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找回初心的原動力

2019-10-22 06:40

? 人氣

筆者為一邊一國行動黨召集人,於該黨成立大會時致詞,盼執政黨能正視文化與歷史。(資料照,簡必丞攝)

筆者為一邊一國行動黨召集人,於該黨成立大會時致詞,盼執政黨能正視文化與歷史。(資料照,簡必丞攝)

台灣的社會雖然是多元進步,卻因為意識形態的對立與裂解,虛耗了無比的社會資源,在民主進化的學習過程中,付出代價難免。如果執政者,可以執行客觀又誠實的歷史真相教育與探討,換來的就是長治久安的台灣福利國。

要求台灣獨立自主跟平等法治人權的聲音,在有些人的腦海中,居然還是不可容忍的禁忌,也因此在政治人物刻意的操弄下,人民無所適從。2016年台灣與印度簽署《鐵道遺產合作意向書》,一張自我矮化的標語,道盡自我閹割的荒唐舉動。

20191018-2016年台灣與印度簽署《鐵道遺產合作意向書》。(資料照,取自外交部官網)
筆者表示,台灣與印度2016年簽署《鐵道遺產合作意向書》,自我矮化、道盡荒唐。(資料照,取自外交部官網)

我在一邊一國行動黨成立大會的時候,以簡短的致詞,分享幾個看法:首先我引用李魁顯詩作「富貴角」的內文。

《一艘船   貼在海邊

一隻蝶   停在花蕊

一朵雲   飄在秋空

海灣的一艘船   醒了

花蕊的一隻蝶   飛了

秋空的一朵雲   飄了》

我們看見詩人筆下的台灣,過去,就像靜止的船、蝶、雲。然後有一天,隨著四時的轉動,只要一聲春雷,萬物立刻覺醒。詩人的浪漫情懷,總是與現實,有一段飄渺的距離,一分淒涼的美感,令人感慨萬千。

台灣被扭曲的歷史與價值,並沒有因為執政者的更換,帶來真實的教育與深刻反省。轉型正義、司法改革,都是樓梯響響,敲鑼打鼓喧鬧喧鬧幾下,然後社會繼續撕裂,民主價值繼續犧牲,政客跟政黨利益依舊繼續薰心。

其次,面對這樣的亂像,我引用愛因斯坦的名言:

世界不是毀在作惡者的手中,而是毀在袖手旁觀者的手上!

期盼的就是唯有人民力量的覺醒,才能翻轉政治怪獸與亂象。

香港民主抗暴反送中運動,捲起世界千堆雪,林立的藍儂牆,對立著極權暴政,勇敢的香港人,在一波波抗爭下,用脆弱的血淚與生命代價,寫下生命謳歌的命運交響曲。

台灣人走過228與戒嚴的白色恐怖年代不遠,但是過去與人民站在一起,高喊獨立建國的政黨,在完全執政權後,不但核心價值與理念都不見,貪婪跟腐敗卻是接踵而來。

於是小黨林立,出走,重新再造,就是台灣人唯一的活路信念,明知路徑坎坷,但是堅持又堅定的步伐,依舊穩重的踏步下去,因為前人的血汗,就是人民前進力量的標竿。

我最後引用約翰藍儂(John Lennon)的名曲作為結語,盼望執政的蔡總統,終究可以正視文化與歷史,懷抱母親台灣。 

Imagine 憧憬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你可以說我是個逐夢者

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  但我並不孤單 

I hope some day you’ll join us 我期待總有一天妳會加入我們的行列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於是我們就可以同心協力邁向未來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 、一邊一國行動黨召集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