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回家的阿嬤們:流落街頭被罵「不顧先生」,社工卻看見「一輩子被檢討」如何逼死台灣女人

2019-12-26 08:20

? 人氣

她們努力一輩子想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媽媽,卻在婆家親友沒日沒夜的批評下深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最終遍體鱗傷地來到街頭...(示意圖/盧逸峰攝)

她們努力一輩子想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媽媽,卻在婆家親友沒日沒夜的批評下深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最終遍體鱗傷地來到街頭...(示意圖/盧逸峰攝)

「如果是離婚收場,被丈夫拋棄、被孩子遺棄,她們還會覺得『都是我做錯』喔……」

一輩子都要隨時面臨的「檢討」,是如何逼死台灣女人?從超商店長轉職社工開始陪伴街友近2年的林依婷,最難忘的身影或許就是孤單棲身於台北街頭的「阿嬤」,女性街友們。常有路人質疑這些阿嬤為什麼不回家把先生跟孩子顧好、「女人家在外面睡不好看」,林依婷看見的卻是一群台灣女性步步被推落絕境的無助──她們努力一輩子想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媽媽,卻在婆家親友沒日沒夜的批評下深覺自己什麼都做不好,最終遍體鱗傷地來到街頭。

林依婷見過的女性街友們,患有憂鬱症被婆婆唸「會害孫子得憂鬱症」、隻身來到台北期盼把病「治好」者有之,因為丈夫外遇離婚、孩子卻被灌輸「你媽媽自私拋棄你」者有之──每個「阿嬤級」街友背後,都是台灣女人被壓得喘不過氣的人生,她們不得不離開家的那刻起,也將面臨街頭生存各種未知凶險。

20180709-10台南市規畫給街友住宿的東豐地下道(謝孟穎攝)
患有憂鬱症被婆婆唸「會害孫子得憂鬱症」、隻身來到台北期盼把病「治好」者有之,因為丈夫外遇離婚、孩子卻被灌輸「你媽媽自私拋棄你」者有之──每個「阿嬤級」街友背後,都是台灣女人被壓得喘不過氣的人生...(示意圖,攝於台南,非本文當事人/謝孟穎攝)

曾任超商加盟主、討厭街友喝酒鬧事,天天凌晨4點報到的「金牌大哥」一席話卻讓她決心轉職社工

如今在民間團體「人生百味」任職社工、擔綱其咖啡廳「重修舊好」店長的林依婷,過去曾是知名連鎖超商的加盟主,過著不算大富大貴但離「貧窮」有段距離的生活。只是做超商4年多下來,林依婷跟不少客人從陌生到熟悉、到客人願意提起家裡狀況,林依婷意識到原來社區存在單親家庭、隔代教養、家暴、獨居老人等各種難題,開始意識到貧窮人的存在。

貧窮的模樣百百種,林依婷一開始最難理解的其中一種便是「街友」,畢竟自己過去店面就在新北一處街友收容中心附近、偶爾有大哥到店裡喝酒鬧事,實在難有好感。只是後來林依婷知道,每天凌晨4點都會到店裡點兩瓶金牌啤酒的「金牌大哥」過去原來也住在隔壁,她開始好奇了。

「你怎麼有辦法從住中途的遊民,變成租房子的一般人?」林依婷問,金牌則說是「自我覺醒」,這說法讓林依婷更好奇:「到底『自我覺醒』是什麼感覺,我也想看看覺醒是什麼樣子,一直都覺

20190617-貧窮與司法專題,街友以撿拾舊報紙回收維生。(盧逸峰攝)
貧窮的模樣百百種,林依婷一開始最難理解的其中一種便是「街友」(示意圖/盧逸峰攝)

得是很魔幻的時刻……」就此,林依婷對街友從厭惡到開始關注、報名參加「人生百味」的志工,做著做著一路成為社工,也意外地看見街頭更容易被忽視的身影──女性街友。

據官方統計,女性街友人數僅佔全體的10分之1,而林依婷最初認識的女性街友是「玫瑰姐」。原先林依婷對台北車站的街友認識不多、害怕不知道聊什麼,但去了就發現玫瑰姐是個隨和的人,當天活動結束後林依婷買了蛋糕回去邀玫瑰姐一起吃,玫瑰姐笑:「這蛋糕我常看到很多人買,但我沒吃過!」一個無家的大姐與一個年輕女孩,就這樣在台北車站一起吃蛋糕、聊聊天,都會女子的午茶約會從咖啡廳移上街頭。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