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日本天皇年號「令和」,是一次「脫華事變」?

2019-10-22 05:50

? 人氣

日本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22日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美聯社)

日本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22日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美聯社)

日本天皇的「年號」傳統源於古代中國,這是一種皇權或王權對時間的主權佔有,不僅擁有天下的土地人民(王土王民),還佔有了時間(王時間)。帝王年號文字組詞多具道德與祈福意義,原則上,年號的選取決定權在當朝君王,但因為日本曾有過漫長的幕府統治時代,天皇被虛位,所以年號的選取、決定權很長時間在幕府。二戰之後,日本天皇褪除神性,成為民族國家象徵,現在的年號選取與決定權,因此在民選政府。「令和」年號選取方式的「革命性」改變,是一次象徵性的脫華事變嗎?

一、從「令和」說起

2019年五月一日,日本新天皇、現年59歲的皇太子德仁上位,新年號「令和」。1022日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德仁將成為世界上最古老的君主政體的第126位皇帝。

自古以來,日本天皇的年號均採集自中國古代典籍,而這是第一次採集自日本的古代經典,首相安倍晉三說,這個名字是從日本最古老的詩集——作於西元八世紀的《萬葉集》——中挑選出來的,取自一首關於梅花在嚴冬過後綻放的詩。據當地新聞媒體援引學者的話說,這是一個有著多重含義的詞語,包括「秩序與和平」、「吉祥和諧」以及「歡樂和諧」。

我們知道,日本皇家年號(日語:元号)紀年方式源於古代中國,始於大化革新時開始,起初和中國明朝之前一樣,不只在更替君主時換年號,後來更換年號的權力甚至掌握在幕府武家政權的手上。明治天皇登基時頒佈命令,改為一個天皇固定使用一個年號,稱為「一世一世」。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次天皇年號字源選取方式的改變,都意味著日本皇家完全「脫華」了。

日本社會為了日本天皇新年號「令和」做準備。(美聯社)
日本社會為了日本天皇新年號「令和」做準備。(美聯社)

日本天皇年號「脫華」,究竟意味著什麼?

新年號不從中華經典中選取文字組辭,是日本皇家歷史中的一次「事變」,因為從有年號以來,第一次切斷了與中華經典的象徵性關聯。儘管它不是日本皇家主動而為之,決定權在日本政府。

我們知道,中華文字源於甲骨文,最初主要用於占卜天意神事,以指導、決斷人事。當中國文字與經典傳入日本之時,卻是現世理性狀態,日本人接受它是基於其人文道德價值。日本皇家學習中華朝廷模式使用年號,取用漢字組詞,既是宣威,也是示德,中華文字、言辭、經典、概念,成為一種意義體系,被日本人有選擇地接受使用。它是升級版或精緻版本的中華文化,這是因為日本人確立了自己的文化主體性,而確立其文化主體性,是從語言主體性開始的。

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人是懸掛在自己所編織的「意義之網」中的一種動物。」古代日本文明的意義之網,是借助中華文明的價值體系甚至文字符號元素編織出來的,既可以見到中華文明的諸多元素(儒佛教義),甚至政制框架(隋唐律令制、階位制),還有精緻地選擇性地使用中華價值元素,譬如沒有借鑒宦官制、科舉制,卻將忠誠、效忠天皇做成了政教合一模式,而天下觀念,問鼎中原,一統天下,這種中華第一病毒,也成為日本主流精英的初心、使命與夢想。

如果說中華文明中的道德仁義、敬天愛民使日本社會有了秩序與和平,而天下一統、問鼎中原、稱霸天下的夢想,卻使日本走上了從歷史上多次的朝鮮戰爭到二戰,不歸之路,給東亞與日本都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正是天下觀、一統天下的使命,使日本明治維新不是追求自由民主憲政,不致力於獨立與和平,而是通過大政奉還,「尊王攘夷」、最終要「平天下」。明治維新,本質是器物維新(學習西洋),政制唯舊(王政復古)。

