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時代力量就此分崩離析?

2019-08-14 05:30

? 人氣

立委洪慈庸1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顏麟宇攝)

立委洪慈庸1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顏麟宇攝)

8月13日,在立委林昶佐退黨、高潞‧以用被除名之後,另一立委洪慈庸宣佈退出時代力量,在尚未遞補的情況下,時代力量只剩2席立委,連黨團都保不住。即使鄭秀玲能夠遞補,在鄭宣示不參與黨務、不參與輔選的情況下,希冀時力黨團能發揮戰鬥力無異於癡人說夢,在主和派林昶佐、洪慈庸離開之後,同樣主和的台北市議員黃郁芬、高雄市議員黃捷等人會否跟進,是下一個階段的觀察重點。

時代力量路線之爭早就埋下

《上報》稱,時代力量內部主和的立委林昶佐、洪慈庸,從2018年初就開始提出路線討論,要求就與民進黨關係問題盡速定調。以6月中旬的決策委員會討論為例,洪慈庸主張研擬與其他政黨合作期程,並表態支持2020人選,力挺蔡英文的態度很明顯。另一立委徐永明則要求自提正副領導人,雙方意見針鋒相對,討論並無結果。

(當時的)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並不具備決斷力,在雙方發生爭執時無法做出判斷,該黨的路線之爭不僅長期存在而且愈演愈烈。邱顯智只知道網羅法律界人士制定黨內制度,卻沒有政治謀略,更缺乏經驗,在長期的矛盾衝突中無所作為。

8月1日,林昶佐宣佈退黨,並在宣示中講明,希望該黨支持蔡英文,但決策委員會無法做出決議,因而不願再等,決定退出。4日,高雄市議員黃捷也因黨主席缺乏領導力炮轟邱顯智,要他下台。12日,邱顯智辭去黨主席,但在次(13)日被慰留。同(13)日,原本宣佈「暫留黨內」的立委洪慈庸也因決策委員會無法決議而離開,時代力量的多米諾骨牌愈演愈烈。

柯文哲對「林昶佐退黨」一事如此評價:時代力量的問題在於政策搖擺不定,有各種想法,「大綠小綠」關係要怎麼做?林昶佐說時代力量黨內路線鬼打牆,就是他的心聲。綠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也分析稱,時代力量為了同時討好兩群支持者,長期回避路線問題,幾乎是玩兩面手法,才會造成今日局面。由此看來,路線之爭,似乎是時代力量的禍根。

20190801-立委林昶佐1日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顏麟宇攝)
立委林昶佐在半個月前就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時代力量。(顏麟宇攝)

前後任不分區也是一團糟

綠黨爆出了時代力量不分區高潞‧以用涉嫌以職權獲得經濟部補助400萬元新台幣的醜聞。7月31日,時代力量發言人李兆立表述紀律委員會的審查過程,高潞·以用先是以「紀律委員會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為理由,要求紀律委員全數回避,未果後拒絕回答任何問題,而遭停權處理,並將報送黨代會開除黨籍,也就會喪失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的身份。

時代力量的不分區名單僅有6人,又因為被開除黨籍的高潞‧以用是女性必須遞補女性,而名單上其他女性黨員曾表示退黨,是否還有黨籍存疑。時代力量確認沒交黨費的鄭秀玲可以通過補交的方式獲得黨籍之後,看起來這個問題似乎解決了。有趣的是,在高潞‧以用尚未被除名時,鄭秀玲就表態願意繼任立委。在高潞‧以用確定被除名後,鄭秀玲又表態不輔選、不參與黨務。作為一個不分區,不參與黨務、不輔選,還要她做什麼?鄭秀玲這副撂挑子的樣子,讓本就陷入路線之爭、立委四散奔逃的時代力量更加困窘。

高潞‧以用在被除名前召開記者會以解編辦公室、哽咽感謝時代力量的方式來換取不被開除黨籍但失敗了,在除名後又表示尋求從黨內救濟和法院救濟兩條路保留黨籍和立委身份。這也是有趣,在紀律委員會審查時不作辯護,在要被除名之前才哭哭啼啼,這樣的水準也能當立委?更早前,高潞‧以用投書《風傳媒》,建議蔡英文辭職,陳建仁繼任後任命蔡為行政院長,此種異想天開,不顧行政倫理、法律規定和政治現實的「建議」,也令外界咋舌:什麼樣水準的人都能當立委了嗎?

很明顯,時代力量的內亂還要持續較長一段時間。如此,沒有黨主席的時代力量陷入不分區和區域立委「兩頭燒」的困境。

20190808-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8日將國會辦公室即刻解編,並針對近期輿論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被時代力量除名的高潞·以用一周前將國會辦公室解編。(顏麟宇攝)

主和派出走,時力要麼更強硬要麼就此滅亡

在林昶佐退出時代力量後,其黨團只剩下3人,這是立法院黨團運作的最低人數。原本外界預期,客觀上達成了「黃國昌、徐永明、洪慈庸誰都走不了」的效果,洪慈庸無法加入民進黨或離開本黨、黃國昌也不可能如外界瘋傳那樣加入台灣民眾黨。

然而洪慈庸還是退黨了,不過也不奇怪,人家在林昶佐退黨之後就已經表明只是「暫留黨內」,早有伏筆,也怪(尚未回鍋的)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失察。從無法裁決路線之爭、無法預見到立委退黨、無法挽留暗示要退黨的立委三件事來看,邱顯智顯然不適任黨主席——只是時代力量內部也沒有更好的人選,只好上演「小孩開大車」的戲碼。

在主和派出走之後,領導層以主戰派聲量最大,但主戰派如果過於強勢,則會導致連署挺英的縣市議員出走,在(尚未回鍋的)黨主席不堪大用的情況下,徐永明、黃國昌的立場將會決定時代力量的命運。

民進黨在背後捅刀子?

林昶佐、洪慈庸兩人的選區都是藍大於綠,對手或潛在對手的實力很強,因而不希望黃國昌追打「私煙案」,害怕得罪民進黨支持者。而黃國昌更看重所謂路線,他說,如果時代力量要做「小綠」,他會義無反顧地離開。

因而,原本揭露「私煙」弊案的立委黃國昌本應被同黨籍人士肯定,卻因為不願表態支持蔡英文又對蔡英文身邊人違法犯罪窮追不捨而飽受質疑,這顯然說明空有目標沒有路線的時代力量缺乏作為單獨一黨的條件,黨內圍繞路線分歧已經是劍拔弩張——是做「小綠(民進黨側翼)」還是「小白(永遠監督執政黨的在野黨)」,沒有統一意見。一方主張當民進黨側翼,另一方反對,黨主席又缺乏領導力和決斷力,時代力量的分崩離析似是必然。

*作者為中國大陸及新加坡媒體涉台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