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安穩、物質生活滿足,是多數人一生所追尋的⋯但這樣真的就幸福了?年度經典電影點出「人生中更大的慾望」

2019-01-10 14:59

? 人氣

物質需求與人生意義的追尋,是每個人最大的難題。(圖/電影劇照,好青年荼毒室)

物質需求與人生意義的追尋,是每個人最大的難題。(圖/電影劇照,好青年荼毒室)

編按:大部分人的人生中,都被很多東西追趕著,然後像是為了擺脫那些在身後啪嗒啪嗒追趕的事物,奮不顧身、步步驚心的向前不斷跑去。金錢、時間、夢想,很多時候,其實很難分清楚,究竟是我們跑在前,還是我們在後面追。韓國名導李滄東的《燃燒烈愛》,觀看著電影中的人追趕著什麼,或許我們就像是,那後面拖著的、長長的影子吧?

**劇透注意**

「這就是我的生活,

太陽在墜落,

海浪在發愁,

不停在退後。」

《燃燒烈愛》是韓國導演李滄東的新作。看這部電影時,我一直想起《海浪》這首歌跟它的 MV。青春的燥動、生活裡的頹敗和尋找意義時的失落,都細膩地捕捉在這些作品之中。對如斯人生境況的把握,再厲害的哲學家,也不如藝術家。

食、色,性也。我們不是上帝。我們都是渴求物質的動物,但我們也是隻會尋找意義的動物。電影裡的海美說飢餓有兩種,一種是 Little Hunger,需要的是食物;另一種是 Great Hunger,需要的是人生意義。在這兩者之間,你我徘徊着。電影裡的三位主角海美、Ben 和鍾秀,各自在飢餓之中作出了他們的選擇,走出了屬於他們的人生路。

Ben

Ben 是甚麼人?正如鍾秀所言,他就像《大亨小傳》裡的男主角,很神秘,沒有人知道他的工作,但很有錢。總之,就是很有錢。住在江南區的豪宅,開着保時捷,過着不用工作的生活。江南與接壤北韓的鄉野,不只是居住地點的差異,也是社會地位的差異。Ben 在社會的主舞台,鍾秀和海美,則在社會的邊緣,世上的盡頭。這樣的 Ben,當然沒有感受到 Little Hunger。

那 Great Hunger 呢?當海美激動地說起非洲部落文化裡, Easy Hunger 和Great Hunger 的分別,甚至跳起他們的舞時, Ben 打起了呵欠。這個細微的呵欠,代表了甚麼? 代表了他根本不理解 Great Hunger,正如他不理解 Little Hunger 嗎?不是的,我想。Ben 一直對鍾秀的寫作生活很感興趣,他甚至讀起鍾秀推薦的小說。小說是什麼?不就是小說家從這個像謎團般的世界裡,記下他覺得有趣、有意義的事情嗎?Ben 並不是那種毫無思考、活得像頭豬的有錢人。他也有着 Great Hunger。他的呵欠真正代表的,是他漠然的態度。

對 Ben 來說,一切都只是遊戲,沒有什麼好認真。他告訴鍾秀,他的工作就是遊玩。他整個生命,都在以一種玩遊戲的態度在活。所以他說自己從來沒有哭過。既然沒有在意的東西,也就沒什麼好哭。愛情重要嗎?鍾秀對他說自己愛上海美時,他冷笑。道德重要嗎?社會上的邊緣人對他來說,就是那些就在你我身邊,但誰都不在意,荒廢了的溫室。溫室的存在意義,就是等待着社會裡的主角把它們付之一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