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BBC特寫:韓國「世越號」生還者的創傷

2015-07-24 10:23

? 人氣

檀園高中罹難班級的教室,學生的座位上擺滿鮮花及禮物以悼念逝者。(攝影:楊虔豪)

檀園高中罹難班級的教室,學生的座位上擺滿鮮花及禮物以悼念逝者。(攝影:楊虔豪)

韓國世越號船難發生後,罹難的檀園高中學生家屬為要求政府負責與厘清真相而走上街頭抗爭,甚至在事發週年之際,演變成7年來最大的反政府示威。事實上,除罹難者外,還有75名生還學生,正承受浩劫餘生後的巨大心理創傷。政府至今未對他們提供積極照護,讓生還者家屬迫切焦慮,一位生還學生母親對BBC中文網透露了他們的處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今年51歲的李惠善,居住在京畿道安山市。在這結婚定居後,生下了一女一男,從事保險業務,與家人過著平靜幸福的日子。

但在2014年4月16日,載著檀園高中二年級師生前往校外旅行的渡輪世越號翻覆,而李惠善的兒子金承載就在這艘船上。

「我在那天的9點20分得知船隻下沉的消息,」李惠善說道,「那時在電視上看到『全員救出』的報道,想說既然這樣,應該會有巴士載著他們回來。沒想到那竟然是誤報,之後我就奔去現場了。」

所幸,在接到消息不久,金承載用手機撥了電話給母親,那時他已在海洋警察的船上。李惠善語帶不屑地表示:「他是自己逃出來的,而不是被海警救起來的。」

生活從此改變

生還學生拿起同學的遺像一起拍畢業紀念照。(攝影:楊虔豪)
生還學生拿起同學的遺像一起拍畢業紀念照。(攝影:楊虔豪)

金承載是船難中首先自行脫逃的學生之一。他幸運地在船難中生還,但他的250位同窗卻再也沒有回來。此後,李惠善一家生活發生了變化。

由於多數師生還未被救出,學校無法正常授課。包括承載在內,首先獲救的學生,被安置在研修院暫時集體生活,當時李惠善也前往陪同。

一位不願露面的生還者母親向記者說道:「那時在研修院,他們無法唸書,日複一日在電視上看到自己朋友的遺體被抬上岸,名字一個個被打在屏幕上。他們自己都很生氣,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我們大人活到這歲數,到現在才參加幾次喪禮而已;我的孩子才18歲,已經奔了數十次的喪,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李惠善表示,這讓金承載內心受到過大衝擊:「他睡不著覺,吃不下飯,而且哭了好久,日子都是這樣過來的,船難週年了也一樣。」

當提到之後家庭生活的變動,李惠善說:「原本家人間都能平穩互動生活,現在家庭的重心全部要放在承載身上。家人們要做什麼,得問他的意見。」

「比如以前我們家常會直接決定:『今天就一起出遊吧! 』承載也會答應說好,但現在變成,我得仔細問他:『今天我們去那裏玩,好不好?』」推敲承受船難恐懼與壓力的兒子的內心想法,成為讓李惠善現在最辛苦的事。

辭工照顧兒子

生還學生金承載的母親李惠善,談到兒子心理受創與彷徨的未來,不禁流下眼淚。(攝影:楊虔豪)
生還學生金承載的母親李惠善,談到兒子心理受創與彷徨的未來,不禁流下眼淚。(攝影:楊虔豪)

她觀察到,兒子在船難發生後,只要獨處,就會感到不安,家人也為此感到擔心。「因為心理狀態不穩定,我想說他會不會做出極端選擇。他現在害怕把房門 給關起來,我必須時時刻刻確認他在做什麼,變成只要承載在屋裏,父母中就要有一人負責看著。」為了看照兒子,李惠善決定辭去她在保險公司的企劃師工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