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振榮專文:改變未來,台灣不能等的三件事

2016-09-19 06:50

? 人氣

施振榮認為,解決台灣困境最要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突破民主政治的盲點。政黨為了選票,所提出的政策會偏向某一族群以爭取認同及支持,造成極端化。(美聯社)

施振榮認為,解決台灣困境最要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突破民主政治的盲點。政黨為了選票,所提出的政策會偏向某一族群以爭取認同及支持,造成極端化。(美聯社)

台灣沒有空轉的本錢,不進則退。尤其我身為跟著台灣經濟快速起飛而受惠的第一代科技業創業者,看到台灣目前的處境,心裡實在感到有說不出的急迫。

我認為,為了讓台灣開創更美好的未來,有三件事不能等。

首先,最要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突破民主政治的盲點。台灣目前發展所遇到的僵局,很多是與民主政治的盲點有關。民主政治造成的僵局,即使在美國也遇到同樣的情況。政黨為了選票,所提出的政策會偏向某一族群以爭取認同及支持,這是一種盲點,長此以往會造成極端主義。

實際上,民主政治的系統是對的,也是一個好的系統。但領導人如果為了執政,只以贏得短期選票來思考,民主政治的未來就無解。

翻轉思維,突破民主政治的盲點

身為領導人,為了國家社會的未來,就要翻轉思維,尋求突破,避免陷入民主政治的盲點。領導人做決策不能只以政黨或個人的利益為利益,而要以所有利害相關者的最大利益為利益,否則無解。

我常舉例,就像立法委員在國會殿堂,雖然要反映選區選民的意見或背後所代表的團體的利益,但在做決策或表決時,更重要的是要以國家社會未來整體發展的利益來做最終的決策。只有追求國家社會整體的最大利益,身處其中的個人或團體,也才會得到最大的利益。

但要突破民主政治盲點的關鍵,在於選民的民主素養要成熟,這需要時間來培養。

舉例來說,瑞士曾經分別舉辦過要給全體公民無條件的基本收入,或是減少工時這類的公投,結果卻都過不了,因為選民清楚知道這會影響國家的整體競爭力,因此選擇不予支持。如果在民主不成熟的國家,這樣的公投一定會過。

台灣要打破政治僵局,就要透過社會教育改變大家的觀念。這需要方法,也要時間,才能慢慢影響社會的多數人認同新的價值觀與新思維,也才有機會突破民主政治的盲點。

積極創造價值,讓年輕人有未來

至於不能等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要積極創造價值,排除會妨礙共創價值的思維。

例如保護主義不是共創價值的思維,一旦築起保護主義的高牆,不僅沒法創造價值,利益也會更不平衡;而且一旦要實施保護主義,政府勢必就得拿出資源來補貼被保護的產業項目,這將是個無底洞,在社會資源有限下,長期恐將難以為繼。又如面對兩岸問題,如果因為害怕競爭而採取鎖國政策,這也解決不了問題。

第三件不能等的事,就是要給年輕朋友未來的希望。

現在的年輕世代普遍對未來沒有希望,面對低薪、高房價、貧富差距等等問題,感到無力,似乎即使未來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改變現況。要化解這個問題,關鍵在於很多政府的政策要讓年輕人覺得未來有希望、有感。

要解決以上這三件台灣未來不能等的事,我認為是領導人的責任。為了台灣未來長遠的發展,需要長時間投入、改變思維,累積新的能力。特別是政府目前提出要讓台灣成為「亞洲矽谷」的定位,各級領導人就要提供舞台給年輕朋友,如此才能讓年輕朋友在歷練中學習成長,也才能一代比一代強。

年輕世代要有打破僵局的志氣

以前台灣的社會,主力在中產階級,雖然經濟上僅稱得上小康,但大家日子也都過得去,對未來還是有所期待。

到了現在,社會上的貧富懸殊擴大,讓人感到中產階級正在快速消失中;加上富二代的炫富現象,媒體上充斥富二代不用工作就能開名車、住豪宅,動輒一個名牌包或一場生日派對的花費,可能就是年輕人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的薪水,更讓年輕世代對未來感到沒有希望。

