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氣候變遷成為心理危機》親歷全球暖化危害 格陵蘭島民產生「生態悲痛」情緒

2019-08-13 19:00

? 人氣

今年7月起,格陵蘭融冰量與總降雪量總共減少超過2500億噸。(AP)

今年7月起,格陵蘭融冰量與總降雪量總共減少超過2500億噸。(AP)

隨著氣候快速變遷,除了憂心節節攀升的氣溫外,自然的反撲也迫使人類建立新的生活型態。近日科學家著手全球首例「氣候危機對人類影響」調查,對全球最大島嶼格陵蘭的646位居民,展開為期半年的訪問,調查結果發現超過超過9成受訪者承認氣候危機正在發生,其中4分之3的人,更親身經歷全球暖化對日常生活帶來的影響。專家指出,氣候危機正為北極地區居民帶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焦慮,使他們產生「生態悲痛」的心理狀態。

全球首例「氣候變遷對人們心理影響」調查

這項調查格陵蘭(Greenland)居民對環境變化,以及格陵蘭未來看法的「格陵蘭觀點調查」(The Greenlandic Perspectives Survey),是由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社會數據科學中心(Center for Social Data Science)與格陵蘭大學(University of Greenland)多方合作,來自美國、瑞典及丹麥的研究人員,於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對格陵蘭島上646名居民(約為近2%人口)進行抽樣調查,橫跨區域幾乎是法國面積的3倍,若要在英國進行同等規模的研究,其樣本比例將涉及近1百萬人。

格陵蘭位於北極圈內,是全球最大島嶼,有超過80%土地被冰雪覆蓋。根據調查顯示,92%的島民認為氣候變遷正在發生,大約4分之3(76%)的人,則表示他們親身經歷過氣候變化,例如感受到明顯的升溫,或是憂心愈來愈薄的危險海冰,甚至受到縮短的冬季影響,因經濟原因被迫將雪橇犬安樂死。

傳統生活型態改變 酗酒、自殺問題浮現

報告指出,釣魚和狩獵是格陵蘭島長期以來的生活方式,全島經濟收入約有3分之1來自漁業及漁業相關貿易。此外,格陵蘭島有超過76%家庭的部分飲食,是來自他們捕獵,捕魚或摘採的野生動植物。然而。有79%的居民認為,近年來在當地的海冰穿梭變得更加危險,象徵氣候變遷正對格陵蘭社會、生態和經濟系統,帶來前所未見的挑戰,迫使島民在全球暖化與傳統生活方式中尋找平衡。

《衛報》(The Guardian)指出,格陵蘭島的居民,分散在當地狹窄沿海地帶的17個小城鎮,及大約60個村莊內,不易抵達的地理位置,讓該島居民時常被科學調查所忽略。然而,格陵蘭正面臨著許多嚴重社會問題,例如酗酒及不成比例的高自殺率。

本次調查的主要作者麥諾(Kelton Minor)表示,這項研究終於提供一個管道,讓格陵蘭最偏遠、外人難以進入的社區,就氣候危機發聲。

受到全球暖化影響,位處北極圈的格陵蘭首當其衝。(AP)
受到全球暖化影響,位處北極圈的格陵蘭首當其衝。(AP)

在乎科學監測,卻忽略居民第一手感受

麥諾表示:「北極位處全球暖化,對社會和經濟體系造成不平等影響的最前線,當各國努力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度內時,許多北極地區及格陵蘭的居民在不到一生的時間內,就已身處在遠超1.5度的溫度變化中。」

麥諾進一步指出,「這當中存在矛盾:當衛星及感應系統每日監測格陵蘭的冰層表面、緊追冰山及掃描海冰時,卻鮮少有人關注格陵蘭居民,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周遭變化。」

根據報告數據,大多數的島民都相信氣候危機將會傷害當地人民、雪橇犬、植物及動物,也打破先前當地居民相信氣候變遷對北極有益的傳言,且點出北極地區住民因氣候變遷而逐漸加劇的心理健康危機。

愈來愈薄的冰層讓行走在上變得危險,全球暖化迫使島民改變傳統生活型態。(AP)
愈來愈薄的冰層讓行走在上變得危險,全球暖化迫使島民改變傳統生活型態。(AP)

麥諾說,居民除了憂心近年變薄的海冰讓雪橇通過變得更加危險,對當地社會、生態、經濟等層面產生影響外,「更重要的是,我們發現當居民想到氣候變化,近期海冰變化以及冰川變化時,更容易感到悲觀而非樂觀。」

根據美國國家冰雪數據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格陵蘭從7月起,融冰量與總降雪量總共減少超過2500億噸,顯示出北極地區正經歷創紀錄的溫度升幅。

氣候變遷造成心理危機,將成為全球重大問題

根據加拿大環境醫師聯盟(Canadian Association of Physicians for the Environment)的負責人霍華(Courtney Howard)表示,格陵蘭島的最新調查結果,對生活在北極圈內因紐特(Inuit)族群,是一項危險信號,她指出氣候變遷與居民心理狀態的交互影響,將成為未來全球最重大的問題之一。

霍華坦言:「溫度的變化在極地區域會被放大,毫無疑問,北極圈居民現在正表現出焦慮的症狀,甚至因氣候變遷的影響,而表現出『生態悲痛』,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霍華表示:「我們正在挑戰醫學界對世界的認知,無論從醫學或心理學角度,大學教育及學校教育都未考慮到氣候變遷對人們的影響。我們並未訓練新一代醫學專家,幫助人們面對快速變遷的地球,我們的動作太慢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