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輔會提限期談判新方案 大觀自救會成員哽咽:其實我們非常動搖,選擇抗爭就要面對高額的罰鍰

2019-03-14 17:05

? 人氣

大觀社區自救會14日上午發起苦行,六步一跪前進。(甘岱民攝)

大觀社區自救會14日上午發起苦行,六步一跪前進。(甘岱民攝)

板橋大觀社區上周收到強制執行公文,將在下周一(18日)面臨強拆,大觀社區自救會今(14)日上午發起苦行,自退輔會出發,沿途將步行至同樣因國有地爭議於2013年被強制拆除的華光社區,再以六步一跪的方式前往總統府,自救會呼籲退輔會立即停下怪手,真誠地出面協商。

行經昔日華光社區,在2013年8月後,如今已被怪手鏟為一片草地。大觀自救會成員鄭宇焱表示,如同華光社區這類「非正式住居」,迫遷、強拆不斷在社會上驅逐人民,大觀抗爭2年以來,不斷擔心會不會迫遷後土地成草地、居民流離失所,因此也持續向土地正義制度改革發聲。然而政府自2000年起實行國有地活化清理,不斷製造違建戶,「讓你住,讓你擁有門牌水電,60年後不吭一聲就把你用民事提告,要你離開家園。」

20190314-大觀苦行,華光社區居民侯孜餘。(甘岱民攝)
華光社區居民侯孜餘說,華光是有歷史脈絡的社區,不遠處曾是警察宿舍、一戶日式建築也沒了。(甘岱民攝)

昔日華光社區居民侯孜餘也前來現場聲援大觀居民。她說,華光是有歷史脈絡的社區,不遠處曾是警察宿舍、一戶日式建築也沒了,政府當時稱要執行台北華爾街、六本木計畫,「但6年過去,這裡還是一片空地」,當時被迫遷的居民,不僅流離失所,還被罰了不當得利,去年法務部甚至再向某住戶追討「6元」文書郵寄費,侯批評:「這樣有道理嗎?」

20190314-大觀苦行,一名大觀居民走在被夷為平地的華光社區上。(甘岱民攝)
一名大觀居民走在被夷為平地的華光社區上。(甘岱民攝)

高額拆遷費得自付!居民無力負擔,曾考慮「自拆」

大觀自救會成員唐佐欣也表示,非正式住居居民甚至還會面臨違占戶的污名,「因為政府告你,他就可依法行政,有正當性去迫遷你的家」,此外,面對鉅額的不當得利跟近5、600萬元的強拆費用,政府就是要問居民「強拆那天你們敢反抗嗎?」,她批評這無疑是拿刀架在居民的脖子上來協商。

唐佐欣也提到,去年大觀社區曾成功擋下新北地院事務官的履勘與丈量,但政府卻說,抗爭的代價是履勘費要居民自付,「政府就是要懲罰這些出來抵抗的人。」唐也提到,華光居民到最後有幾戶是選擇自拆,否則居民無法負荷政府的強拆費用,「這是大家無法承受的代價。」

20190314-大觀苦行,大觀自救會成員唐佐欣。(甘岱民攝)
大觀自救會成員唐佐欣坦言,大觀居民前幾次開會時也曾討論是否要自己拆了自己的家園,因為居民已無力負擔高昂的強拆費。(甘岱民攝)

唐也坦言,大觀居民前幾次開會時也曾討論是否要自己拆了自己的家園,因為居民已無力負擔高昂的強拆費,所以居民也曾討論怪手怎麼進入社區,才能免除高昂的政府強拆拆遷費。

 大觀迫遷戶「苦行」過被怪手鏟平的華光社區 自救會:希望大觀是最後一件迫遷案

另針對昨日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提出的5項新方案,唐佐欣哽咽坦言,「其實我們非常非常的動搖,我們不知該不該繼續抗爭、擋拆,如果選擇抗爭,面對居民的是非常高昂的強拆費與不當得利罰鍰,你連被施捨的 10萬元都沒有!」但如果當初政府不要告,就不會有現在的問題。

20190314-大觀苦行,苦行隊伍行至總統府前。(甘岱民攝)
大觀自救會苦行隊伍行至總統府前。(甘岱民攝)

唐佐欣也回應,今天自救會有可能會與退輔會進入協商階段,因為居民已經無法再負擔債務,「曾經拿刀架著你的兇手,一夕之間可以變成救你的恩人」,唐也哽咽表示,如同華光居民曾言「不要再有下一個華光社區」,大觀居民也告訴她「希望大觀社區是最後一件迫遷案」,呼籲政府立即解決台灣土地政策的缺失處,莫再讓人民受害。

隨後自救會與聲援團體等人以六步一跪的方式前往總統府,唐佐欣強調,今天不是要跪政府,而是象徵一路走來的艱難,每一步路與協商空間,都是居民這2年來持續爭取而來的東西。

20190314-大觀苦行,居民下跪苦行。(甘岱民攝)
大觀社區自救會發起苦行,居民下跪苦行。(甘岱民攝)
20190314-大觀苦行,苦行隊伍在馬路上下跪。(甘岱民攝)
大觀社區自救會發起苦行,苦行隊伍在馬路上下跪。(甘岱民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趙宥寧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