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透支霸權的伊朗戰略,美國無法得償所願

2019-04-28 05:40

? 人氣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AP)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AP)

川普於4月8日正式宣佈伊朗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這是美國首次將他國軍隊列入國務院恐怖組織名單中;伊朗也不甘示弱,隨後反將美軍列為恐怖組織。從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到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川普已在中東立下不少「豐功偉業」;此次將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的舉措,乃是其「美以沙三國共抗伊朗」戰略的一環,川普意在加重打擊伊朗的力道,但以現下的國際情勢來說,恐怕不僅無法制衡伊朗,更會摧毀美國累積多年的外交遺產。

革命衛隊與伊朗內政

伊朗革命衛隊於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成立,獨立於正規軍外,據憲法所述,是為保護伊朗的革命成果,杜絕外國勢力干涉伊朗內政、破壞伊斯蘭體制所設。但從當年的政治現實來看,衛隊的成立主要有兩大目的,一是收編革命時的各路散兵游勇,二來正規軍當年被視為國王舊部,是潛在的反動份子大本營,隨時有可能政變,不受何梅尼信任,故有必要成立直屬自己的新軍事組織,以牽制正規軍的力量。長年下來,革命衛隊的規模漸趨龐大,分工也更趨精細。

就正式編制來說,革命衛隊大約有13萬名戰鬥人員,跟正規軍一樣分陸海空3軍,但多了戰略導彈與火箭軍的指揮權。另則轄有巴斯基組織(سازمان بسیج مستضعفین,波斯語義為受壓迫者動員組織)、聖城旅(سپاه قدس)等部隊。其中巴斯基為准軍事志願民兵,由民間志願者組成,約有9萬人,曾在兩伊戰爭中立下汗馬功勞;聖城旅則較接近情報與特種部隊,主導革命衛隊的海外活動,支持他國的非正規武裝部隊,包括提供軍火、金流、人員培訓等,曾介入黎巴嫩內戰、波士尼亞戰爭、敘利亞內戰、伊斯蘭國之戰等,可說是革命衛隊的核心菁英,已在2007年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

而革命衛隊除了武裝力量外,還是個龐大的商業帝國。例如其下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合作基金會(IRGC-CF)是伊朗排名前幾的社會住房承包商;戈爾博集團(GHORB)則是伊朗數一數二的建設集團,承攬修築油管、高速公路、水壩、天然氣開採等項目,而憑藉革命衛隊的武力背景,少有其他廠商敢與其競標工程。除此之外,革名衛隊也有自己的電信商、媒體(Sepah News),更參與眾多跨國走私活動,以杜拜、阿曼的哈薩蔔為基地,大量輸入各種合法商品與違禁品,內容從石油到化妝品都有,市值超過120億美元,但所有革命衛隊的經濟活動都被視為合法行為,故極少受到譴責或追究。

除經濟外,革命衛隊也在伊朗內政上扮演重要角色。伊朗曾有許多政治人物提倡推動革命衛隊的去政治化、軍事專業化,以削弱其干政程度,例如在2017年去世的伊朗前總統拉夫桑賈尼等,但總是功敗垂成。主要原因在於,革命衛隊已全面滲入伊朗社會,政、商、民、軍盤根錯節,一旦連根拔起,勢必動搖國本,此外也沒有政治人物敢賭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來冒險,故所有舉措到後來往往雷聲大雨點小,無疾而終。其實過去幾年內曾有過天賜良機,就是在2015年簽署的伊朗核協議(JCPOA),這也是革命衛隊強烈反對此協議的原因。

20190418-前伊朗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雅尼。(取自維基百科)
前伊朗總統阿克巴爾.哈什米.拉夫桑雅尼。(取自維基百科)

首先JCPOA簽署後,伴隨而來的就是對制裁的部分解禁,屆時將吸引外資前來投資伊朗,與革命衛隊的商業帝國競逐市場版圖;另外JCPOA被視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伊朗的善意,此舉將動搖革命衛隊在內的保守派建構多年的反美、反西方敘事,進而令其喪失活動舞臺。其實經濟層面的考慮,後來證明是革命衛隊多慮了。JCPOA簽署之後,外資並未如預期般大舉湧入伊朗,原因在於投資人對伊朗市場仍有些顧慮,且伊朗在多年經濟制裁與全球孤立下,早就發展出一套自給自足的經濟系統,革命衛隊的走私活動就是其中之一,故短期之內似乎沒有大量成長的機會。但政治層面的顧慮倒是夢靨成真。JCPOA簽署後魯哈尼等溫和派多了不少話語權,革命衛隊確實有所收斂。

