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大學推動「人臉辨識」侵犯學生個資 人本執行長:再多說法都不能改變「監控」的本質

2019-09-26 13:16

? 人氣

台灣人權促進會何明諠(中)、民進黨立委李麗芬(左)、尤美女(右)26日召開「人臉辨識進校園,師生隱私誰來顧」記者會。(顏麟宇攝)

台灣人權促進會何明諠(中)、民進黨立委李麗芬(左)、尤美女(右)26日召開「人臉辨識進校園,師生隱私誰來顧」記者會。(顏麟宇攝)

「人臉辨識就是監控的問題,再多說法,都不能改變『監控』的本質!」對於近年台灣大專院校、中小學陸續有學校啟用「人臉辨識」系統問題,今(26)日台灣人權促進會主辦記者會呼籲教育部制定相關規範、保障學生個資,對於人臉辨識系統嚴重性,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與會時直言這就是「監控」,將使學生適應威權、失去主體性與判斷力、甚至形成「內部監控」情況,讓不想加入人臉辨識的學生也會因為同儕壓力進入:「學校要發展智慧校園就發展智慧,不要只是引入監控系統。」

台權會專案經理何明諠表示,近年佛光科大、高雄科大、致理、亞洲大學等大專院校將人臉辨識技術使用於門禁、圖書館、課堂輔助學習系統等,有些國中小也已開始以「智慧校園」名義試用。

這看似便利,但何明諠指出,校園是培育學生人格發展之重要場域,如果人臉辨識可以被取代傳統門禁出入,有一個顯而易見的風險──過去是用「人」在管理學生的出勤上課狀況,但人的管理是較有限度的,若使用自動化科技記錄學生每天幾點幾分到學校、做什麼、長期記錄追蹤的,將影響老師或行政人員在資料保護與隱私權保護的問題。

已知使用「人臉辨識」學校清單(台權會整理提供)

大專院校:

20190813 弘光科大(使用在圖書館進出、宿舍進出)、高雄科大(使用在校園進出、跨校區進出)
20190731 致理科大(圖書館進出、自動化服務)
20190323 銘傳大學(不清楚用在哪)
20190224 亞洲大學(圖書館進出)
20180621 清華大學(奈微所課堂出缺勤、互動頻率)
20180621 台東大學(自助借書區)
20180522 中原大學(圖書館進出)

國高中:

20190614 青山國中(校園門禁)
20181129 大有國中(智慧校園,出入門禁,有取得同意)
20180719 北市教育局在北一女等四校(教室內,後來未實施)

國小:

20190122 元智大學研發接送人臉辨識將與國小合作(計畫要做,不知是否實施)

「智慧校園是典型話術」 人本:蓋掉這件事會傷害人的本質

而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人本不管對校園人臉辨識或全面尿檢其實都非常敏感、反感,「當系統進到校園,號稱有各種方便,什麼進圖書館不用擔心手上拿著一堆書、臉一刷就可以進圖書館──我們大家拿著書會無法刷卡,所以進圖書館要人臉辨識?這是典型我們教育上的問題,我們把很多有問題的事情用冠冕堂皇的語詞帶過!」

馮喬蘭強調,人臉辨識就是監控的問題,再多說法都不能改變監控本質,除非有強大的必要才可以讓渡人們的人權跟自由,然而現在在沒有緊急、必要、急迫性下卻很多人等著人臉辨識系統進校園、期盼「智慧校園」,這是典型話術跟中華文化問題:「我們罰站說是反省、寫悔過書說是書面自省,我們用很多形式上的語言蓋掉這件事會傷害人的本質。」

馮喬蘭指出,長期監控問題與後遺症極大,不是只有人臉辨識系統進來才會有,包括榮譽制度、全班整潔大賽其實都是彼此監控啊,「校園已經很多監控的作法了,我們為什麼要用科技來?這會使人失去主體性與判斷力,內部監控更是可怕,如果有人說我不要人臉監控跟戴智慧手環,可能就有人說:『你為什麼不想?是不是有做虧心事?』」

20190926-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26日出席「人臉辨識進校園,師生隱私誰來顧」記者會。(顏麟宇攝)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強調,人臉辨識就是監控的問題,再多說法都不能改變監控本質。(顏麟宇攝)

而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林壯穎表示,親子共學在此立場與人本接近,反對人臉辨識進校園。林壯穎強調,校園應是讓學生得到更多尊重與理解、多元發展,怎會以美其名為「智慧校園」走回威權控制來管理校園?這關乎學生基本隱私權侵犯。

林壯穎指出,18歲以下人民的自主人格權跟表意權,在台灣社會認知裡是普遍缺乏的,如今人臉辨識系統進校園不過是把學生當「青蛙」、溫水煮青蛙那種,這樣讓渡到最後就會變成像台灣人今日對滿街監視器習以為常,學生也會慢慢喪失對自己權利的自知。

律師:學校要使用學生個資,有取得學生和家長同意嗎?

