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在烏克蘭的扒糞助手被抓了?當兩位商人在華府離境時被捕,美國司法也加入「烏克蘭門」混戰

2019-10-12 11:16

? 人氣

帕爾納斯(Lev Parnas)與佛魯曼(Igor Fruman)在法庭上的素描。(美聯社)

帕爾納斯(Lev Parnas)與佛魯曼(Igor Fruman)在法庭上的素描。(美聯社)

美國時間10月9日,帕納斯與佛魯曼這兩位商人拿著飛往維也納的單程機票,準備從華盛頓的杜勒斯國際機場離境。當他們在休息室用完了免費餐點,正準備登上頭等艙,卻被兩名便衣攔住去路、強制帶回市區。10月10日,這兩名商人在維吉尼亞的聯邦法庭現身,他們被控違反《競選財務法》,將來自烏克蘭的資金匯給美國的政治勢力、並且隱匿此事,兩人更是川普在烏克蘭調查政敵的關鍵角色。

帕爾納斯(Lev Parnas,右)與佛魯曼(Igor Fruman)。(美聯社)
帕爾納斯(Lev Parnas,右)與佛魯曼(Igor Fruman)。(美聯社)

這起案件是川普「烏克蘭門」醜聞最新、也最重要的發展。雖然川普跟這兩人似乎沒有直接接觸,川普也宣稱根本不認識他們、更沒有跟自己的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討論過他們的事。但為什麼帕納斯(Lev Parnas)和佛魯曼(Igor Fruman)被捕的消息,依舊迅速登上美國媒體的頭條呢?

擁有前蘇聯背景的紅頂商人

帕納斯和佛魯曼都曾是蘇聯的百姓—兩人在蘇聯時期分別出生於烏克蘭與白羅斯(舊名「白俄羅斯」,這兩個國家當時都是蘇聯的加盟國)後來雙雙歸化美籍。起訴書宣稱,帕納斯和佛魯曼過去一筆32.5萬美元的政治捐款,其實是來自一名烏克蘭的俄羅斯人,他們卻宣稱資金來自兩人所創辦的能源公司Global Energy Producers—而外國人向美國政治活動進行捐款,在美國是非法行為。《華盛頓郵報》說,這間空頭公司沒有電話、沒有地址、甚至也沒有任何業務,根本不可能有錢捐給政治募款團體。

通俄門:美國總統川普律師團隊新成員朱利安尼認為,不用配合特別檢察官傳喚約談(AP)
川普律師團隊成員朱利安尼。(AP)

至於帕納斯和佛魯曼捐款的對象,則是支持川普的一個「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美國優先行動」(America First Action)。《華爾街日報》報導,帕納斯與佛魯曼藉著高額捐款,替烏克蘭官員在美國從事政治遊說活動;但另一方面,帕納斯與佛魯曼也是川普陣營(至少是朱利安尼)聯繫烏克蘭方面的重要窗口—尤其是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涉嫌貪腐一事,

與烏克蘭接頭的要角

《紐約時報》說,就是帕納斯與佛魯曼替朱利安尼與偵辦拜登案的烏克蘭檢察長蕭金(Viktor Shokin)聯繫。而且帕納斯跟朱利安尼也有財務關係—一位帕納斯的助理說,帕納斯已經付給朱利安尼數十萬美元。根據起訴書宣稱,那名身份不詳的外國捐款者,其實拿了一百萬給帕納斯與佛魯曼,但這兩人捐出去的數目,只有32.5萬—目前已知他們也曾對共和黨國會議員塞申斯(Pete Sessions)捐款,但剩餘款項流向何處,目前還不清楚。

2010年1月,美國時任總統歐巴馬(左)、時任副總統拜登(中)、拜登次子杭特(右)(美聯社)
2010年1月,美國時任總統歐巴馬(左)、時任副總統拜登(中)、拜登次子杭特(右)(美聯社)

除了幫朱利安尼調查拜登次子杭特(Hunter Biden)的醜聞,《紐約時報》說,帕納斯與佛魯曼也幫朱利安尼設法趕走美國駐烏大使,因為這位大使一直被認為對川普不夠忠誠,甚至要烏克蘭當局不要理會川普的政策。今年5月,川普也確實將當時的駐烏大使尤凡諾維契(Marie Yovanovitch)撤職。尤凡諾維契為何在任期結束前被倉促拔官,也是對川普「烏克蘭門」彈劾調查的重點之一。

兩人暫以百萬美元交保

起訴書指控,帕納斯與佛魯曼違法匯入來自外國的政治捐款,並且以此謀求烏克蘭官員的政治利益與他們自己的商業利益—帕納斯與佛魯曼在多州爭取大麻零售許可,以便發展他們的大麻生意。檢察官柏曼(Geoffrey Berman)對兩名嫌犯所列舉的罪名,主要包括兩項密謀罪、偽造商業記錄,以及對調查此事的聯邦選舉委員會撒謊。

帕爾納斯(Lev Parnas)與佛魯曼(Igor Fruman)在法庭上的素描。(美聯社)
帕爾納斯(Lev Parnas)與佛魯曼(Igor Fruman)在法庭上的素描。(美聯社)

聯邦法官10日准許兩人分別1百萬美元交保,並且限制兩人在美住居、也對他們實施GPS監視,下次開庭日期訂在10月17日。檢察官柏曼在紐約對媒體表示:「保護我國選舉公正性及保障我國選舉免於外國不當影響,是《競選財務法》的核心功能。對我國政治程序公正性構成疑慮的犯罪行為人,我們將立刻予以追查並且起訴。」

福斯最新民調:逾半美國人希望川普去職

目前正對川普進行彈劾調查的眾議院委員會,其實早就向帕納斯與佛魯曼請求協助,希望兩人提供相關文件協助調查。帕納斯原訂10日要具結作證,沒想到他9日卻與佛魯曼悄悄離境,並且在搭上飛機前被捕。在起訴書公布的數小時後,眾院的委員會也馬上對帕納斯與佛魯曼發出傳票,要求兩人作證。

川普長子小唐納德與帕爾納斯(Lev Parnas)、佛魯曼(Igor Fruman)兩人也是舊識。(美聯社)
川普長子小唐納德與帕爾納斯(Lev Parnas)、佛魯曼(Igor Fruman)兩人也是舊識。(美聯社)

川普對這個事件的回應是,他不認識帕納斯與佛魯曼,但彼此在募捐活動可能上見過面、拍過照,「因為我和所有人都拍過照」。川普還說,這些人是朱利安尼的客戶,要媒體自己去問朱利安尼。朱利安尼10日則表示,此時抓人的時機非常可疑,他「很快就會透露有關事實」。川普的另一名律師塞庫洛(Jay Sekulow)則說:「總統、競選人員或是政治行動委員會,都不清楚檢察官所指控的細節。」雖然此案的細節仍有待司法單位調查,不過福斯新聞9日的最新民調顯示,超過半數的美國民眾(51%)希望川普被彈劾免職,「烏克蘭門」的給白宮帶來的傷害,似乎才正要開始浮現。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