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觀點:法制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台灣應採取的兩岸政策

2015-07-24 11:10

? 人氣

台灣的大陸政策失去自主性

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至今的三四十年之中,兩岸與國際的局勢發生顯著變化。美國與中國建交,中國大陸實行經濟改革以來逐漸成為影響世界平衡的超級大國,同時在政治上走向對內更加專制殘暴,對外更加專斷蠻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從當初的聯中防蘇的冷戰思維因自身的經濟衰退,逐漸變得更加依賴中國。

然而台灣也一直認為自己的發展相當大程度上需依賴中國大陸,因此,自李登輝時代以來,採取的兩岸政策,走出原來的『漢賊不兩立』的教條,同時,隨中國大陸在國際環境中地位日漸提高並對台灣一直採取排斥和打壓的政策,台灣的大陸政策在主動被動之中越來越失去自主性。

兩蔣時代的『漢賊不兩立』早已不符合時代需求,但取而代之的政策,無論在國民黨李登輝時代靠「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諒解走出的冷和,或是民進黨執政陳水扁時代採取與北京政府偏向對立的『烽火外交』、『去中國化』,還是國民黨回鍋之後馬英九時代『不統、不獨、不武』的偏安扈從,都沒能從根本上改變台灣的這一劣勢。台灣的未來發展面臨最大的威脅與限制均來自於中國大陸,這三十多年的此消彼長,台灣的大陸政策顯然沒能夠發揮預期的作用,威脅與限制日益嚴重,台灣在國際上越來越邊緣化。台灣如果找不到根本問題在哪裡,無論是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所說的『維持現狀』或是國民黨洪秀柱的『九二共識』一中框架,都等於只是把問題留給後代。

我認為,台灣的兩岸政策的最大問題,除了國際和兩岸環境的現實不利之外,是執政者過早地接受了這一現實的不利,放棄了主動,一味被動地在中國和美國為台灣劃出的格局中自我設限。我們的所有兩岸政策都是根據中國的立場和主張而設立,都是一種只會因應的被動策略,並在這二三十年中慢慢養成了『委曲求全、忍辱偷生』的思維模式。我們提出的兩岸政策,無論是藍營綠營,通通都無法給我們任何願景,只是在防守的格局中日益萎縮。

掌握主動權是台灣的兩岸政策出路

然而,委屈無法求全,忍辱只能偷生!只有主動進擊,才能掌握主動!

我主張:修改或解釋憲法,修改相關法律,在法制上主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中國大陸的事實。

我認為,此主張符合歷史現實;符合台灣朝野『兩岸互不否認』的一貫主張;能夠獲得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理解和支持;具有充足的理由需求世界各國的理解和支持;迫使北京當局面對兩岸事實分裂的現實;此主張最重要的價值是台灣可以在兩岸對局中重新取得言論主導權。

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華民國即已失去對中國大陸地區的統治,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並取得了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承認,取得了聯合國席次,經過六十多年的統治,即使大陸人民對於共產黨的統治非常厭惡,有朝一日或可完全推翻共產黨的統治,但所追求的民主化與自由化,都還是必須從在大陸具有實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出發;而中華民國政府在來到台灣之後,經歷幾十年發展,通過民主化取得完全的正當性,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也早已接受中華民國對臺澎金馬的實際統治,卻無法想像也不能接受大陸地區人民可以擁有中華民國的國民主權,正因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兩岸人民的國家認知是當政者決不能罔顧的政治現實。

台灣政治雖藍綠對立,朝野兩個主要政黨對於國家定位的看法大相徑庭,但對於尋求中華民國得到世界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卻並無異議,對於北京當局無視中華民國的存在的譴責也是異口同聲。但我必須指出一個簡單的現實道理:連我們都昧於事實不承認人家的時候,有什麼立場要求人家承認我們?

台灣人民,無論統獨立場,國家認同的看法多麼不同,對於大陸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現實不僅看得清楚,也絕大多數都可理性接受我的這一主張。這不僅不會在台灣引起爭議和對立,反而是一個可以凝聚國家定位共識的起點。

在所謂『一個中國』政策之下,世界上每一個國家在同一個時間都只承認兩岸其中一個政府,但台灣今天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對立,從歷史角度來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佔領大陸之後,世界各國在冷戰思維下對兩岸政府的承認選邊站有著直接關係。一九七零年以後至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出於教條、出於習慣、出於對北京的懼怕,也許希望台灣維持卡特時代建立起來的所謂Status Quo,即兩岸互不承認同時互相主張主權的政治『現狀』,但這一現狀卻是以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否認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為開啟的。

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根據卡特時代所建立的教條來要求台灣人民無論是否符合今天的利益都照單全收,這是不合理的。美國以及其他民主國家,不僅應當充分理解,也無法迴避給我們公平的機會和空間來闡述我們的立場。然而,各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提出與這些國家的作法一致的、而且符合台灣人民利益和共識的主張,這件事情本身就可以為台灣在國際社會爭取到更多的話語權,也直接指出今天台灣的國際地位如此不合理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所需承擔的重大責任。

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掌握兩岸互動的主動權

可以想見,北京當局面對中華民國的承認,一定會非常難受,但更可以想見的是北京對此卻無法拿出一套反駁的說法,因為它不能自我否認。無論從歷史的角度,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在中華民國的基礎上建國,導致了今天兩岸分裂的現實,兩岸從內戰到不宣而休的休戰狀態,到兩蔣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三不政策』,到開放『通郵、通話、通匯』,再到今天的『通航、通商、人員通行』的頻繁互動新三通狀態,兩岸關係的正常化,即互相承認,既合乎理性也合乎兩岸人民對現狀的認知和期待。台灣的主動承認當然是指出問題,同時也是遞出橄欖枝,希望徹底終結在國際法上的內戰狀態。對於台灣人民通過國會、通過公民投票的方式所做決定的任何無禮謾罵,都等於是自絕於台灣人民的信任,也就無法再在台灣找到有說服力的政治代言人。

修憲、對憲法提出全新詮釋或修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是要挑釁北京當局。大陸政府和人民念茲在茲的是中國的統一,但大陸必須體認一個現實,兩岸關係的要走出現在的分裂局面,邏輯上,要麼中華民國消失,要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消失,再或者兩岸政府協商同時消失,並進入一個共同認可的新國家格局,第四選項就是我所主張的兩岸首先誠實面對歷史,誠實面對現實,承認分治,或許有朝一日才有可能走上統一方向。釐清上述簡單邏輯選項,前兩個可能性完全不存在,而第三個選項,即兩岸政府協商並得出走向統一的結論,所需要的互相信任和善意,是現在北京的威逼利誘,排擠恫嚇下同樣完全不存在的。基於此,北京當局即使是出於其一貫立場和主張,也應該看到兩岸的互相法理承認,才是唯一可能走出兩岸困局的途徑。

主動修憲或釋憲、修法,在制度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最小的代價,善意的初衷,合理的推論,同時也是以最洪亮的人民聲音,挑戰中國和西方為台灣套上的不合理枷鎖桎梏,而可以由此徹底改變我們的兩岸政策思路,走出活路。

委屈無法求全,忍辱只能偷生!只有主動進擊,臺灣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作者為落籍台灣大陸民運人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