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交通部、農委會表現亮麗─無止境的撒錢拚選舉

2019-11-26 07:30

? 人氣

農委會與交通部堪稱「政策輔選最投入」的二大部會,只是未來後遺症嚴重。圖為林佳龍(簡必丞攝)、蔡英文(蔡親傑攝)、陳吉仲(顏麟宇攝)(風傳媒影像合成)

農委會與交通部堪稱「政策輔選最投入」的二大部會,只是未來後遺症嚴重。圖為林佳龍(簡必丞攝)、蔡英文(蔡親傑攝)、陳吉仲(顏麟宇攝)(風傳媒影像合成)

對台灣選民而言,選舉中開政治支票、撒錢固椿買票,已經看多甚至習以為常了;但近期蔡政府的撒錢拚選舉,明顯過頭了,特別是農委會、交通部兩大部會的表現「最亮麗」;更恐怖的是,許多「撒錢拚選舉」,撒出去的錢不是「一次性」,而是「綿綿無絕期」。

上周小英總統宣布要把育兒補助加倍,從現在每個月2500元調高為5000元,因此家中有6歲以下孩童者,每年就可拿到6萬元的育兒津貼。以每年新生兒約20萬人上下計,等於國庫每年增加360億元以上的支出。

政策用意當然好,但卻不知政策目標所為何來?如果是為了鼓勵生育,國內外實證上,其實證明這些政府的育兒補助政策,對提高生育率幾乎毫無影響。如果是為了減輕家有幼兒家庭的負擔,是否應該有排富條款?而這個政策決定後,不是增加360億元一次性支出,而是年年都要增加這筆支出,財源在那裡?這個政策經過多少專業的評估、精算?

當然,還有誰付錢的問題,新北市對此政策的反應是:好政策,但誰承擔:新北為此每年要多支出67億元,是地方埋單還是中央負責、亦是按比例分擔?中央才把地方的印花稅要取消,再來又搞一次「中央請客,地方埋單」,大概不妥吧?

同樣是上周,如天外飛來般,針對核廢料蘭嶼貯存場設置真相報告說,當初決策過程達悟族人並不知情,小英宣布給予達悟族人25.5億元回溯補補償金及每3年2.2億元「土地配套補償金」,資金來源由經濟部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捐助。

蘭嶼核廢料問題該解決,但突然出現25.5億的補償金,就顯得相當奇特,不知此數字如何計算出來?經濟部說是根據1974年到2000年國民黨執政期未發部份計算,但問題是1982年貯存所才正式啟用,經濟部的計算方式是否過於寬鬆、大有慷納稅人之慨的嫌疑?而經濟部所說「當初決策達悟族人不知情」的理由,如果被推而廣之到其它厭惡性設施,會有什麼結果?經濟部想清楚了嗎?

再如農委會幾乎已變成「什麼農產品便宜,就下場買什麼」的採購單位;中秋前當然收購生產過剩的柚子,上周傳出雲林花生價格暴跌,農委會馬上進場收購,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說「已經備妥廿億經費要和盤商對抗」;豬肉價格下跌,農委會就針對140公斤以上的大肥豬進行收購,接著還準備再收購雲林香蕉。在此之前,在稻米產量減少情況下卻提高收購稻米的數量,因此國庫較原預估多花16億元。

農產品確實存在著產量難估、價格大幅波動的特性,農委會也因此一直存在著所謂的「平準制度」,但如今日一樣幾乎全然不再管市場機制,價格低就進場收購支撐的情況,卻是過去少見。原因應該是去年九合一選舉在農業縣市的潰敗,農委會儼然變成一級助選部會,而學者出身的主委陳吉仲竟也樂在其中、甘為馬前卒,打破一般人認為學者從政「較有專業與格調」的印象。

這從陳吉仲為了花生收購到雲林「傾聽農民心聲」並說明收購政策時,就可看出端倪。他是捨國民黨執政的縣府官員,反而是與民進黨的立委劉建國、蘇治芬「一起傾聽」;在「傾聽農民心聲」時,陳吉仲還特別提及劉建國幫古坑鄉麻竹筍提高價格,農民才願意繼續做,所以他向大家保證「建國委員若繼續做,我們一定可以繼續幫大家」。

學者從政能展現出「如此敏銳的政治嗅覺、政治身段」,確實讓人驚奇;難怪劉建國的對手雲林副縣長謝淑亞要跳腳抨擊,像這種只為特定政黨服務的政務官應該下台,質疑這是場不公平的選舉。

政府花納稅人的錢收購農產品,用來支撐價格、避免農民血本無歸,聽起來是幫助農民、誰曰不宜?但農業經濟系出身的學者陳吉仲,好歹該知道這種國家收購、政策支撐,對市場、對價格、甚至對資源運用的扭曲;不當的支撐價格與收購,讓農民繼續種植,結果資源全部浪費掉。

如果連當年威權時代的蔣經國時代,都無法支撐持續的稻米收購終而放棄,現在又豈能支撐?政府花錢收購稻米,還要耗費人才與金錢作倉儲、管理、處理,存3年後就只能當食料用,這不是浪費是什麼?但政府的收購卻讓農民年年超種需求量,資源配置持續扭曲浪費。至於要搞農民退休年金帶來的財政負擔與不公平,就更不必多言。

另一個輔選開支票不遺餘力的是交通部,林佳龍治下的交通部,毫不客氣亦無猶豫的開出一張又一張數百甚至上千億元的交通支票。高鐵延伸屏東、高鐵延伸宜蘭、高雄捷運延伸屏東、宜蘭鐵路高架化、桃園鐵路地下化、台中機場拓展為千萬人機場、一波又一波的觀光補助等。

這些計劃與前瞻計劃情況雷同,不少計劃缺乏專業評估,或是已有的評估顯示效益低落,可能成為錢坑。例如自償率為負數的高鐵延伸屏東案,顯示此計劃不僅虧損嚴重,連現金流都有問題;再如宜蘭高鐵,除了假日以外,平日的需求量遠遠低於運量所需;至於高捷延伸屏東案,大概就是把軌道建設當公路規劃,無視於屏東是全國大眾運輸使用率最低的縣市之一。

政治支票、建設分贓、民粹主義等,其後遺症有時要十多年後才顯現,如阿根廷的在民粹主義帶領下,其惡果在十多年後出現且一直揮之不去;有些則是社會付出代價卻不自知,如當年朝野喊價開出的老農津貼政策,多年來造就許多假農民一起A國庫,多年下來納稅人為此支付一兆元的龐大代價,但大部份民眾對此毫無知覺。未來台灣也終要為這些政治支票付出代價。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