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少數中的少數」面對香港政府歧視,勇敢替外籍勞工發聲的菲律賓男傭

2019-05-14 13:44

? 人氣

在香港的外籍幫傭中,男傭佔不足百分之二。(BBC中文網)

在香港的外籍幫傭中,男傭佔不足百分之二。(BBC中文網)

「姐妹們!投給他!」 菲律賓中期選舉海外投票站外,聚集近百名菲律賓女傭,為各政黨候選人聲嘶力竭呼口號,拉票助選。人群中,有一名背著側背包、戴著帽子和粗框眼鏡,留著鬍渣的男性,特別顯眼。他是今年46歲的埃曼·維拉努瓦(Eman Villanueva),一位來自菲律賓的男傭。

在香港的外籍幫傭中,男傭佔不足百分之二。 他們要承受來自政府的不信任,僱主的不講信用和公眾的偏見,同時也面臨外籍幫傭的的問題,包括他所稱的香港政府的歧視和其本國政府的無視。

少數中的少數

埃曼在香港工作已有28年,人生大半輩子都在香港渡過。他回憶,為了讓在中東沙烏地阿拉伯工作的母親回到家鄉照顧他另外兩個姐妹,毅然決然放棄升學,高中一畢業就到香港從事幫傭工作。

埃曼1991年抵達香港,開始了他的男傭人生。從那天起,掃地、拖地、鋪床、洗衣等沉重家務,成了他的日常。他對BBC中文表示,雖然小時候會幫忙做家事,但大量且沉重的家務仍讓當時的他非常吃不消。他解釋:「僱主家有大窗戶,我必須要每天擦,還要洗三輛車。」

Filipino

埃曼·維拉努瓦(Eman Villanueva)。香港的外籍幫傭中男性不足百分之二,是少數中的少數。

他的僱主有三個小孩,除了家務,他還需要身兼「保母」工作,帶他們去參加課外活動,游泳、冰上曲棍球等。

埃曼的父親在他十歲時就過世,因此埃曼從小和阿姨、母親和姐姐、妹妹一起生活,因此他非常習慣在以女性為主要群體的空間生活。雖說如此,埃曼抵達香港後,看到大量的菲籍女傭,仍讓當年才18歲的他大吃一驚。根據香港政治府當時的統計,1992年香港的外籍幫傭約有十萬人。

香港人口約740萬,港府統計,2017年近37萬名來自菲律賓、印尼、泰國等國的外籍家庭傭工(家傭)中,只有5614人是男性,佔不到1.5%。埃曼笑說:「我是少數中的少數。」

作為少數族群中的少數,他表示,初到香港時,的確交不到朋友,放假時,都和在香港工作的菲律賓親戚度過。他說:「生活上男性朋友的確比較少,必須要特別找才能找到。」

在香港從事請男傭工作並不容易,根據香港某中介公司網站的介紹,香港入境事務處從90年代開始,對申辦男性外籍家務助理的審批條件及程序日益嚴格。原因指是擔心引入大量男性外籍家傭容易造成社會治安問題,又或被僱主用來從事非家傭性質的工作,成為「非法勞工」。

但埃曼認為,僱主對家傭的刻板印象才是導致男性家傭成少數的關鍵。他說,就是因為這個社會的刻板印象,像是大家認為做家事、照顧小孩和長輩是女性的工作。他說:「女性可以,男性也能做。若人們覺得家務只有都是女性在做,這是對女性能力的鄙視或輕視。」

同時他認為有些香港有錢人家有花園,僱主可能認為男人才可以完成園藝工作,他認為這也是歧視。

「我們就是勞動力」

香港政府規定,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人,有資格成為永久性居民,但《入境條例》規定合約工人無論在香港工作幾年,工作期間都不能算是「通常居住」。根據規定,外傭早在辦理傭工簽證時便要作出「無意不返回原居地」及「合約完結後離開香港」的承諾。等於是將屬於合約工人的家傭,拒於永久性居民資格之外。

過去曾有在香港居住並工作近27年的菲律賓女傭,申請永久居留,但2013年遭到香港最高法院駁回。當時一度掀起外勞移民權利的法律爭辯。

當談及對家傭的歧視,埃曼眉頭深鎖,表情嚴肅起來「家傭價值完全被低估了」。他指出,很多香港官員或政治人物認為家傭是個不需技術、不用頭腦的工作。

FILIPINO

埃曼為受虐外籍幫傭發聲,也代表勞工團體向外發言。

埃曼表示,其實家傭必須聰明地分配時間,且身兼多重角色,既是保母、廚師,也是清潔工。他強調:「這是個很艱難的職業,根本沒有香港人想做。」

每天的家務工作,使埃曼對於家傭價值被社會低估的體會越來越深,這也促使他決定要捍衛菲律賓海外勞工的權利。在當了兩年的男傭後,埃曼增加了另個身份,外傭團體「亞洲移居人士聯盟」(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的組織代表。

當BBC中文首次與埃曼見面時,埃曼在菲律賓中期選舉香港投票站外,忙著指揮隊伍,有時則會帶領其他菲籍女傭齊喊競選口號,途中電話更是接個不停。

1993年起,埃曼成為約3500人組成的組織領袖之一,整個組織中只有5名男人。埃曼更一度被提名為組織主席,但他婉拒,因為他認為女性應該會更了解女性。

不過站在第一線的埃曼,也讓他的名字常出現在媒體版面,為受虐外籍幫傭發聲,也代表勞工團體向外發言。他更曾組織帶領2000人走上香港街頭爭取勞權,他說:「香港政府2003年曾一度調低我們的薪水,因此我們才站出來抗議。」

Filipino

埃曼是外傭團體"亞洲移居人士聯盟"(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的組織代表。

香港政府2018年9月針對外傭最低工資調漲2.5%,由每月4,410元增加至4,520元。

話鋒一轉,埃曼也抨擊菲律賓政府的經濟政策。他向BBC中文抱怨,菲律賓的護士、老師都因為薪資太低,而被迫要出國從事低階的勞力工作,包括幫傭,和家人分離,他舉例,很多菲律賓的專業醫師,都到美國當護士,他說:「政府沒有提高薪資是最大問題。」

為自身國家的勞工、經濟問題發聲,埃曼自認是「使命」,但其實還有另個原因。埃曼和同在香港幫傭的菲籍妻子有個不到兩歲的孩子,提到女兒,埃曼再度恢復笑容,不再像談勞權般的激動。

Filipino

埃曼和同在香港做幫傭的菲籍妻子有個不到兩歲的女兒

他說:「我希望女兒不需要像我一樣,離開家鄉到海外工作27年。」他認為,香港不是很歡迎菲律賓人留下來,因為家庭幫傭不像「專業人士」待七年可以取得永久居民權。他說:「我們就是勞動力。」

埃曼說:「當有一天他們不需要我們的時候,等我們老了、病了,就會要我們回家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