然而短暫的韜光養晦,終因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而畫下句點。美國此舉視同羞辱伊朗,導致革命衛隊為首的反美敘事再起,更抨擊魯哈尼放任美國踐踏伊朗主權,從而重挫了溫和派的士氣。而美國此次將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的一員,勢必更會助長保守派的氣焰,並將伊朗局勢推向更不可挽回的境地。

美國壟斷恐怖主義話語

美國將伊朗革命衛隊定調為恐怖組織的舉動,從時機來看,主因為伊斯蘭國已逐漸潰散,美國不必再有所忌憚,能集中火力對付伊朗;若以政策結構來分析,可說是兩大戰略的合流,一是定義恐怖主義話語權的壟斷,二是針對伊朗的圍堵封殺。

美國對恐怖主義話語的壟斷早就行之有年,而國務院定義恐怖主義的傳統則源於1997年10月8日的國務院2612號公告,此份檔將諸多位於拉美、中東、亞洲的伊斯蘭極端組織、民族分裂組織與激進馬克思組織歸類為"外國恐怖組織(FTO)",包括哈瑪斯、泰米爾之虎、阿布沙亞夫等,有些組織稍後被移出了名單,例如日本的赤軍旅(JRA)、赤柬與智利的愛國陣線(FPMR)。

20190418-美國國務院2612號公告。(劉燕婷提供)
美國國務院2612號公告。(劉燕婷提供)

而美國國務院界定恐怖主義的標準有三:

一、必須是外國組織。

二、該組織有從事恐怖活動的行為或保留從事的意圖與能力。恐怖活動的定義則為「有計劃且具政治動機的暴力,並以無反抗能力的人為犯罪對象,企圖影響每一人」。
該組織的恐怖活動已威脅到美國的國民安全或國家安全。

三、一旦被列入名單內,與該組織有所接觸的成員在某些情況下將不得入境美國;任何人或國家都不得向該組織提供貨幣、金融證券、金融服務、住宿、培訓、專家建議、假檔、身分證明等,否則將觸犯美國法律;若有需要,美國也能對這些組織施以軍事打擊。此外還有其他外溢效果,即名單公佈後,形同鼓勵全世界服膺於美國的恐怖主義話語,共同制裁名單上的組織。

然而這些規定看似公允客觀,卻常淪為美國施展霸權的工具;懲處手段看似強硬,卻連美國自己都不怎麼遵守。例如美國在2002年將庫爾德工人党(PKK)列入國務院認定的恐怖組織名單內,卻在伊斯蘭國崛起後違反自己立下的禁令,暗中與PKK聯繫,不僅給予資助還提供人員培訓,好讓其能協助牽制伊斯蘭國,成為美國在中東的馬前卒;更不用說早年的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組織等,也全是美國培養出來牽制當地政府與蘇聯的打手,若非這些組織日後失控反美,想必至今仍是美國在中東的「親密盟友」。美國看似文明守法,實則將法規條文玩弄於股掌,以霸權話語來遮掩自己的雙重標準:武裝組織可利用時就是「被壓迫的自由戰士」,不願合作時就叫「恐怖組織」。

2014年6月23日,伊斯蘭國成員在伊拉克摩蘇爾遊行。(美聯社)
伊斯蘭國成員在伊拉克摩蘇爾遊行。(美聯社)

至於伊朗革命衛隊究竟算不算恐怖組織?細查歷史,其不僅培訓黎巴嫩真主党、哈馬斯,又製造多起域外暴力事件,更介入多處內戰,干涉他國內政,劣跡自是斑斑可考,但若與美國相比,那可真是遠遠不及。美國中情局(CIA)長年策畫暗殺、綁架與美不睦的國家元首,犯下多起海外爆炸案,更屢屢顛覆他國政權:1953年煽動伊朗政變推翻總理摩薩德、1954年策動瓜地馬拉政變推翻總統阿本斯、1973年暗助智利皮諾契特將軍推翻總統阿連德等,更在印尼、寮國、越南策劃多起暴動,在非洲組織了50多次政變,並策畫暗殺古巴領導人卡斯楚無數次。

