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脫歐─是民族主義和極右政治的勝利﹐不是人民的勝利

2016-06-27 07:00

? 人氣

英國脫歐公投,脫歐派勝利。(美聯社)

英國脫歐公投,脫歐派勝利。(美聯社)

許多人的惡夢今天成真了。凌晨四點,英國獨立黨黨主席法拉傑出現在電視螢幕上,趾高氣揚地宣佈「今天是英國的獨立日!」他得意的都笑不攏嘴了。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我們確定,脫歐陣營已贏得勝利。半數以上的英國選民選擇了以保守黨脫歐派和英國獨立黨為主導的「爭回我們的國家」的公投選擇。從未踏入國會的法拉傑,以他的反歐,反移民的民粹政治,成為英國最有影響力的政客。

這個結果當然是過去數月以來大家預測的可能性。但民調結果的不斷轉變,似乎一直給人一種危機的緩沖感﹕很多人都感覺,在最後投票的那一關,民眾還是會選擇留歐,選擇他們熟悉的現狀。因此法拉傑的宣佈勝利,對很多人衝擊很大。英國人民真的選擇跟隨這位仇外,反移民,反穆斯林的種族主義政客了嗎?

其實,在過去數月以來,歐盟公投的激戰已形塑了一個直接結果﹕民族主義抬頭,和極右勢力種族主義的日益囂張。這是由於整個選戰是由右派主導,從新自由主義者到新法西斯主義者,右派掌控的選戰論述完全集中在移民議題上,有系統地將人們對現狀的不滿,轉化為反移民和排外情緒。公投中的脫歐選民,多集中在工業沒落的北方地區,他們多為中年藍領階級和老年的保守黨和英國獨立黨選民。他們的挑戰對象應是造成他們經濟困頓的保守黨緊縮政策,而非外來者。

脫歐陣營勝利的另一原因,是英國左派的分歧和力量的微弱。一方面,以柯賓為領導的工黨,僅僅防衛性地,被動地支持移民權益,未能採取主動,提供有力的支持移民的論述。同時,左派之中支持脫歐的,他們的聲音一直被主流媒體邊緣化,以致脫歐左派基於反自由主義的論述完全未能被社會聽到。再來,左派本身力量太小,沒有資源去影響大眾的思想。右派的主導(脫歐和留歐的兩個陣營都是),致使民族主義空前地激烈化,極右思想得到(自一九七零年代後)前所未有的發聲空間。

在這背景下,工黨國會議員Jo Cox于六月十六日在她西約克夏的家鄉被謀殺。而這並不僅是公眾政治人物遭謀殺的事件。這是極右勢力向任何代表多元文化者的宣戰,是他們對任何爭取民族平等者的最終攻擊。而引發謀殺事件的導火線,是最近歐盟公投選戰之中的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論述。

Jo Cox的兇手是一名五十二歲的極右份子Tommy Mair,常年來受到新法西斯思想的影響,曾參與美國極右組織「國家聯盟」(National Alliance)在英國舉辦的活動,並長期購閱該組織的出版物。在他謀殺Jo Cox之時,他喊着「英國第一!」

謀殺國會議員Jo Cox的Tommy Mair (www.splcenter.org /白曉紅提供)
謀殺國會議員Jo Cox的Tommy Mair (www.splcenter.org /白曉紅提供)

在法庭上,當法官問他全名之時,他面無表情地回答﹕「處死叛徒!為英國爭取自由!」聽到這句話,真是讓我毛骨悚然,全身發冷。他指的「叛徒」,就是致力推動英國接收敘利亞難民,崇尚多元文化社會的Jo Cox。這讓我想起了幾年前挪威的法西斯份子Anders Breivik,他屠殺了七十七名左翼挪威青年,在他眼裡,這些人是國家「叛徒」,因為他們歡迎移民,歡迎多元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