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觀點:向『既有體制』的吶喊

2016-11-09 06:42

? 人氣

川普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代表人們對「既有體制」的挑戰?(美聯社)

川普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代表人們對「既有體制」的挑戰?(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的當選足夠讓我們看到一個重要事實:美國選民所看重的遠超過我們這些『隔岸觀火』的外國人。

我們看到川普的個人特質之卑劣粗鄙,我們看到川普的謊言成性,我們看到川普的閉鎖顢頇,我們看到川普的瘋狂輕佻。難道美國選民,那些把川普送進白宮的支持者們看不到我們看到的這些嗎?我確信他們也看到了——川普的賣力表演實在很難讓任何人都看不到,但顯然,他們有更強烈的理由忽視這些足以令全世界側目的特質。

美國眾多選民把票投給他,是寄希望川普的這些特質能夠改變已經令他們痛苦多年的既有體制,或者說,是投下對長期剝削壓迫這個世界的全球化政經體制的始作俑者及擁躉維護者——既有體制——的反對票。這不僅是美國的國情,也是全世界的共同焦慮。不久之前英國的脫歐公投(Brexit)就是篤信自己判斷的當局者——所謂『當局者迷』的當局者——忽視了英國選民的這種焦慮而大膽豪賭而慘輸,同時令世界瞠目結舌的另一事例。

對現狀不滿,反對既有體制,而且這種不滿經過幾十年的累積,已達到憤怒、絕望的層次,這是很多今天全世界人民的感受,尤其是那些感覺無力改變現狀的底層人民的感受。只是這所謂底層與上層之間的界限不斷上移,而且即使在那條線之上的菁英階層也早已感受到強烈的無奈與憤怒。幾年前美國開啟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更直接指出,劃出真正今天世界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那條界限是百分之一與百分之九十九。

支持者們在川普的造勢場合為他歡呼鼓掌。(美聯社)
支持者們在川普的造勢場合為他歡呼鼓掌。(美聯社)

台灣二〇一四年的太陽花學運也是這股世界大潮的一部分。人民在並不充分理解甚至並不支持學生所反對的服貿協議的情況下,仍然給予了學生們極大的支持,並在同一年的九合一選舉之中,對代表既有體制的國民黨給予毀滅性打擊,在指標性的台北市選舉中更以激情把兩黨候選人都拋棄,而選擇了在一般情形下難以勝出的政治素人柯文哲的原因。

然而,既有體制依然堅信,民主制度與資本主義的結合是國家發展的不二法門,也是過去幾十年世界成就的基礎。即使今天的全球知識精英以及改革者們對於全球化帶來的財團化已經清楚體認,但對於這全球化與現有民主制度的深度結合卻陷入投鼠忌器的矛盾之中。挑戰現有體制的整體論述尚未形成,專制體制仍然威脅著世界,更好的建議還沒出爐,人們在挑戰現有體制的強烈慾望與因為挑戰而帶來的劇烈不安定中猶豫遲疑,焦躁憤怒。

既得利益者更是對於利益及權力的強烈慾望驅使他們頑強地捍衛著他們的地盤,再加上長期運作所形成的龐大共同利益階層、對變革恐懼而形成的保守主義群體,使得他們仍然無法進入改革者的行列。桑德斯在民主黨初選中的挫敗,以及大白天作著既得利益者肖想大夢的權貴連勝文都還能在台北市獲得六十萬選票告訴我們,既有體制仍然是個強大的存在,挑戰成功有時需要的是機遇。

美國沒有碰到這樣的機遇,沒有出現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沒有給這個二戰後所形成的既有體制的始作俑者不急不徐、有條不紊地改革的機會,而是選擇了既有體制的破壞者,這可以說是情緒化的選擇,但顯然,也不能說是完全的非理性選擇。

美國選民通過這次選舉提醒這個世界,我們今天面對的,比起這個荒誕不經的當選人更為嚴重的問題,就是『既有體制』!

當然,川普當選之後不久,美國選民很快就會陷入另一種沮喪與憤怒,因為,川普絕不是一個挑戰舊體制的革命者,而只不過是另一個長期為那個體制所不齒,卻汲汲營營幾十年想要鑽進去,因此而上竄下跳的弄臣小丑而已。

*作者為落籍台灣大陸民運人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