此外美國違反國際法入侵阿富汗與伊拉克,造成中東平民死傷無數,川普在今年3月乾脆宣佈廢除無人機平民死傷數字報告,「避免敵人看到後對美國不利」,但實則是讓無人機有更大的轟炸權,不必如過往般顧忌誤殺平民的社會觀感;而美國在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中推翻了海珊政權,更直接導致後來的伊斯蘭國崛起,成為中東更大的亂源。故若伊朗革命衛隊的所作所為算得上恐怖活動,那美國便該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

川普的中東戰略

在某些伊朗人心中,革命衛隊是抵抗伊斯蘭國的反恐英雄;對過去的美國來說,也是不能明言的作戰盟友。伊斯蘭國的崛起就像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攪亂了中東的對抗格局,美國無法憑一己之力加以圍堵,只好"默許"過去敵對的武裝力量協助消耗,革命衛隊便是其中一支。

然而當伊斯蘭國土崩瓦解後,美伊又重回原本的相抗格局,只是川普與奧巴馬的方式不同,其選擇了聯合以色列、沙特共擊伊朗的策略,並力助沙特建立所謂中東小北約,如此一來,往後便能仰賴以沙出面擺平伊朗在內的中東問題,而不用美國親自介入。故現下其必須盡可能地削弱伊朗的力量,讓中東只剩以沙兩大親美強國,才不至於妨礙中東小北約的成立。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AP)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AP)

而宣佈某武裝部隊為恐怖組織的舉動,向來能起到兩種效果,一是打擊其金流,二是外交政策立場宣示。美國此次的如意算盤為,革命衛隊一旦被宣佈為恐怖組織,便將失去正當金融交易的管道,從而衝擊旗下產業,投資人也會更不敢與伊朗貿易。但美國似乎忽略了,從經濟上來看,伊朗被全球孤立這麼多年,早就發展出一套自力更生的經濟系統,包括走私、假公司、假銀行帳號等,意在衝破制裁封鎖線進入世界貿易體系,且成效頗佳。故美國此舉只能斷了革命衛隊與他國交易的正規管道,而難以打擊其從上到下一條龍的走私經濟結構。

若忽略經濟層面的徒勞無功,美國此舉還是起到了些宣傳效果,但恐怕是對自己的反宣傳居多。早在2007年,美國便將革命衛隊的精銳聖城旅列為恐怖組織,伊朗也早被列為「資助恐怖主義的國家」,故此次再加一個革命衛隊,對伊朗的國際形象而言,其實也無關痛癢。但對美國便不同了,其此番作為等於向全世界宣傳:美國對付伊朗的手段將日趨強烈。訊息一出,伊朗內政與歐洲各國各自起了不同的反應:首先伊朗國內的溫和派更加失勢,許多無意與美交惡的政治人物為求自保,也只能倒向強硬派一方,例如魯哈尼便公開譴責川普:「伊朗革命衛隊是伊朗人民的守護者」,並在電視直播中宣佈「若美國持續施壓,伊朗將生產用於鈾濃縮的IR8先進離心機」等,長此以往,伊朗核協議恐將淪為廢紙一張。屆時首當其衝的不是美國,而是參與其中的歐洲諸國,故歐洲國家面對川普此次作為,皆強調自己不會退出伊朗核協議,無奈情勢發展難以操之在己,若川普一意孤行,屆時恐不只迫使伊朗撕毀核協議,也將衝擊美歐關係。

川普上任以來在中東的諸多舉動,透露著極強的單邊思維,且高度依賴脆弱的美以沙三國同盟,不顧區域內其他國家的感受,並一再挑釁激怒伊朗。長此以往,恐將過度透支霸權,將美國過往的外交遺產摧毀殆盡;而伊朗曾遭美國顛覆政權,又爆發過人質危機,好不容易透過核協議與西方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互信,卻又被美國的恣意妄為漸次摧毀,加上利比亞等棄核國家的殷鑒在前,倘若美國態度依舊,那麼等於是逼迫伊朗重新武裝自己,重啟核武也不過是早晚的事,屆時美國面對的,將是更為棘手的中東亂局。

*作者為《中東研究通訊》主筆,習阿拉伯文與科普特文。本文由《中東研究通訊》公眾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