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祕雕賜哥決戰沙場

2017-01-19 06:50

? 人氣

吳榮賜老師講解作品「岳飛─憑欄處」(來源:吳榮賜木雕工作室臉書)

吳榮賜老師講解作品「岳飛─憑欄處」(來源:吳榮賜木雕工作室臉書)

像七十歲的賜哥這樣勤於創作、辦展覽的藝術家並不多見。個展次數多不代表什麼,但可看出藝術家的體力與耐力,以及他的行情。賜哥從神像雕刻起家到藝術創作,作品早就有市場,因為台灣宮廟多,「神明」需求量大,賜哥雕刻出來的神像法相莊嚴,雕工細膩,很受歡迎,有時還供不應求呢!尤其在近六十歲取得碩士學位之後,行情快速上漲,他喝酒時常自豪地說:「刻神明的雕刻家無一人學歷比我卡高的!」賜哥說的沒錯,他的作品價格愈來愈高,是因為隨著老邁累積的功夫愈加深厚,自然而然的「物價波動」,還是那一張文憑?賜哥酒後清醒時再想想前因後果,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賜哥真正令人佩服的,不是他的創作能力,不是他考察「人體」的功力,更不是他的碩士學位,而是「食老學跳窗」的「頂真」毅力。從內地(南投名間)來的庄腳人,年少時期隻身到老台北繁華的迪化街,拜著名的「福州司」為師,學習神明雕刻技法,還把師傅獨生女娶了過來。賜哥的岳父說他這個女婿,吃喝嫖賭十項全能,不可能再被帶壞,所以很放心把女兒交給他。賜哥常拿老丈人「名言」自我消遣,我聽過不下百次。

四十五歲前的賜哥算是全家學歷最低的人,賜嫂復興美工畢業,二子一女唸高中、國中,只有他小學畢業,不知是觀音佛祖託夢,還是受了什麼刺激,有一天半暝吃西瓜──反症,立志向學。中年大叔唸起國中補校,先後進高中夜間部、淡江中文系,研究所,與年紀小他一大截的青少年做了同窗,所到之處望風披靡,驚動學校高層。教授自告奮勇,指導他的論文,最後賜哥「欽點」了一位年齡大他幾歲的老師當指導教授。取得碩士學位之後,教授繼續勸進,希望賜哥攻讀博士。他大概覺得學校沒什麼好唸了,不為所動,脫離了學生的身分,立刻搖身一變,成為許多大學的駐校藝術家,成了木雕界的祕雕。

我認識賜哥是在他唸國中前,乍聽似乎是總角之交了,其實只是賜哥小學到國中這條路很漫長,台北很多朋友都是在這個時間認識賜哥的,能在「國中前」認識也算福氣,很值得珍惜。初識賜哥時,他差不多就長現在這副德性,很典型的「頭大面四方,肚大奇才王」,可以說,他從年輕就「老的等」。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愈來愈有智慧。四十幾年前,賜哥五短身材的造型,讓人一看就聯想他鑿刀下的董卓。過十年看他氣質變了,從董卓變成一葦渡江的達摩祖師。

這幾年再看賜哥作品,又不一樣了,粗獷、豪邁中有一股「神」氣,像坐在龍椅上拂髯讀春秋的關公,義子晉銓與嫡次子欣益像周倉、關平,在賜哥兩旁權充左右護法。提到晉銓,此馬來頭大,他原是賜哥研究所的同班同學,擅長書法,上課經常為賜哥倒茶,代寫作業,考試時也會讓他偷瞄,賜哥感動之餘,龍心大悅,像關公桃花山收周倉一樣,收晉銓為義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

邱坤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