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們的政治觀點為何如此頑固?神經科學家:問題出在大腦裡

煤礦工人在川普的造勢大會上全力支持他重振燃煤工業。(美聯社)

煤礦工人在川普的造勢大會上全力支持他重振燃煤工業。(美聯社)

11月的中期選舉事關美國國會的控制權。在當今政治高度兩極化的氛圍裡,堅定的共和黨與民主黨人在關鍵議題上都宣布了自己的立場,什麼辯論對他們都不會有多少說服力。對靠妥協來辦事的政府來說,這成了一大問題。為什麼人們很難改變自己心中根深蒂固的想法,哪怕是在事實面前也不為之所動?社會科學家已經顯示了物以類聚的效應,美國人正在加入志同道合群體並與他人分道揚鑣。如今,神經科學家也拿出了答案。

南加州大學神經科學家喬納斯·卡普蘭認為,古往今來,從古希臘到美國建國直至當代,每個民主政體都立足於商議妥協,有取有捨。

「還有就是,交談可以改變想法,如果我們彼此討論觀點,就可以互相學習,而且真的能夠調整我們的觀念,」他說。

然而,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比如同性婚姻或者槍枝管控,交談很少能夠改變觀念。

卡普蘭希望深入人類大腦,看看為什麼人們這麼難以改變想法。於是,他的團隊用一台大腦掃描儀進行人類研究。

他說:「我們在屏幕上首先向他們展示我們知道他們已經相信的說法,然後,我們向他們接連展示挑戰這些信仰的五個說法。」

卡普蘭的團隊接著測試人們是否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他們在那些改變想法以及沒有改變想法的人中間發現了大腦差異。差異出現在應對情感的大腦區域。

他說:「我們發現的是,啟動了更多的那些大腦情感區域的人,改變想法的可能性較小。」

最頑固的人的大腦杏仁核與島葉皮質活動最多,杏仁核對應恐懼、威脅和其它強烈的情感,島葉皮質把來自體內的感覺輸入到決策過程。

卡普蘭說,這些系統經過演變對人類有保護作用。

他說:「島葉皮質支持厭惡的感覺,比如我們在遇到腐臭食物時的那種感覺。如今,我們看到,這些系統被重新利用,幫助保護我們不受新型威脅—那些是更為抽象的威脅。在本案例中,這是大腦認為可能對我們有害的信息。」

卡普蘭說,對很多人來說,政治信仰是他們身份認同的重要部分,也是他們界定好友和盟友的重要部分。

他說:「這使改變個人想法的利害關係更大了。要改變某個具體的政治想法,也許不僅要改變你的信仰,還要影響你和其他人的關係。『大家如今對我會怎麼想?』」

在人們了解新信息時,情感確實影響判斷。不過卡普蘭說,情感可能會妨礙人們做出良好決策。

他說:「哪怕只是留意這一點也許就會有幫助,那就是,留意我們是如何感覺的,而這些感覺又是如何影響我們對某個信息做出回應的。」

在當下黨派氣氛超濃的環境下,對選民來說,和平常相比,也許這更難以做到,但也更為重要。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