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民粹右翼崛起、左派政黨險勝:芬蘭大選結果或成歐洲議會風向球

芬蘭社會民主黨黨魁林奈(美聯社)

芬蘭社會民主黨黨魁林奈(美聯社)

「我們現在是芬蘭的第一大黨,這是1999年以來的第一次!」

芬蘭社會民主黨黨魁林奈

芬蘭國會大選14日登場,來自19個政黨的2500多個候選人競逐200個國會議席。左派的社會民主黨最後獲得17.7%的選票,成為芬蘭第一大黨。至於在政治光譜上隸屬民粹右翼、並且反對氣候變遷相關政策的芬蘭人黨,竟以17.5%的得票率穩坐芬蘭第二大黨。《紐約時報》說,芬蘭人黨不太可能湊齊過半盟友組閣、甚至也不太可能入閣,但美聯社認為,這場選舉可能預示了下個月歐洲議會的命運—疑歐派再度蠢蠢欲動。

赫爾辛基街頭的選舉旗幟飄揚,芬蘭大選結果也在15日底定:左派的社會民主黨以17.7%的得票率勝出。(美聯社)
赫爾辛基街頭的選舉旗幟飄揚,芬蘭大選結果也在15日底定:左派的社會民主黨以17.7%的得票率勝出。(美聯社)

「這是一場氣候變遷大選」

擁有550萬人口的芬蘭,國民只要年滿18歲就擁有投票權,行使民主的政治權利,這次約有450萬選民,投票率72%。由於芬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國土都在北極圈內,氣候變遷議題也成為本屆大選的主戰場。極地國家究竟應該如何應對全球暖化,在選前成為候選人激辯的議題,從選舉結果來看,選民的看法確實出現嚴重對立,全球暖化在芬蘭也成為一個兩極化的議題。

芬蘭選戰的其他重要議題

社會福利:

在人口老化之下,芬蘭社福支出日益沉重。因此由中間黨組成的聯合政權企圖進行健保與社福改革,卻在國會踢到鐵板,最後只能宣布總辭。總理席比拉(Juha Sipila)為了振興經濟高呼削減社會福利的做法,也不受輿論認同。 社民黨主席林奈則呼籲提高稅收、增加國家支出,拯救芬蘭的社福、健保與教育體制。

移民問題:

芬蘭的550萬人口當中僅6.6%是移民,因此移民問題在芬蘭不像其他國家那樣眼中。但芬蘭去年好幾起性侵案的嫌犯具有移民背景,芬蘭人黨趁機操作恐懼吸票,並且呼籲選民「投票支持基本的邊界管制」。但其他政黨並不認同這種做法,強調不可將所有移民一概而論。

主張採取健全氣候、社會與經濟政策的社會民主黨,固然攻佔40個議席,成為芬蘭國會最大黨。社民黨向來受到勞工階級支持,主打加稅救社福、全面檢討社福與醫療政策的競選主軸受到選民肯定。但主張公共政策不應為了所謂「對抗氣候變遷」犧牲的芬蘭人黨,卻也獲得39席,成為芬蘭國會的第二大黨。芬蘭人黨雖然對反移民著墨較少,但這個民粹右翼政黨的崛起,依舊讓人擔憂疑歐派似乎又活躍起來,甚至歐洲議會也會向右轉。

芬蘭大選的結果15日底定:左派的社會民主黨以17.7%的得票率勝出。(美聯社)
芬蘭大選的結果15日底定:左派的社會民主黨以17.7%的得票率勝出。(美聯社)

民粹右派抬頭,差點成為芬蘭第一大黨

民粹右派在芬蘭打開市場,從芬蘭人黨黨魁哈拉阿霍(Jussi Halla-aho)得票創下芬蘭政治史新高,就可以看出端倪。由於芬蘭人黨在選前民調從未被看好有如此表現,哈拉阿霍說,他也萬萬沒想到,芬蘭人黨會選的這麼好,任何一個候選人都沒想到。《紐約時報》說,這次共有8個政黨主打強力應對氣候變遷,但芬蘭人黨操作議題得當,該黨主張因應氣候變遷的種種對策都是菁英觀點,其實勞工階級受害甚深,果然得到選民熱情回應。