對於人臉辨識的法律問題,台權會執行委員、律師翁國彥則說,今天學生把自己的生物特徵交給學校,就是把個人隱私自主權給予學校使用,問題是不知道會用在什麼樣的地方,可能是宿舍門禁、大門門禁也可能是之外的,「這是個人資料取用,但未必有取得學生同意,中小學階段有取得家長同意嗎?」

翁國彥也引述釋字603號,指大法官已表示過「個人資訊自主權」係要保障人民是否揭露、決定以何種範圍、時間、方式揭露的權利。而在校園系統會有以下問題:取得學生人臉生物資訊,是否有讓學生知道?如果學生不願提供個資,是否就會不能住宿舍、不能用圖書館、甚至不能進校園?學生是否有能力對校方使用人臉辨識系統說「不」?

教室(示意圖/weisanjiang@pixabay)
「如果學生不願提供個資,是否就會不能住宿舍、不能用圖書館、甚至不能進校園?」示意圖。(取自weisanjiang@pixabay)

翁國彥強調,學校使用人臉辨識應注重比例原則問題,必須有強烈而重大的必要性,例如舉證學校圖書館人力困窘、不得不用機器取代,或已無法落實門禁管制才要用機器取代。目前許多學校人臉辨識系統是「各行其事」,哪些有取得學生同意、哪些是擅自決定不得而知,主管機關即教育部應有明確規範。

「資料恐被不當使用、學校常被駭…」綠委盼校方提示風險

而民進黨籍立委李麗芬表示,蒐集資料可能出現不當使用,甚至學校常被駭客攻擊,希望學校要學生加入人臉辨識系統時可以提示風險,不是只說好的一面。

李麗芬也提醒,學校使用人臉辨識系統應徵得當事人同意、不只家長,就算是未成年的兒童及少年,依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來說其表意權也相當重要,因此要「雙邊同意」,包括家長與兒少。此外,《個資法》是「個別授權」概念,並不是多數決,若今天1萬個學生裡有500個學生不同意,學校就應提供替代方案,而不是要這500個學生服從多數。

尤美女:若從小就在監控情況下長大,就會像「煮熟青蛙」

民進黨籍立委尤美女則說,當人們從小就讓渡人權、在監控情況下長大,就會像青蛙慢慢被蒸蒸蒸,長大成了煮熟青蛙。

尤美女感嘆,或許學校不是故意要侵害學生隱私,主管人員可能都是40歲以上、成長於戒嚴時期、早已習慣這般生活,但如果「青蛙」沒有醒過來,人們對隱私侵害就是無感的,甚至對自己侵害別人的人權也是無感,而個資蒐集是要基於重大目的,如果辨識錯誤的話更可能讓學生百口莫辯,務必謹慎。

因為學校派的作業份量過多,西班牙一群家長發起「罷交功課運動」。(圖/Pixabay)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認為,當人們從小就讓渡人權、在監控情況下長大,就會像青蛙慢慢被蒸蒸蒸,長大成了煮熟青蛙。示意圖。(取自Pixabay)

教育部官員:會再加強向學校宣導《個資法》

對於本日與會者發言,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科長裴善成表示,教育部對於校園安全管理本來就沒有「一定」要用人臉辨識來達成,沒有叫所有學校推動這些措施。至於欲實行的學校,未成年要經過家長充分同意跟授權,依照《個資法》範疇要明文告知蒐集來要做什麼,後續蒐集利用都不能超過《個資法》範圍,若學生與家長不同意,也應保留有刷卡進出方式:「人臉辨識是為了便利,不同意也要可以使用一般途徑,我們會再加強向學校宣導《個資法》。」至於資安問題,如果風險很高,要思考相關保存資料有沒有必要性。

國家發展委員會參事李世德則回應,人臉辨識系統也應落實現在學校教育環境下學生的受教權,伴隨個人資料保護問題,讓學生受教過程不至於做過多的個人資料保護犧牲;學校對於學生個資取用不得逾越特定必要範圍,不管學校屬公務機關非公務機關,都應遵循個人資料保護,而若教育部要對校園使用人臉辨識系統進行相關規範,國發會絕對願意提供協助、提供進一步意見。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