像《探險活寶》就符合小朋友想看的誇張,但談論的東西又有哲學性,是用新世代觀點在做這些節目,現在大家賺錢不容易,就會越做越保守,但這無法吸收新世代觀眾,期待未來更多有勇氣的投資者,能讓更多不一樣東西進來。

編劇:想抓住他們,就呈現他們

編劇簡肇萱開發的劇本《出動吧!小廚神》,則以就讀小學的廚神佑佑為主角出發,像日劇《深夜食堂》一般,透過料理解決生活中的各種雜症。她表示構思劇本時,思索自己想讓小孩看什麼樣的節目,而對家長來說,最重要就是小孩的健康、飲食,所以才有此構想。

簡肇萱並談到,想吸引觀眾就要回到兒童本身,把台灣小孩面對的問題寫進故事裡,如台灣有很多隔代教養、新住民子女議題,這是日本動漫沒辦法觸及的,「抓住台灣小孩的方式,就是呈現台灣小孩。」

兒童節目商業價值藏很大?研究員喊話:國家應有所作為

冷彬也向業界呼籲,兒童節目其實蘊含很大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能量,尤其像國外從戲劇改編到遊戲、小說、輕小說、漫畫等,跨域能力很強大,她也提到,小時候的東西會影響一輩子,甚至可以建立某種價值行為、消費行為,像迪士尼電影《冰雪奇緣》周邊熱賣,或者日本動畫《美少女戰士》現在又紅回來,並推出聯名化妝品等,有些東西過幾年後,在復古風潮下可能又可以變成大人的產品。

黃聿清則呼籲,兒少節目的困境不能永遠靠民間,國家要有積極作為,尤其孵育人才、培力機制非做不可,送人員出國進修,或找國外人員來開工作坊都可以,她並以古巴為例,如古巴2007年自製節目僅有6%,外購節目達94%,但到2017年自製節目已達33%,如果國家投注資源,能不能有機會像古巴一樣提升?

20200114-國際青少年與媒體教育研究中心(IZI)研究中,2007年國際兒少節目自製比率。(黃聿清提供)
國際青少年與媒體教育研究中心(IZI)研究中,2007年國際兒少節目自製比率。(黃聿清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