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宏政專欄:華為的二五一治理

2019-12-13 07:10

? 人氣

 華為懲處離職員工一案失利,其實是中國模式治理面臨困境的縮影。(郭晉瑋攝)

華為懲處離職員工一案失利,其實是中國模式治理面臨困境的縮影。(郭晉瑋攝)

台灣總統選戰方酣、中美貿易戰詭譎多變、王立強事件撲朔迷離、反送中抗爭在選舉大勝後進入下一階段。

華為汙衊員工引眾怒

處於這些大事波瀾下,台灣社會大眾可能不太知道目前中國社會很紅的一句順口溜:「出身九八五、工作九九六、離職二五一、發帖四○四」。它是指一位華為前員工畢業於中國九八五工程的全國重點大學(類似台灣的頂尖大學),但從事過勞加班工作(上班九點、下班九點、一周工作六天),然後在勞資協商的過程中被無故羈押二五一天,之後華為進行輿論控制,極有效率進行網路刪文(四○四頁面不存在)。

根據報導,華為前員工李洪元在二○一八年一月離職,經勞資協議後,在三月獲得三十多萬人民幣的離職賠償,但華為是透過部門秘書的私人帳戶匯款給李。李洪元因為個人所得稅差額向稅務部門檢舉,同時也向華為要求支付協商時答應給付的年終獎金。由於華為拒絕支付年終獎金,李在十一月狀告華為。

出乎意料的,華為主管以「涉嫌職務侵占、敲詐勒索」向警方報案,民事案件變成刑事案件。李洪元在十二月遭到逮捕,一直到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檢察院最終以「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其不起訴並無罪釋放。但李已經被羈押二五一天。

一九年十一月,李洪元獲得十萬餘元的賠償,並透過微信向華為員工分享其「刑事賠償決定書」內容。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微信的討論是希望華為會為他被無故羈押一事向他道歉。

但華為對此的回應是:「如果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這也體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這種「恁爸等你」的態度激起網民非議,但網路上批評華為的言論卻遭到刪除。

中國騰籠換鳥的困境

李洪元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所處的業務部門是一個透過政府補貼而存在的行業,由於毛利低,因此只能依靠規模做大,以及業務造假才能維持。他是出於對華為的感情,想要遏止這股歪風,才在一六年對外舉報,也才會有被勸退離職,以及後續一連串事件的發生。據報導,李洪元並非單一個案,先前已有離職要求賠償者同樣被羈押。如果這些說法屬實,那麼李洪元事件間接證實了幾件事情。

首先,華為無法單靠其技術能力盈利,而是需要國家補貼與假帳才能維持生存。過去的中國接收東亞出口導向的勞力密集產業資本,都是利用已經成熟的製成技術與低廉要素成本進行資本積累,處於全球價值鏈的底端。

現在中國政府騰籠換鳥,一方面透過由台資廠衍伸出的陸資系紅色供應鏈做為製造能力的基礎,另一方面則透過購買、山寨與偷竊國外技術,企圖建立自己的技術架構標準。如果暫時無法趕上核心國家水準,則透過補貼進行廉價出口,製造對中國設備的路徑依賴。金融能力與產業技術能力相互轉換。

在騰籠換鳥過程中,華為顯然就是扮演這個關鍵角色。但如果華為實際上並無法帶來中國高科技能力結構性升級,中國將面臨舊模式失效,卻無能力展開新成長模式的困境。

第二、「愛國企業」是筆好買賣。憑藉著民族榮光的光環,華為可以得到國家補助,也可以比資本主義國家的商業公司更嚴重地剝削勞動者。但這種利潤等於是來自特許所產生的經濟租,二五一治理模式顯示華為還不是高科技高利潤的公司。

第三、華為能夠在網路刪文,這種輿論管控是國家機器才有的能力。所以華為更難跟外國說明自己是一家純粹的民營公司。或者說,中國根本沒有市場經濟理解中的公司治理,因為政企不分在中國才是常態。

北京陷入治理困境的危險

中國雖然因為量體的巨大與專制能力的操控,讓它在世界體系的位置上升。但中國在軍事力、貨幣做為國際結算標準、內需市場、科技標準制定能力,以及權力正當性的定義與治理能力,都還不是美國的對手。經過香港案例,全世界對它罔顧道德底線的治理方式印象深刻,中國要再施展其銳實力進行滲透統戰只會日漸困難。

台灣應當深思的是,如果中國共產黨陷於治理困境,也不再忌諱台灣人看到它處理香港的手段,那外部武力威懾與內部統戰或許可以提供中共一個破口。準此而言,台灣亡國感的逆襲的確是台灣的歷史時刻!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710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