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學運專訪》那天陰錯陽差混入闖行政院的人潮…王翔如何從藝術走上街頭社運這條「單行道」?

2019-03-19 08:40

? 人氣

王翔是318學運議場內的藝術小組成員,當時學運領袖接受媒體採訪的記者會,背景的許多作品都出自他的雙手。(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提供)

王翔是318學運議場內的藝術小組成員,當時學運領袖接受媒體採訪的記者會,背景的許多作品都出自他的雙手。(臺灣青年民主協會提供)

「他們攻進去那天我不在現場,那時候在宿舍看到新聞,注意到這件事,但大家都不太有興趣,我們學校在陽明山上啊,我就跟室友說『欸,議場裡有烤雞,你要不要去吃?』把我室友騙下山載我下去。」

「那時候在立法院外面徘徊,都自己在附近晃。那時候在一個小巷子,突然一群人衝過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警察看到我就打,拿警棍打。那時候被警棍敲到肚子,你會很下意識地想反抗,想搶那個棍子,但越反抗警察越用力打⋯⋯已經不記得那邊是哪裡了,就在一個巷子,莫名被打到吐血,坐在路邊好久。那時候事情鬧得很大,所以就想進去(議場)看看,用藝術小組的名字混進去看看⋯⋯」

他是王翔,318學運議場內的藝術小組成員,當時學運領袖接受媒體採訪的記者會,背景的許多作品都出自他的雙手。323那天,他陰錯陽差混入闖入行政院的人潮中,遭到警察一陣暴打,那天晚上,他坐在路邊,休息後再起身,他的方向並不是醫院,而是往立法院走去。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學運後期,他轉至三號門擔任守門,輪班控管要進入議場內的物資。這一段瘋狂的經歷,在人生中並沒有隨著學運退場而同時退潮,他持續在街頭衝撞,加入黑島青,投身勞工運動抗爭,從國道收費員運動,到HYDIS工人抗議,都可以見到他的爬上拒馬蛇龍,對國家機器吶喊的身影。

那天晚上,從陽明山到立法院

王翔從高中時期就透過網路媒體、電視關注許多公共議題,他笑說自己那時是「初階的低度參與者」,自己這些社會議題有些共鳴,常常在臉書上發文、轉發,罵國民黨,但身邊的人都不太有興趣,或覺得這樣的關注太過激進。

「去參加318是蠻大的跳躍。他們攻進去那天我不在,那時候我在宿舍,我從新聞看到,在臉書上注意到這件事,但大家都不太有興趣。我學校在陽明山上啊,那時候沒有機車,我就跟室友說『欸,議場裡有烤雞耶,要不要去吃?』把我室友騙下山載我下去。」他邊說邊笑。

「但到了現場,根本沒吃到烤雞!」他抱怨,我們一陣爆笑。「我室友就先回去了,我留在現場到處看看,也會很害怕啊,但是一個時代的轉捩點,那時候覺得要進入最深處去發現這是什麼事情。在323之前連在外面流浪都覺得是很有趣的事情。」

318爆發後,王翔在立法院附近到處晃,他提到,在場外閒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甚至還有飆仔,「大概就是覺得很酷吧,就在附近飆車」。

140319C221-反服貿-立院外第5波-(余志偉攝)
318爆發後,王翔在立法院附近到處晃,他提到,在場外閒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甚至還有飆仔。示意圖。(資料照,余志偉攝)

323那天,王翔一樣在立法院附近悠晃。「那時候我在一個小巷子裡」他說,「突然一群人衝過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狀況。警察看到我就打,拿警棍打。那時候被警棍敲到肚子,你會很下意識地想反抗,想搶那個棍子,但越反抗警察越用力打。現在已經不記得那邊是哪裡了,就在一個巷子,那時候莫名被警棍打到吐血,坐在路邊好久。那時候事情鬧得很大,所以想進去(議場)看看,看看裡面到底是怎樣,想用藝術小組的名字混進去。之後我往立法院走,那時候就在議場周邊找一些看起來穿的很文青,然後是藝術人的人,然後用藝術小組的名義混進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