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意識形態散漫造成兩岸三黨的舉步為艱

2019-12-26 05:30

? 人氣

在現今的語境中,講到「意識形態」往往就是一種政治正確,或是一種蒙蔽他人的政治騙術。真是如此嗎?(資料照,取自Pixabay)

在現今的語境中,講到「意識形態」往往就是一種政治正確,或是一種蒙蔽他人的政治騙術。真是如此嗎?(資料照,取自Pixabay)

以下是我們一群關心時事的旅美學人對時局的若干看法,提出來討論以就教各方。

首先是關於民進黨與意識形態問題。如所周知,民進黨長於選舉操盤,但在我們看來,民進黨其實是缺乏意識形態的論述能力。就現實情況而言,民進黨的意識形態論述工作,其實是外包(outsourcing)的,早已委由某些社會學家或後現代主義理論家在進行,且在中研院和台大的相關系所中,集結成一股理論勢力,並鼓動了2014年春天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就這一點而言,民進黨並無駕馭意識形態的能力,而它的對手國民黨,更是徒呼奈何!

20191104-總統蔡英文連任辦公室4日推出政績宣傳影片《關心台灣》。蔡英文口述片段提到,「你的關心也會讓你看見我們的不足,但你也會看到反省、看到改進」,畫面則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攻佔議場的照片。(取自蔡英文競辦《關心台灣》影片截圖)
2014年太陽花學運攻佔議場。(資料照,取自蔡英文競辦《關心台灣》影片截圖)

反對者或許會說,不能因此認為民進黨沒有意識形態理論家吧!這些中研院或是台大年輕知識份子,不就是餵養民進黨意識形態的理論家嗎?的確,台灣的政治和社會意識形態主要來自西方;民進黨從產生、茁壯、到執政,也是受西方民主政治的影響。許多年輕知識份子在諸多社會議題上,也都接受了西方概念。他們基本上是支持民進黨的,因為相信只有民進黨才能在台灣進行改革和推動進步思維。他們之中固然許多人一開始並沒有加入民進黨,但其實一直在推動讓民進黨朝他們希望的方向前進。

其次是關於同婚議題。民進黨內部雖然仍存在很強的保守力量,但為何蔡政府執意要推動這個違反國民公投共識的議案?我們認為,由於民進黨暫時無法明目張膽地宣布獨立,但為了彰顯自己的進步性,因此必須要拉攏這些年輕知識份子所帶動的社會進步思維,從而突顯它的對手國民黨的保守性和反動性。另外,在台灣備受中共打壓和國際孤立的困境中,蔡政府希望藉此快速和國際接軌,提升台灣能見度。畢竟大部分西方國家都已經承認同婚合法。台灣若能跟進這個所謂的「世界潮流」,自然就可以獲得西方國家的嘉許與重視。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表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AP)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表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資料照,AP)

走筆至此,就不能不懷疑:民進黨其實是假「改革」之名,來反對國民黨!不論是反核、同婚、年改、送中等,都是要反國民黨!民進黨基本上缺乏完整的、具有深度的自我論述,導致現在後遺症一一出現,卻要全體人民概括全受:例如反核造成偏差的能源政策,年改及同婚都造成世代的對立,反送中造成兩岸的對立!另一方面,我們也這樣質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政黨,民進黨為何不將獨立問題提到公共政策層面來探討:國家朝這個方向推進,對台灣有何利弊?推進的策略為何?民進黨目前這種曖昧的情況,確實是有騙選票的狀況。這樣,我們就有理由相信:當下的民進黨,已經從早期的理想主義者轉化為現實主義者,成了「唯權力是論」的信仰者。

民進黨在2018「九合一選舉」時之所以大敗,便是它糊裡糊塗的失掉了原以為非它莫屬的草根力量。這就充分顯示了民進黨意識形態力量的散漫和薄弱。

太陽花學運的橫空世出,不僅幫民進黨贏得2014年的九合一選舉,也讓蔡英文當上總統。然而這個學運以及它背後的主導者,畢竟沒有學術知識上的主體性;所謂「轉型正義」、所謂「公民不服從」、所謂「認同政治」、所謂「國族主義」、所謂「同性結婚」,固然呼應了某些西方趨勢,但卻完全漠視自己的歷史文化傳承,特別是否定了近現代中國艱鉅而難得的國家建構(state building)成就。至此,太陽花學運未能幫民進黨加分,反而幫民進黨減分,已經是擺在眼前的事實。2018年民進黨大敗,太陽花學運的激進思維要負很大責任。

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國民黨籍的庶民領袖韓國瑜,又是什麼樣的歷史意義呢?韓國瑜這位所謂的「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賴清德語),藉由民粹而迅速崛起,席捲四方。但是不出數月,韓流便如流星般由盛而衰。在我們的觀察,這固然錯在韓國瑜個人與其追隨者操之過急,亦錯在國民黨缺乏內部協調的能力。

就意識形態層次而言,國民黨有一根本盲點,即是未能清楚說明國共之間的根本關係。到底要從感性的、民族情感的角度,以「兄弟一笑泯恩仇」的方式來化解雙方的對立;或者要以理性的、站在普世價值的高度,深入淺出地說出與極權主義的中共對峙的歷史意涵。這方面國民黨內在的思辨能力原本就鬆散,共産黨也就以情宜利害來拉籠,不然就套上「獨台」的帽子。至此,國共兩黨都變得機巧而謀略,缺乏因應新時局而開展新的意識形態思維的能力和格局。

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的過去三十年,兩岸大概就在這種模糊苟且的狀況下渡過。早期講《國統綱領》之時,還有一點明確的使命和姿態。2005年該《綱領》在陳水扁總統任內廢除後,兩岸關係就變得既你儂我儂,又虛情假意,不敢面對雙方的歷史責任和結構性政經體制的差異。及至2018年起的中美貿易衝突,特別是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問題爆發後,兩岸之間潛在的統獨矛盾快速浮現,中青代幾乎一面倒地同情香港,轉向支持民進黨。

遭到香港警方逮捕的「反送中」抗爭者。(美聯社)
遭到香港警方逮捕的「反送中」抗爭者。( 資料照,美聯社)

必須指出的是,太陽花學運的實質理念並不高明,拾人牙慧,卻足以支持反共反中的情懷和立場。在這種情勢下,韓國瑜只能被動地支持向美國軍購。而特別反諷的是,郭台銘在中國大陸辛苦二十年,好不容易贏得的社會聲望,卻因表達了強烈反共愛台言論,讓大陸人很不諒解。何以如此?何以致之?難道百年老店的國民黨就不能重新建構出一套切合自己政經發展脈絡,又能兼顧各方立場和利益的意識形態嗎?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現今的語境中,講到「意識形態」往往就是一種政治正確,或是一種蒙蔽他人的政治騙術。真是如此嗎?在諸多重大的政治思想和政治理論文獻中,不也常把意識形態看作是一個開創新局的思想力量嗎?就此而言,除了兩岸的政治精英,作為關心時局的我們學術圈內人,更沒有逃避反思時代巨輪方向的理由;必須以更高瞻遠矚的態度,為當下正在展開中的前所未見的大變局,思考新方向。

*本文為散居台灣北中南的旅美學人共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