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日武觀點:台灣─邁向民主或法西斯?

2019-09-09 06:30

? 人氣

作者指出,我對深受去中洗腦卻自以為跳脫藍綠的太陽花世代毫無信心,綠營媒體和鐵票更是無可撼動。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我對深受去中洗腦卻自以為跳脫藍綠的太陽花世代毫無信心,綠營媒體和鐵票更是無可撼動。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蔡親傑攝)

美國總統川普瘋狂的掀起種族與貿易戰爭,證實了即使是個相當成熟的民主社會,也可能因為執政者的立場與抉擇而將整個社會帶入災難。這點對於只有幾十年民主經驗的台灣尤其重要,因為各種民主配套機制尚不完備,而過去幾年的施政卻冒出反民主的法西斯傾向!

偏離民主政治的常軌

先說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太陽花事件後的民調顯示,多數民眾認為學生是為了保護台灣,不應該追究其佔領及破壞官署的罪責,其後行政院長林全上任後立即以「屬於政治事件而非法律事件」為由撤銷告訴,與論基本上風平浪靜。最後結果大家也很清楚:許多太陽花成員加入民進黨成為綠營生力軍,部分領導者則成立時代力量政黨而成為俗稱的小綠!

有法治未必有民主,但沒有法治則必定沒有民主,但多數民眾顯然不支持這個常識,林全更是違反這個常識而做出「政治高於法律」的宣示,告訴民眾執政者可以基於政治考量而「選擇性執法」。甚至,我在部分政論節目中還看到,有些著名的資深媒體人運用「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名言,來說明選擇性執法的必要性與正當性。

在追逐自利這個人性本能之下,讓執政者可以基於政治考量而「選擇性執法」,等於是大開方便之門,讓執政者有權採取寬以律己且嚴以責人的「兩套標準」,一方面設法維護「自己人」使之免受法律制裁,另一方面則針對「敵人」採納最嚴苛的標準來執法…後者其實是就所謂的「白色恐怖」。絕大部分對執政者的威脅都可以在這種機制下消弭於無形。以近期範例而言,總統專機私菸案的草草了事不就是維護自己人,而針對管中閔的窮追猛打不就是用最嚴苛的標準來對付敵人!

太陽花事件讓我預見綠營的全面勝選,但我沒有預料到後續的變化:民進黨居然會在擁有全面執政優勢之下,懶得逐一清查國民黨黨產的違法缺失,直接立法成立一個完全由民進黨指揮的「東廠」來進行清算。這項行動直擊國民黨的要害,形式上完全合法,但實質上只是流氓打群架…比誰的人馬多。用一個舉世未有,獨存於台灣的名詞來說,就是所謂的「多數暴力」…只有「服從多數」而沒有「尊重少數」,甚至「恃強凌弱、傷害少數」的反民主行為。

20140319-JW104-反服貿學生2-立院主席台-(吳逸驊攝)318太陽花學運
圖為318太陽花學運時,學生佔領立法院。

民進黨在弱小時經常指責國民黨的多數暴力,但蔡英文執政後的民進黨不但東施效顰,更變本加厲的跳脫施政方向之爭,直接將多數暴力加諸國民黨黨部及百萬黨員。我不知道也懶得去了解大法官會議如何詮釋憲法對人民財產的保障,但我相信正常人的邏輯判斷…可以另立專法來剝奪國民黨的財產,就當然可以另立專法來剝奪其他反對者的財產,這種「選擇性立法」其實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白色恐怖,其目的也是藉由打壓反對者來確保政權,只不過更為直接有效…不必透過冗長的司法途徑。

年金改革是另一個例子。即使瘋狂如川普,也只敢揮刀砍向非法移民,不會去打擊合法居留的有色人種,但年金改革卻捨棄另覓財源、拉高提撥率等正統方式,直接砍向台灣約八分之一的家庭,剝奪他們原先理應享有的退休金。這同樣是多數暴力下的選擇性立法,也同樣涉及政府侵占人民財產,大法官會議這個國家機器當然也同樣不敢反對,而在這些家庭正是國民黨的傳統票倉之下,其目的當然是在懲罰國民黨的支持者...又是另一種形式的白色恐怖!

這些事件都顯而易見的偏離民主政治常軌,但民進黨卻以「改革成功」而沾沾自喜,顯示這個政黨或則對民主的認識還停留在「人民投票選皇帝」的階段,或則確信選民政治素養低落,搞不清楚依法行政和白色恐怖有何差別。

令人憂心的媒體亂象

民進黨的另一項選擇性立法是「中共代理人法」,目前已被該黨列為優先法案。不需要審視其條文,就可以推斷足以讓友中派的個人和團體(包括媒體)全部淪為危害國家安全的中共代理人,而在享有立法院多數席次之下,這個法案必定可以通過,並獲得大法官會議以曲解言論與新聞自由來為其辯護。

這又是多數暴力下的選擇性立法,只不過刀口轉而朝向言論與新聞自由。不難理解,在友中派言論與報導消失的同時,極少數的統派也逃不出相同的命運,所有的媒體報導和政治論述都獨尊辣台派,業已消失數十年的「一言堂盛世」將再度風光登場!這是比美蘇冷戰時期的麥肯錫主義更強大千百倍的新聞與言論自由箝制,也是法西斯政權必備的配套機制!

讓我意外的是,這項立法雖然引發若干爭議,但似乎並不強烈,主要攻防還是在立法院,理應最為關切的媒體和學界卻是聲浪有限。直到黑韓產業鏈出現之後我才恍然大悟…至少以有線新聞台而言,多數媒體已經站在辣台派的位置上,若非民進黨的同路人就是其盟友!

20190715-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15日舉辦「抗議重返戒嚴,廢除國安五法」記者會。(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國安五法已經成為有政治目的的選擇性立法。圖為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7月15日舉辦「抗議重返戒嚴,廢除國安五法」記者會。(簡必丞攝)

在民主社會中,媒體的天職是客觀公正的報導,並藉由與論來監督政府。媒體人也是凡人,具有政治立場無可非議,但多數媒體都拋棄客觀公正報導的天職,站在執政者身邊而且嚴格監督在野陣營,這就顯示台灣的媒體也偏離民主社會的正軌了...這點也顯示,在中共代理人法尚未完成立法的現在,台灣的新聞與言論自由其實已經消失大半了!

民主長城的最後防線

台灣無疑是採納代議式民主體制。那麼,在這種體制下,什麼樣的政權會主張執政者可以基於政治考慮而選擇性執法,可以用多數暴力下的選擇性立法來打擊在野黨及其支持者,可以制定專法以限制政治領域的言論自由,並且可以讓多數媒體成為其同路人或盟友?答案只有一個:法西斯政權。

多年來,民進黨經常嘲笑國民黨是法西斯政黨,但目前的民進黨卻正在逐步重現法西斯政權的風采。沒有慎思明辨的選民和充分的新聞與言論自由,其他民主配套機制都會被國家機器和個人利益所輕易碾碎,從民主倒退為法西斯…馬可仕王朝是台灣民眾最熟悉的法西斯政權之一,而普丁王朝則是當今世界最強大而穩固的法西斯政權。

明年的總統大選考驗著台灣民眾是否了解民主和法西斯的差別,同時也考驗著台灣社會是否會因為恐共而樂於接納法西斯政權。我對深受去中洗腦卻自以為跳脫藍綠的太陽花世代毫無信心,綠營媒體和鐵票更是無可撼動,唯一能期待的是真正中立的媒體與選民…你們才是台灣民主長城的最後防線!

*作者為企管博士,曾任企劃、記者、助理教授等職,現已退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