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英文「最致命的錯誤」

2019-12-26 07:20

? 人氣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政見會上表示,領導人不能反省,將是致命的錯誤。(顏麟宇攝)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政見會上表示,領導人不能反省,將是致命的錯誤。(顏麟宇攝)

「他只忙著講自己的,別人說的講的澄清的,都不能影響他的看法,不曉得是不是故意?但是,領導人不能反省,將是最致命的錯誤。」蔡英文總統在第二場電視政見會上,把這段話送給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聞者很難不擊節叫好,叫好的原因是,這段話擺在蔡英文身上更貼切、更符合實際。

眼中只見「罷韓」民心,不見「挺韓」民意

去年底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蔡英文說:「最需要改變的是我自己」,如果這就是她的「反省」,不能不遺憾的說,她的反省只有一天!對於民意海嘯般逆轉,她歸責於「中國介選」,過去一整年,她操作的網軍全面撒網攻擊政敵─包括黨內和黨外,民調谷底大反彈,不但成功擊潰黨內對手賴清德,也成功摜壓黨外對手韓國瑜。台中市敗選,是台中市民欠前市長林佳龍一個道歉;高雄敗選,韓國瑜直攻總統,是高雄人欠台灣一個道歉。

2019年台灣代表字選出的是「亂」,李家同教授的推薦理由是:「普悠瑪翻車事件、外交部國慶(假)賀電、教改造成的種種古怪問題」,不知道是否故意,蔡英文竟能自說自話為:「二0一九的亂是背棄承諾的市長出來選總統。」她補充一句「數十萬人上街頭罷免市長。不就是熱乎乎的民心嗎?」蔡英文以此佐證韓國瑜市政失敗;這個邏輯套用在民進黨蔡政府更精準,九合一大敗,不就說明蔡政府施政不得民心嗎?蔡英文看到罷韓數十萬人,沒看到挺韓數十萬人,罷韓是罷市長,挺韓則是挺韓選總統,如果不是蔡政府不得民心,哪來的鋼鐵韓粉支撐一整年不退燒?

20191221-高雄挺韓遊行高點鳥瞰圖。(顏麟宇攝)
蔡英文沒看到高雄挺韓遊行的數十萬人。(顏麟宇攝)

若非酬庸通吃,重啓特偵組豈有熱烈迴響?

對於異議,蔡英文的慣性反應是「不實指控,捕風捉影」,她點名細數國民黨「貪官」,迴避民進黨蔡政府的包山包海酬庸分贓,韓國瑜寬厚,只拿高雄市的數字:貪汙八十五案涉案一百七十四人,偽造文書詐欺三十案涉案五十八人,若要點名,政見會三十分鐘大概都念不完;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說得沉痛,兩黨輪流執政輪流貪汙,權力是最好的春藥最大的誘惑,重點是,蔡英文拆除了防貪機制:特偵組,理由是特偵組介入政爭,成為鬥爭工具,是「東廠」,說得好!照蔡英文的邏輯,同為「東廠」的促轉會早該打烊解散。

更重要的,沒有特偵組,檢察官還是要辦案,然而,蔡政府治下,法務部次長為黨籍立委護航,監察委員以政黨顏色為依據找司法官的麻煩,這樣的司法如何得人信賴?六、七成司法官連署反對監委以個人政治好惡胡亂約詢,蔡英文却要兩個機關「好好商量」,開監察權的玩笑,吃司法權的豆腐。如果不是陳明文現金案不了了之、總統專機私菸案雷聲大雨點小、楊蕙如網軍案查不出金流、慶富案轟然巨響之後虎頭蛇尾…,民意又豈會對韓國瑜重啓特偵組的政見熱烈迴響?

20190817-監察委員陳師孟17日出席2019永社感恩募款餐會。(顏麟宇攝)
監察委員陳師孟得找司法官麻煩,蔡英文却要監察司法兩院「好好商量」。(顏麟宇攝)

耳中只有自己的聲音,沒有人民的聲音

蔡英文只忙著說自己的好,別人的建議、諍言全部聽不進去,拍板要在立法院屆期結束前,強渡關山通過《反滲透法》,法律學者期期以為不可,宋楚瑜第一次政見會嚴正反對,第二次政見會再次要求蔡政府要顧及程序正義,交由即將產生的最新民意決定;他的副總統搭檔余湘在政見會上,逐字宣讀親民黨反對的立場,要求執政黨「擱置」該法,「這是人民的聲音」;遺憾的是,蔡英文的耳中只有自己的聲音,沒有「人民的聲音」。

蔡英文要反對者「不要扣帽子」,逐條好好討論哪一點不對?首先,這就是空白授權入人於罪的「扣帽子法案」;其次,該法案二0一七年提出後,不旋踵就因為爭議太大而擱置,過去兩年來從無討論,直到「中共代理人法」爭議太大放棄後,再捲土重來,可議的是,這麼重大的法案竟無「行政院版」,而且企圖在立委任期結束前強硬通過,置即將產生的最新民意於不顧;第三,蔡英文要大家好好討論,請問:總統下令立法院「逕付二讀」並「限期三讀」的法案,何來「討論」空間?遑論誰給總統這個權力「命令」國會?

20191225-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25日於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後,接受媒體聯訪。(顏麟宇攝)
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第二場政見會,再次反對「反滲透法」在月底強行通過,他認為如此違反程序正義,應該由新民意決定,否則與「麥卡錫主義」沒兩樣。(顏麟宇攝)

千錯萬錯都是前朝的錯,東怪西怪都是中國搞怪

蔡英文反問,《反滲透法》有哪一條不該罰?首先,該法防範的「境外敵對勢力」,是不折不扣的共產黨專制語彙,見諸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民主自由台灣拿共產黨語彙入法,本身就是荒謬;其次,這部箭指彼岸中國的法案,如何定義「和平統一」與「不放棄武力統一」到底屬不屬於「交戰或武力對峙」?如果答案為是,那麼兩岸交流還能繼續嗎?第三,該法定義所謂的「滲透來源」包括:政府、政黨、及所屬組織、團體、乃至設置的各種組織機構和派遣之人,近乎全面涵蓋,從各級台辦、不具政治性的海旅局、或文化單位、甚至各陸媒駐台記者(派遣之人),是否一股腦都可能成為「滲透來源」?第四,「受滲透來源指示」也在懲罰之列,誰來界定?如何界定?第五,該法規範的條文,在選罷法、國安法都已有法源,重複立法,本身就違反了法律原則。

蔡英文扭曲了「法治」的意義,在她治下為打擊異己創造的法源不勝枚舉,蔡英文指「很多人對中共滲透充滿恐懼感」,真正恐懼的是蔡英文和民進黨,恐懼的不是中共滲透,而是失去權力。

「領導人不能反省,將是最致命的錯誤。」蔡英文在錯誤的道路上,已經走了三年七個月,這是她的人格特質,千錯萬錯都是前朝(馬英九)的錯,從慶富案到用肺發電;東怪西怪都是中國搞怪,從外交到「假訊息」;領導人為什麼不能反省?當然不能怪她,這一切只能是人民縱慣她的錯。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