「我們需要更細膩的氣候政策,而不是把工業逐出芬蘭,趕到中國那樣的國家。」

芬蘭人黨黨魁哈拉阿霍

赫爾辛基一位27歲的室內設計師法蘭齊(Sofia Frantsi)就對美聯社表示:「對每個芬蘭人來說,這場選戰就是一場『氣候變遷大選』,每個人對這個議題的感覺大概都是有點悶。」被主流政黨念茲在茲的氣候變遷對策,讓許多非城市居民感覺犧牲太多。哈拉阿霍14日在投票站外還侃侃而談:「我們需要更細膩的氣候政策,而不是把工業逐出芬蘭,趕到中國那樣的國家。」

芬蘭左派政黨社會民主黨黨魁林奈14日投下神聖一票。(美聯社)
芬蘭左派政黨社會民主黨黨魁林奈14日投下神聖一票。(美聯社)

《紐約時報》分析,芬蘭人黨的反氣候變遷政策其實在歐洲並不孤單。去年以來大鬧巴黎等地的「黃背心」運動,最初正是由於反對調漲燃料稅,最後成為法國聲勢極旺的反政府示威;極右派的德國另類選擇黨,也對淨化空氣的相關政策一直不滿。面對芬蘭將在2029年全面停用燃煤發電,在芬蘭國會攻下可觀席次的芬蘭人黨,儼然成為反對現行氣候變遷政策的主要代表。

民粹主義的「芬蘭人黨」在這次的芬蘭大選中位居第二,獲得17.5%的支持率。圖為芬蘭人黨黨魁哈拉阿霍(Jussi Halla-aho)14日準備投票。(美聯社)
民粹主義的「芬蘭人黨」在這次的芬蘭大選中位居第二,獲得17.5%的支持率。圖為芬蘭人黨黨魁哈拉阿霍(Jussi Halla-aho)14日準備投票。(美聯社)

政治主流除魅,芬蘭政黨細碎化

雖說多黨組閣在芬蘭算是家常便飯,但沒有任何一黨得票超過20%,卻也是百年來芬蘭國會大選的第一次。眼看選後的合縱連橫正要粉墨登場,芬蘭國際事務研究所(Finn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計畫主持人阿托拉(Mika Aaltola)表示,不少選民這次顯然沒有把票投給主流政黨,而是轉給其他新勢力。但政治主流的弱化並非什麼新鮮事,而是整個歐洲的政治現象。

芬蘭人黨的表現固然讓人印象深刻,但支持氣候變遷政策的政黨似乎還是佔據多數:除了社會民主黨之外,包括拿下史上最多席次(20席)的綠黨,還有攻下16席的左翼聯盟—因此社會民主黨組閣的可能性頗高,不過所有政黨目前都還沒有針對聯合執政一事表態。可能成為閣揆的林奈曾經表示,所有政黨都是口袋名單,但他希望盡量聯合擁有相同價值的政黨執政。

組閣還要喬,新總理要煩惱英國脫歐

至於原先執政的中間黨,由於推動健保與社福改革失利,10年省下30億歐元的承諾落空,總理席比拉(Juha Sipila)3月8日提出總辭,並在這場選戰一口氣丟掉18個席次,最後僅保住31席,落居第四大黨。中間黨的執政友黨、中間偏右的民族聯合黨則添了一席,以38席成為芬蘭第三大黨。在性別分布方面,這次芬蘭共選出92位女性議員,比起上一屆的83席有所成長。有趣的是,芬蘭人黨的支持者8成都是男性。

無論如何,目前看起來最有總理架勢的當數社會民主黨的黨魁林奈。現年56歲的林奈曾任芬蘭財政部長,也曾擔任多個工會的領導人。在赫爾辛基大學擁有法律學位的林奈,如果順利成為芬蘭的新任總理,首要面對的課題恐怕不是氣候變遷,而是英國脫歐。因為芬蘭今年下半年是歐盟理事會的輪值主席國,到時候芬蘭新任總理將負責組織和主持歐盟理事會的所有會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