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世岳觀點:政治「金」童褪色?韓半島靜謐中的詭譎

2019-03-28 07:00

? 人氣

金正恩是否會錯過了做為國際舞台上政治金童的時機呢?(資料照,美聯社)

金正恩是否會錯過了做為國際舞台上政治金童的時機呢?(資料照,美聯社)

距離第二次美朝首腦河內會談迄今已近一個月,這場虎頭蛇尾,令世人抓不著邊際的峰會,實質不歡而散之後,相關各方竟還能各自保持「風度」,並未有太劇烈的報復措施,也使人詫異不已。其中最令人費解的是,如果美朝雙方皆無意於推進韓半島的和平進程,為何川普要在國內政治情勢不安時(包括通俄門事件延燒、邊牆風波導致聯邦政府關門、中美貿易戰僵持不下等)飛越整個太平洋,而金正恩也花了66個小時搭乘專列遠赴越南,進行這場眾所注目的會談?

歷經一個月的沉澱,以及越來越多訊息的揭露,或許此時我們能更客觀的看待韓半島情勢發展。我們以為,金正恩很可能錯過了做為國際舞台上政治金童的時機,東北亞的區域安全結構也將因此歷經暗潮洶湧的重組。

首先,如今看來大多數人對於2018年新加坡第一次川金會的「成果」確實過度樂觀。新加坡會談後四項共同聲明的主要內容,包括建立新型美朝關係、在韓半島建立長久穩定的和平機制、承諾努力實現韓半島的完全無核化,以及協助搜尋韓戰美軍遺骸等。但據了解,自從川金會談後,針對以上聲明的美朝雙方事務層級官員會談從未舉行過。新加坡會談前,平壤方面雖然一度邀請國際傳媒,參訪豐溪里核試場坑道的炸毀以取信於美國,但新加坡會談空洞的聲明,金正恩心中最掛念的「廢(凍)核換取援助」,也沒有等到川普正面的回應。這一次的河內會談,金正恩迫不急待提出,以廢除寧邊核設施換取解除部分禁運,意料外遭到川普冷峻的拒絕。新加坡會談的四點聲明,很可能自此成為「歷史文件」。

其次,小國戰略博弈終究有其侷限,不敵大國強權競爭。1980年代的北韓在遭逢經濟困頓時,意圖藉由「核冒險」以及戰爭邊緣策略,換取國際的開發援助,但實際上卻遭到國際社會的封鎖日漸邊陲化,終而成為東北亞和平秩序的「麻煩製造者」。整體而言,北韓核發展的歷程,其實是一段段資源錯置的歷史,如今北韓確實掌握了核武與導彈的相關技術,但民生的凋敝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2018年金正恩一度華麗轉身為「和平締造者」,對外放言要凍結核武與飛彈的開發,對內轉而專注於「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但基礎設施的缺乏,油電資源的短缺,甚至基本糧食保障的不足,在在讓平壤當局「有志難伸」。2018年美朝直接會談、兩韓互訪會談,以及多次面見中國習近平主席,金正恩意氣風發地周旋於數個大國之間,一時間成為炙手可熱的政治金童。

然而,隨著中美貿易戰不斷的擴大,美俄間為中程導彈爭議不止,「立場搖擺」的北韓戰略價值徒降。金正恩本以為可以和川普平起平坐,但國際實力差距的現實,北韓究竟要重回「搗蛋者」的角色,還是在新一輪的中美強權競爭中「選邊跟隨」,正考驗著金正恩的智慧。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世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