明治維新,只是打倒了幕府,而新的精英軍政,仍然在某種程度上扶持朝廷,致力於軍國主義擴張,明治的君主立憲,是天皇之下人人平等,人人效忠天皇,政教合一、軍政合一,直到二戰結束,美國主導了日本新的君主立憲進程,天皇不再具神格,而成為民族國家象徵,人文道德象徵。

現在我們看到的令和年號,並不是天皇朝廷的選字,年號選擇權掌握在民選政府與社會精英手中。精英們不再從古中華文獻中擷字,而是從日本「自己的」古代經典中選字,象徵意義深遠,值得回味、分析。

2019年8月15日,日本二戰戰敗74周年,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出席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AP)
2019年8月15日,日本二戰戰敗74周年,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出席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AP)

二、中華文明影響日本,福兮、禍兮?

觀察日本歷史,總體而言,天皇朝廷是保守的,而社會精英致力於維新。這與中華文明異趣,中華文明是朝廷保守,而社會力量多以暴力革命來實現改朝換代,改朝換代、治亂迴圈,成為中華文明宿命。

保守道德、天皇神格、虛位(長期無統治實權),成為天皇朝廷「萬世一系」、至今綿延的要因。這種保守包括象徵性的保守,就是年號選取方式,現在看來,這種保守方式已被日本當局「維新變法」了。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象徵性「脫華事變」。

所謂脫華,有雙重意味,一是指脫離中華文化對日本天皇年號傳統深遠的影響,更追求日本文化的獨立性,天皇年號割斷了與中華文化的臍帶;二是指日本皇家與政府的現實考量,因為日本二戰之後皇室有一系列的變革,年號選取方式的改革也是應有之義,遲至今天是因為新天皇上位,才得以實施。

民族文化的秘密在文字符號裡:人文精神符號體現在年號的選取,中華文化圈的年號是一個時代的精神符號與倫理價值追求,也可以視其為一個君王的徽標,德性追求與祈福願景兼而有之。

天皇紀年仍然是日本的紀年方式之一(與西元紀年相配應),這意味著日本的時間仍然象徵性的屬於天皇,當天皇已無國家行政權,只是民族國家象徵,天皇紀年、年號因此也只是文化象徵,以體現文化傳統的保守性與人文精神符號價值。

在過去的時代裡,日本皇家對此傳統的學習與使用,既使當政天皇的時間成為日本時間,又使人們借此認知到年號的意義,而年號均是從中國古代典籍中尋找,每一次翻尋中國典籍,都是對日本的母體中華文明的回望,都會引領整個日本國家對中華文明的尊崇與導源,這就像當代奧運聖火,要從古希臘奧運聖地去點燃火種一樣,具有神聖的象徵意義。

美國總統川普與日本天皇德仁。(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與日本天皇德仁。(美聯社)

沒有一個媒體或文化研究者追問日本政府或皇室,是什麼因由,使日本現在改變了這樣的神聖的人文傳統。

人文傳承也是一種人文感恩,一個家庭把古代祖先的某一器物或標識傳承下來,是一個紀念與感恩,中華文明或漢儒文明哺育了日本古代文明,特別是儒家經典奠定了日本主流社會的道德價值基石,所以,才有皇室從大化改新開始通過年號的方式,既宣威於世,也示德於民,而對母體文明也是一次感恩與回望。

日本政府主導的天皇年號選取,發生了重大異變,政治意味可能更為明顯,強調自己民族文化的獨立性或人文精神獨立性,再也不必去翻閱古老的中國經典中找尋道德智慧了。

漢儒文明對日本與日本皇室,是雙刃劍,一方面它給日本帶去了古代農業文明,另一方面,它的天下一統觀,致命的影響了日本精英,實現一統大陸或大東亞共榮,甚至一統天下,成為其初心、使命、夢想。當中國官方不斷要求日本反省侵略史,最應該反思反省的應該是中國,因為中國夢仍然是天下一統夢,統一臺灣成為一種使命,而不把自由、民主、憲政、維護人權、平等、和平當成初心使命,這就與明治維新之後至二戰的日本,並無二異了(中華古文明對日本的致命影響,限於篇幅不再展開論述,將另篇專論)。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現居美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