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看到跨虹者」、「台灣同志人權只有半套?」

2019-10-26 05:20

? 人氣

以至於這群跨虹者,在台灣的同志人權議題及政策中,成了弱勢中的弱勢,在基本人權的「等而等之」的天平上,沒有「平等權」。(圖/維基百科)

以至於這群跨虹者,在台灣的同志人權議題及政策中,成了弱勢中的弱勢,在基本人權的「等而等之」的天平上,沒有「平等權」。(圖/維基百科)

2019年10月第四周,是台灣同志人權的超級周,中央政府花費人民納稅錢290萬元舉辦台歐盟亞洲地區LGBTI人權推動研討會,國家最高研究機構中央研究院也舉辦「超越 748:同性婚姻與家庭」(Beyond 748: Same Sex Marriage and Family)國際學術研討會。兩場國家級研討會為10/26同志大遊行活動暖身,顯見蔡英文對同志人權議題的重視。

然與此同時,一群國際「跨虹者」來台現身,像一面鏡子般,照出了台灣的同志人權只做了「半套」:只准同志出櫃,無視同志有「迴轉」的諮商輔導需求;宣稱同志是天生,同志性傾向是單行道,只有一條路可行,無視同志性傾向「自然轉變」及選擇的存在,更遑論可能因各種因素而「誤以為」或「被誤導」自認為同志的一小撮族群,日後尋求與異姓結婚生子的渴望。

以至於這群跨虹者,在台灣的同志人權議題及政策中,成了弱勢中的弱勢,在基本人權的「等而等之」的天平上,沒有「平等權」。而在台歐盟亞洲地區LGBTI人權推動研討會及「超越 748:同性婚姻與家庭」(Beyond 748: Same Sex Marriage and Family)國際學術研討會中,「跨虹者」更是完全「不存在」。

尤有甚者,衛福部去年發布禁止「性傾向扭轉(迴轉)治療」函釋,最重會面臨三年以下刑期,理由是「並沒有明確的科學證據能證明性傾向可以被改變」,而本周來自各國的「跨虹者」齊聚台北街頭,透過分享他們改變性傾向的人生蛻變故事,直接打臉「沒有性傾向可以被改變的證據」之說法,也揭露此一函釋將少部分同志尋求改變的治療大門全部關上。

近年,各國有關LGBTQ群組在「人權」大帽下,治療與否的激進法令或極端主張,陸續傳出不少受害者的故事。例如澳洲一位12歲男孩因可望當女生被專業診斷「性別不安症」,治療後出現性別焦慮沮喪想自殺,2年後又當回男生,澳洲精神科醫生史蒂芬.斯蒂斯(Stephen Stathis)因而說,「變性成為一種時尚的選擇」,變性決定單憑當下的「感覺」,因此國際知名《反悔變性》網站創辦人、也是前變性者華特・海爾(Walt Heyer)說,「這個大型的社會實驗把小孩當作白老鼠。」

據此,台灣同志人權月及同志人權周上場之際,在此呼籲,小英政府、陳建仁副總統、陳其邁副院長、行政院人權委員會、尤美女等立委、中央研究院與各個關切同志人權議題的學者,以及台灣最大的同志權益團體「同志諮詢熱線」,將同志人權中最弱勢的「跨虹者」人權議題,納入長期調查研究、性平教育政策、性別主流化政策中:

長期研究調查同志及LGBTI社群中,性傾向轉變的比例、所面臨困境。
性平教育中有關同志及LGBTI教育部分,納入國內外「跨虹者」及其故事。
有關同志及LGBTI健康權的相關健康保健政策,納入跨虹者尋求「轉變」的諮商輔導需求。

值此同志人權驕傲月,台灣社會應站在更高的角度看此議題,成為同志或LGBTI,是否只准進入,不准出來?

*作者為台灣全國媽媽護家護兒聯盟秘書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