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范雲提告,中選會將適時檢討保證金門檻

2019-09-26 17:50

? 人氣

去年范雲(右)擬登記參選台北市長,台北市選委會卻以她拒繳保證金為由不受理。(甘岱民攝)

去年范雲(右)擬登記參選台北市長,台北市選委會卻以她拒繳保證金為由不受理。(甘岱民攝)

參選公職需不需提供保證金?繳交多少才恰當?前社民黨召集人范雲最近因登記參選台北市長拒繳保證金而打訴訟,讓這個問題再度浮上檯面。中選會對此認為可適時檢討參選公職保證金的門檻,並與時俱進。

參選立委保證金中選會傾向不調整

中選會主委李進勇透過幕僚表示,參選地方公職人員的保證金出現直轄市長與縣市長選舉保證金的落差,這部分將在辦理下次地方選舉時檢討改進。至於參選中央公職部分,立委保證金是否偏低,中選會將在十一月十四日候選人登記公告前討論後發布。而參選總統保證金已入法在《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要改變就必須修法。

據知,中選會曾於八月的公聽會中,討論是否調整參選立委的保證金(二十萬元),當時較多與會者傾向維持,中選會也傾向不調整。

參選立委與參選縣市長、直轄市議員的保證金都是二十萬元,但參選直轄市長卻得繳兩百萬元,差距達十倍。不過,既然檢討到縣市長與直轄市長的落差,立委也屬於中央公職人員的一種,保證金比參選直轄市長少十倍,這數字也很值得討論。

不過,相關官員透露,依《政黨法》規定,政黨參與中央公職選舉必須先提名十個區域立委,也需繳交不分區立委保證金。以國、民兩黨為例,一次提滿三十四個不分區至少得先負擔六八○○萬元,但依選舉結果而論,能發還一半就算不錯了。

根據中選會統計,上屆參選區域立委的保證金被沒收五%,不分區立委保證金被沒收八一%,依現實環境考量,不會再提高立委保證金的額度。至於參選總統、副總統部分,《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明訂各組候選人應繳納保證金一五○○萬元,即使對參選人是天價,但距離總統選舉僅剩一百多天,國會修法調整的機率很低。

參選總統保證金一五○○萬元被解讀為「有錢人的遊戲」,台灣首富、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等人繳得起,一般庶民或中產階級卻只能慨歎:「沒錢怎麼選總統?」

不僅如此,繳交天價保證金之前,想選總統還設有一個小門檻,獨立參選人若想以「連署方式」成為總統候選人,得先繳交一百萬元的登記連署人保證金。這次登記參選的被連署人共八組,若連署書未超過二十八萬份的一半,中選會將沒收保證金。

宋楚瑜「貢獻」國庫最多保證金

中選會官員回憶,過去曾有一組參選人想抗議保證金制度,將一只布袋送進中選會登記現場,布袋內裝滿十元、五十元硬幣(共一百萬元),整得中選會官員哇哇叫,花了很久才清點完畢。後來修正的《選舉罷免法》已禁止繳交硬幣。

總統候選人繳一五○○萬元的保證金制度,從一九九六年的首次總統直選就開始,當年是第九任總統選舉,到明年一月十一日為止,已經是第十五任總統選舉。這期間,因得票數不足選舉人數五%,保證金被「不予發還」的候選人,知名度最大的是前台灣省長宋楚瑜(第十三任總統選舉),其次是已故立委李敖、前民進黨黨主席許信良(第十任總統選舉)。

宋楚瑜參選第十三任總統選舉時,因得票率僅二.七七%(不到三十七萬票),保證金被不予發還;在此之前,他曾參選二○○六年台北市長選舉,保證金也慘遭不予發還。十一月十八日中選會將辦理登記總統候選人,宋是否再度出馬,外界仍很關注。

中選會官員說,繳納多少保證金才恰當並無學理規定,現行做法是授權中選會討論決定,並先期公告。設保證金的目的是以價制量,減少一窩蜂參選,「避免不具民意基礎的倖進人士謀不法利益,或藉參選博取知名度。」中選會官員說。但過高的保證金則相對剝奪清寒賢士的參選權。

一場行政訴訟讓保證金議題再現。去年九合一選舉,范雲擬登記參選台北市長,台北市選委會卻以她拒繳保證金為由不受理,她一狀告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直指保證金制度違反《憲法》平等權。法官開庭時回應「制度需與時俱進」,將評議是否聲請釋憲。

保證金制度應適時檢討

范雲委任律師團批評,美國加州收取的登記費是州長年薪的二%,但台北市長保證金(兩百萬元)卻是市長年薪的九○%,不僅制度僵硬,金額也高得離譜。范雲說,法、德、義等國並沒有保證金制度,除保證金外,應有更恰當的選擇。

中選會官員回應說,保證金制度依大法官釋字四六八號解釋仍屬合憲,但制度應隨著社會變遷與政治發展適時檢討,才能保障人民參政權。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