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台灣戲劇的機會

2019-10-13 06:30

? 人氣

 電影《返校》的監製李烈,在新片上映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該片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在中國上映,一是片中有鬼,二是有師生戀,光是這兩個元素就踩到中國的紅線。(圖取自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臉書)

電影《返校》的監製李烈,在新片上映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該片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在中國上映,一是片中有鬼,二是有師生戀,光是這兩個元素就踩到中國的紅線。(圖取自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臉書)

台灣戲劇這幾年變得大膽奔放,過去視為禁忌的政治和社會題材,都開出不錯的成績。「愈在地愈國際」,只要拍得好,收費網路平台這麼蓬勃,台灣的戲劇爆發力就該這樣向全世界發聲才對。

這陣子因為電影《返校》的票房話題,加上大部分中國與香港電影退出本屆金馬獎,以及來到十月一日中國國慶的關係,台、港藝人紛紛在微博張貼五星旗,宣示效忠祖國的愛國心,不免讓人感覺演藝圈微妙的變化正在發生。 中國市場確實很大,大到台、港藝人想在那裡分一杯羹,都要賣力表態,即使還不到一線的位子,為了不牽連到工作團隊,幾乎都要謹慎發言,該愛國的時候絕對要大聲,被迫道歉的時候,也已經有範本可以參照。生計被掐住了,總得妥協。

電影《返校》的監製李烈,在新片上映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該片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在中國上映,一是片中有鬼,二是有師生戀,光是這兩個元素就踩到中國的紅線。但沒有明講的,恐怕還是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時空背景,光是那一句「國家殺人」,對中國來說,太刺激了,比有鬼跟師生戀還要讓中國政府頭痛吧! 在金馬獎入圍名單公布之後,中國某網路媒體僅簡單列出入圍名單,唯獨隱去《返校》片名,改以「XX」取代,可見自我審查的壓力多麼嚇人,嚇到連「返校」兩字都成為敏感詞。

只要是自由國度的創作者,大概都無法忍受中國政府的廣電審核標準吧。許多類型都無法拍成戲劇,最後大概就剩下清新可人的小情愛,跟歌頌偉大黨國的愛國片,反正宮廷劇也不能演了,時空穿梭的腳本應該也不行了。 台灣戲劇反倒在這幾年變得大膽奔放,過去視為禁忌的政治和社會題材,都開出不錯的成績,這方面又以電視戲劇衝得更快。

「愈在地愈國際」,只要拍得好,也不侷限在電視頻道播映,這幾年收費網路平台這麼蓬勃,隨機點選的機制很方便。電視收視率是一個參考,網路瀏覽率可能更勝一籌,背對中國,面向全世界,就是機會。 微妙的是,這些敏感題材的戲劇電影,凡是顧忌到中國市場、擔心被封殺的藝人,原本就不會參與演出。如此一來,反倒給了其他演員機會,尤其從劇場崛起,或長年深耕台灣戲劇、沒想過到中國拍戲的表演者,這陣子都躐出來了。 接下來,還有號稱「台版紙牌屋」,預計在國際影音平台Netflix播出八季的《國際橋牌社》即將登場。台灣活躍的戲劇爆發力,就應該這樣向全世界發聲才對。

國際橋牌社
預計在國際影音平台Netflix播出八季的《國際橋牌社》即將登場。台灣活躍的戲劇爆發力,就應該這樣向全世界發聲才對。(資料照,取自國際橋牌社臉書)

*本文原刊新新聞170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