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粉絲講述自己瘋狂追星路:「我室友說我瘋了」

2018-10-19 09:30

? 人氣

追星族為了追星花多少錢、多少精力,都無所謂。(圖/Pixabay)

追星族為了追星花多少錢、多少精力,都無所謂。(圖/Pixabay)

從蹲點機場接送明星導致現場秩序混亂甚至飛機延誤,到一擲千金包攬多地廣告牌甚至命名星星為明星慶祝生日,「追星族」的瘋狂形像在公眾視野裏一直很是複雜。

2016年中國公司搜狗和音悅台共同發佈的《中國粉絲追星大數據》顯示,47%的粉絲介於20至29歲之間,超過半數粉絲擁有大學及以上學歷,追星人群呈現年輕化和高學歷的特點。其中,偶像組合TFBOYS(The Fighting Boys,又稱加油男孩)成員易烊千璽是中國最受歡迎的年輕偶像之一。新浪微博上,他的個人認證號有超過6000萬粉絲,人氣超越許多老牌的明星。

大至他取得的每一項成績,小到他發的每一則社交網絡帖子,都牽動著底下的千萬名「千紙鶴」。「千紙鶴」是易烊千璽粉絲的暱稱,取他名字中的「千」字,以及千紙鶴的美好寓意。

許小鶴(化名)就是這千萬名「千紙鶴」之一。從對易烊千璽無感到瘋狂,僅僅花了她五個月時間。如今,為了一睹偶像真面目,她不惜高價購買「黃牛」票。BBC中文與許小鶴進行了長談,試圖從這個追星樣本一窺中國追星族的心理。

無感到淪陷

在成為一名「千紙鶴」之前,許小鶴和大部分醫學系研究生一樣,每天沉浸在實驗室裏重覆著機械性工作,一次次失敗,又重新做實驗驗證,期待著早日發表論文。

她梳著齊肩短髮,留有幾撮空氣劉海,皮膚白嫩,鼻樑筆挺,高興時露出梨渦淺笑。她平時一般素麵朝天,喜歡T恤和牛仔褲的清爽打扮。

許小鶴小時候學過跳舞,也愛好唱歌,經常模仿不同歌手,挑戰各種曲風,從高中開始就參加校園歌唱比賽,屢次獲得好成績。因此,許小鶴的眼光和心氣都很高,對待歌手的表現更是挑剔。很長一段時間裏,許小鶴對TFBOYS組合並不感興趣,覺得他們沒有令人驚艷的作品,偶爾還會嘲笑那些對組合非常狂熱的「媽媽粉」和「女友粉」(網絡用語,常指把自己當做是偶像的媽媽/女友來愛護的女性粉絲)。

但90後的她陷入的過程非常快。今年5月,手機軟件給她推薦了一首易烊千璽的《Nothing to Lose》。許小鶴這才發現他的個人音樂風格獨特,打破了她腦海中TFBOYS《青春修煉手冊》那種單一舞曲的形像。她開始搜索易烊千璽其它作品,形容他的聲音有磁性,猶如低音炮,但又不失少年的清新淡雅感,真假音切換氣音都把握得很好。

從那天起,許小鶴開始惡補關於易烊千璽的一切資訊和過往視頻資料,努力尋找自己和偶像的各種聯繫。

2013年,許小鶴養了12年的貓去世了。那一年,TFBOYS剛出道,而易烊千璽出了名的愛貓,家裏也養了三隻貓。

易烊千璽會演奏架子鼓、葫蘆絲,舞蹈了得,書法還得過許多獎項;許小鶴自己也是從小被爸爸帶去學習很多才藝。

許小鶴的外公也姓易,和易烊千璽一樣家鄉都在湖南。易烊千璽射手座,許小鶴白羊座,星座上非常配……這些對於許小鶴而言都不只是巧合,而是冥冥中的緣分。或許是內心刻意的投射,許小鶴在易烊千璽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她認為他是平行時空裏成長得更加優秀的自己。

許小鶴購買的印有易烊千璽寫真圖的手機殼,以及印有「易烊千璽」的應援服。(圖/BBC中文網)
許小鶴購買的印有易烊千璽寫真圖的手機殼,以及印有「易烊千璽」的應援服。(圖/BBC中文網)

「我室友那幾天說我瘋了,」許小鶴說,「她們說我是張口閉口『易烊千璽』,然後身上散發戀愛的酸臭味。」

掙扎

開始追星後,許小鶴和「千紙鶴」們有了共鳴,她想要加入有身份認同感的團體。微信和騰訊QQ上大大小小的易烊千璽粉絲群,她一共加了6個。由於表現積極,她還在一個204人的微信群裏升任管理員。

除了粉絲自發獲取偶像資訊的行為,當前互動式的偶像營銷模式下,演藝公司和營銷團體為粉絲全天候全方位地更新藝人信息,滲入粉絲的日常生活。新浪微博的超級話題功能就為藝人運營粉絲業務提供了一個獨立的話題管控圈子。藝人的官方團隊鼓勵粉絲在超級話題頁面發帖,或是在發送微博時帶上明星同名話題的標籤,微博通過發帖數,閲讀數以及相應的轉發,評論和點讚量來統計明星熱度。