要打破台灣當前的僵局,當然各個領域的領導人責無旁貸。不過年輕世代的朋友也能從自己做起,帶來一些改變。

年輕朋友最重要的,就是要具備創造價值的基本能力,包括:要具備基本知識;具有分析事情利弊的判斷能力;能夠以系統觀看待事情,不被片面的資訊影響。

此外,對於我們所看到台灣當前的種種社會現象,年輕朋友也要以系統觀的創新力、跨領域的整合力、問題根源的探索力,來觀察及解決問題。不過,這需要時間來歷練。

人生沒有考古題可以參考,社會未來發生的事雖然與過去會有類似之處,但變數已不同,因此我也鼓勵年輕朋友要不斷學習,要有「使自己變得更有用」的企圖心來面對問題。

對於社會上的種種現象與問題,有問題是常態,我們不以為怪,而且與其只談問題,不如尋求解決問題之道。而要解決問題,就要先找到問題的根源所在。

「因」往往錯綜複雜。一般的因是時間所累積而成,另外就是「共構」〈大家共同造成〉的「因」。

因此要解決問題,第一步先要有時間的觀念,一步一步來化解問題;然後,下一步就是「解構」,建立新的機制來解構原本的共業結構。且面對錯綜複雜的結構,要解決問題就要先凝聚共識,針對什麼是解決問題重要且關鍵的因,在形成共識後,進一步建立新的價值觀與新機制來面對未來。

解決問題的關鍵在訴求隱性價值

而且我還要告訴年輕朋友另一個解決問題的觀念,也就是重視隱性價值。大家都習慣以「顯性因素」〈有形、直接、現在〉的角度來處理事情,但我認為,解決之道其實是在「隱性因素」,應該要用無形的、間接的、未來的希望等方式,來解決問題。

因為如果從顯性因素的角度切入解決問題,往往更容易突顯利益上的不平衡,馬上會引起反彈,形成阻力。但如果用隱性因素的角度切入,說服大家犧牲現在的一點好處,來換取未來更多的好處,用無形、間接及未來的價值來取代或交換現在既得的利益,則較容易化解阻力,較能說服對方建立起共識。

這也是我們在解決利益衝突時,最有利的一個新思維,就是要從六面向的價值來看。只看顯性利益,往往難以達到平衡,但若能夠犧牲一些短期的顯性利益,在不滿意卻還可接受之下,為了創造無形、間接、未來更大的隱性價值而攜手合作,最終對大家都最有利。

以世界為舞台,年輕世代應追求「新台灣夢」

比起以前,台灣現在的機會變多了,對年輕世代來說,舞台並不僅局限在台灣,不僅亞洲,全世界都可以是未來表現的舞台。有能力的年輕朋友應該找舞台,把舞台做大,也讓台灣的國力延伸出去。

以前,由於美國不論在生活條件、教育、科技等等方面都較領先,可以創造價值的空間及誘因都很大,因此台灣的年輕朋友會追求「美國夢」,畢業後就到美國留學,甚至留在美國工作;但現在時機已經成熟,我想台灣的年輕世代,應該追求的是「華人的龍夢」。

所謂「華人的龍夢」,就是我期待在三、五十年之後,以台灣經驗所醞釀出來的優質生活模式能成為華人,甚至世界的典範,讓台灣能為全人類做出更大的貢獻,這就是年輕世代應該要追求的「新台灣夢」!

*本文選自天下雜誌出版《台灣大未來 世代突圍的31個關鍵思維》一書,作者施振榮為宏碁集團創辦人,素有台灣科技創業教父頭銜,也是台灣第一波科技創業家。他打造的全球品牌「Acer」。曾獲美國《時代》雜誌選為「亞洲英雄」,並在天下雜誌「標竿企業競爭力評估調查」中,獲國內企業家推崇為僅次於台塑的王永慶,最受佩服的企業家。

台灣大未來:世代突圍的31個關鍵思維
《台灣大未來 世代突圍的31個關鍵思維》作者施振榮為宏碁集團創辦人。(天下雜誌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