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強「反西方」惹議 中國知識圈發起連署 促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辭職

2017-01-18 23:12

? 人氣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反西方的言論惹議。圖為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反西方的言論惹議。圖為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14日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中,談及各級法院做好意識形態工作必須掌握的幾項內容: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要旗幟鮮明,敢於亮劍,堅決同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周強言論遭到輿論普遍質疑。北京律師梁小軍受訪直指:這番言論再次印證中國的法律是在為共產黨服務;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則撰文質疑:「憲政民主怎麼就成西方的了?憲政就是實施憲法。中國現實是有一部憲法,而憲法當中規定了民主。『憲政民主』就是要實施中國憲法,落實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否定『憲政民主』,就是否定『中國憲法』;否定憲法,也就是否定了憲法規定的所有國家機構的合法性,各級人大、政府和法院都成了不合法的存在。不知這是出於對憲法的無知呢,還是無底線自黑?」

18日晚間,崔衛平、茅于軾、張千帆等中國知識界部份公民發起連署呼籲「這樣的周院長,必須走人」,促請周強辭職。以下是連署全文:

這樣子的周院長,必須走人

法官不是普通職業,而具有神聖性。這種神聖性,是法律本身的神聖性賦予的。法官的職責就一個,即守護神聖的法律。必須敬畏法律的神聖性、法官職業的神聖性,並勇於捍衛,才有資格做法官。遑論最高法院院長,遑論首席大法官。

這正是我們敦促周強院長辭職的理由。因為,他表現出來的個人氣質,恰恰南轅北轍。

這集中體現於他在1月14日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的講話。在這篇講話中,他把司法獨立這個舉世公認的好東西,拱手送給西方;堂而皇之地宣稱要對所謂「西方司法獨立」亮劍。實質是以反「西方司法獨立」為由,對司法獨立亮劍。

司法獨立就是司法獨立。在人類多元文明深度融合的今天,司法獨立作為法治文明的基石,早已經為全人類所接受,成了人類的共同財富,並因此寫進了各種國際公約,包括《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世界司法獨立宣言》等等。中國政府也早已經簽署了這些公約。只有司法獨立,沒有所謂「西方司法獨立」,這在理論上是一個早已經解決的問題,本來不應該有爭議。

但是,周強1月14日講話,公然以最高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的身份挑戰共識,要動員整個法院系統,對所謂「西方司法獨立」亮劍,把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搞成了問題,造成輿情的大震盪,意識形態上的大混亂。這顯然不是職業法官所應為。聯繫到僅僅五個月之前,周強還在強調各級黨委和各級政府皆不得干預司法,即強調司法獨立,更顯出其反覆無常的投機本色。

這樣子的周院長,必須走人。不然,將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法治文明的核心是司法獨立。沒有司法獨立,法治就是泡影。而司法獨立在中國正遭遇來自權貴集團的頑強抵抗。權貴集團的慣用手法,就是給司法獨立貼上“西方”標籤,借此把司法獨立汙名化,即借反對「西方司法獨立」之名,來反對司法獨立本身。周強1月14日講話是對它們最好的呼應,證明了周強的個人選擇,即在法治文明和反法治文明的激烈博弈中,他旗幟鮮明地站到了反法治文明的一邊。

由這樣的人繼續出任最高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是對中國法律和法治進程的諷刺。它會讓公眾喪失信心。而信心比黃金寶貴。如果公眾因為喪失信心而喪失推進法治的磅礴動力,那麼還有什麼力量,足以制約極其強大的反法治力量?法治文明在中國的進程,還能有什麼希望?

為了給公眾以信心,為了給法治以希望,為了中國法律人的體面,我們謹以公民身份,敦請周強院長自動引咎辭職。如果周院長拒絕接受此請求,我們將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提請全國人大,依據憲法第63條第4款行使職權,罷免這個破壞法治常識的最高法院院長。

知識界部分公民(按姓氏排名):

崔衛平,北京,學者

郭道暉,北京,學者

郝建,北京,學者

栗憲霆,北京,藝術家

茅于軾,北京,學者

榮劍,北京,學者

蘇小玲,北京,作家

吳偉,北京,學者

笑蜀,武漢,獨立評論人

張千帆,北京,學者

張獻民,北京,電影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