截止發稿前,根據新浪超話社區的統計,在第42周(10.15-10.21)的明星榜上,易烊千璽的超級話題影響力排在第四位,擁有331萬粉絲。同組合的王源在榜單上位列第二名,王俊凱則是第八名。這些排行榜對藝人的商業代言價值有很大影響。

許小鶴說,許多粉絲為了自己的偶像排名靠前,會爭相發送與偶像相關的話題帖子,或是轉發,點讚,評論帖子,以及參與各種投票,這種行為粉絲圈內稱為「打榜」。許小鶴雖然不熱衷於「打榜」,但也不時參與易烊千璽相關話題的發帖。超級話題的發帖需要遵守一定的規範,發佈有損偶象形像及權益,或是發無關廣告的用戶和帖子都有可能遭到屏蔽。粉絲在瀏覽及發送超級話題帖子時,還會互相監督。

許小鶴近期發佈的一則帶有超級話題標籤的帖子,本是出於善意,卻被部分粉絲指責違反了規範,要求她刪除帖子。

9月17日,易烊千璽作為新生代表在中央戲劇學院開學典禮上發言,發言原文,班級合照以及同寢室的室友照都在社交網絡上迅速傳播開來。許小鶴也特意發送超級話題帖子來紀念。

她說「真好,闊別三年後,又有同學和舍友了」,並配上易烊千璽的班級合照和與室友的合照,其中班級合照還放大突出了他和室友胡先煦緊靠在一起比出「V」字手勢的動作。

被勸刪後,許小鶴更換了配圖並設置了「好友可見」。但有粉絲認為易烊千璽的超話裏面不應該突出其他人,以免將熱度分給其他藝人,要求她刪帖。

其他粉絲在評論裏面勸許小鶴刪除相關帶有超級話題標籤的帖子起初,她還會反駁其他粉絲的評論。「很反感,感覺上綱上線。」她說。但最終,她出於擔心帖子對偶像造成不利影響和自己被禁言的風險,把微博配圖換成了易烊千璽曾經發在Instagram上與小貓擊掌的照片,又將帖子設置成「好友可見」。

瘋狂

這次事件並沒有影響許小鶴追星的步伐,她每天還是一邊在實驗室做實驗,一邊通過各種APP緊追偶像的最新資訊。

「每日就是看著看著也笑出聲,內心會有觸電的暖流。」如今許小鶴看易烊千璽的照片或關於他的資訊新聞,都會露出「姨母笑」(無比寵溺,姨母般的微笑),或者那種雙手捂臉頰的害羞癡笑。

許小鶴的收入主要來自醫學院讀研的補助金和母親的財務支持,平日花費比較節儉,以往不追星的時候,每月平均花費基本大約1000元人民幣。但在追星上的費用,她卻顯得大方許多。

今年五月份「入坑」(進入某明星的粉絲圈子)以來,她參加明星見面會,購買易烊千璽代言的產品,例如愛迪達(Adidas)和沙宣,還有大小周邊,已經花去將近9000元人民幣。

11月28日是易烊千璽的18歲生日,他可能會在杭州舉行的成人禮,由於門票不作公開售票,粉絲們只可以參與由官方途徑或與品牌合作的門票抽獎或贈票活動, 中獎機會很低。許小鶴務求獲得一票,與五家「黃牛」票代理訂票,光是訂金就付了2600元。

為了保證順利參加生日會,許小鶴「試水」預訂了10月14日「千璽之夜」見面會的入場門票,先後共支付5000元給三家「黃牛」票務代理。誰知會場管理非常嚴格,大批預訂「黃牛」票的粉絲被攔在門外。「試水」失敗,所幸許小鶴也收到了退款。

許小鶴聯繫的「黃牛」票代理中,有一位直接報出了今年生日會門票的全款價格,光是看台的位置就要 2600至3200元。如果想要挑選內場靠前的座位,有粉絲告訴她,去年的價格高達一萬多人民幣。為求與偶像慶生,她估計最終要花2000至5000元不等用於購買門票。

經常有人批評,這批粉絲為偶像打掃金錢是一種惡化的消費主義,但在她心中,消費是值得的。

許小鶴以前也喜歡過其他明星,例如通過「快樂男聲」出道的魏晨,還有日本演員小栗旬,韓國歌手鄭容和,但都過程短暫,僅花幾百人民幣,買過一些他們的周邊產品,沒有傾注太多感情。

但易烊千璽對於不輕易崇拜偶像的許小鶴卻是「市面上無法複製的孤本」。談起偶像,她看到的每一面都幾近完美。「仰望一個發光體,會想要靠近和追尋,」她說,活生生的偶像能幫助她「釋放每日多巴胺和燃燒卡路里,讓人明白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許小鶴堅信,雖然自己追星時間不長,投入的花費也不是最多的,但她和易烊千璽的聯結是非常獨特的。

如果哪天偶像談戀愛了,許小鶴覺得自己也能接受,不會「脫粉」,反而能立刻轉換成「媽粉」,儘管易烊千璽已是她婚戀的理想型,眼裏除了他很難再看上其他人。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BBC中文網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