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化/日本病態暴力美學教父〔佐伯俊男 Toshio Saeki〕的情色烏托邦

2017-11-06 14:17

? 人氣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不管怎麽說,情色是無法在繪畫界的正中間行走的,也難以在大的場合出現。送給朋友的畫雖然最初用來裝飾,但他們一結婚就不知道被丟到哪裏去了。親戚們也常勸我畫點正經的日本畫。所以,我有這個覺悟。」—摘自佐伯俊男訪談。

佐伯俊男(Toshio Saeki),日本畫家、情色藝術家。1945年出生於大阪,24歲放棄乏味的職業而從事情色繪畫創作,將日本傳統鬼神、浮世繪和性巧妙融合,自成一派。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走上了「性狂藝術家」 之路

佐伯俊男自幼受淫穢畫作的熏陶,在十多歲時就發現許多男孩癡迷於性畫,由此認為性畫是一種娛樂文化。24歲搬到當時色情行業爆炸性發展的東京,沒幾個月就辭掉了白天在廣告公司的工作,隨後,在許多同學的幫助下,他開始創作「骯臟」的性作品。

他放棄了乏味的職業,轉而從事情色繪畫創作,用不多的錢在東京創辦了小小的工作室,開始了他的色情藝術畫作自由撰稿人生涯。

處女版作品是1970年的一本叫的畫集,25歲就出版了限量500冊的《佐伯俊男畫集》,其中250本以1000日圓的價錢出售,另外250本寄給了日本文化界的人物。佐伯俊男以奇特的風格把日本傳統鬼神、浮世繪和春畫巧妙地結合,結果得到了寺山修司、永六輔等人的欣賞。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處於社會變革時期的日本,文化潮流和新生活方式越來越趨向於大眾的認同。匆忙的生意人,性朦朧中的中學生,厭倦婚姻生活的家庭主婦…,可紛紛走入路邊酒吧尋歡作樂或緩解燃眉之急,這種現象已不鮮見。

在日本,色情的文化氛圍有著十分久遠的文化淵源,日本當代文化帶有顯著的性文化特徵。他的畫足以代表島國的下半身精神,重口味變態在他看來就是娛樂。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說到Toshio Saeki(佐伯俊男),我腦子里首先閃過「性狂藝術家」這個詞,然後就是「現代浮世繪」,進入古稀之年的「俊男桑」雖已隱居郊野,但其作品仍不斷被展覽,那些重口味暴力的場景、充滿挑逗意味和騷動情慾的身體,即使放到當代也讓人臉紅發熱。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位情色藝術巨匠筆下的病態暴力美學,也聽聽他自己怎麼看待這些引領日本AV 潮流的創作。

我自幼受淫穢畫作的熏陶,十多歲時就發現許多男孩痴迷於性畫,由此我認為,這是一種娛樂文化。–佐伯俊男

這幅“割乳喂奶” 的場景,武士、女子、屏風,如果分開單獨看都是日本浮世繪里最常見的形象,  然而這一“割” 加上屏風背後的偷窺,則構建出一個陰暗的家庭故事。(圖/ 言人提供)
這幅「割乳喂奶」的場景,武士、女子、屏風,如果分開單獨看都是日本浮世繪里最常見的形象, 然而這一「割」加上屏風背後的偷窺,則構建出一個陰暗的家庭故事。(圖/ 言人提供)
在佐伯俊男的畫中,常有怪誕離奇的場景,鬼怪、野獸經常出沒,偷窺也是他作品的一個重要元素,  因此這幅三個頭的女人也就不算稀奇了。(圖/ 言人提供)
在佐伯俊男的畫中,常有怪誕離奇的場景,鬼怪、野獸經常出沒,偷窺也是他作品的一個重要元素, 因此這幅三個頭的女人也就不算稀奇了。(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  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 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諸如鬼怪、野獸、尼姑和尚、武士、男女,都是他筆下常見的角色。(圖/ 言人提供)
諸如鬼怪、野獸、尼姑和尚、武士、男女,都是他筆下常見的角色。(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我有個體弱多病的父親,家裡空間不大,我常常看到醫生來家裡給父親治病。作為一個孩子,我很害怕,同時又很好奇。也許我的靈感就是來自於這樣的童年經歷。」佐伯俊男說著他創作的題材啟發。

對於佐伯俊男來說,性和愛是每個人都有的慾望,沒啥不可告人的。  他給一些SM 雜誌創作了很多捆綁女性的作品,加上日本社會文化的傾向性,使得這類帶有虐待主題的作品被更多人知道。(圖/ 言人提供)
對於佐伯俊男來說,性和愛是每個人都有的慾望,沒啥不可告人的。 他給一些SM 雜誌創作了很多捆綁女性的作品,加上日本社會文化的傾向性,使得這類帶有虐待主題的作品被更多人知道。(圖/ 言人提供)
近代日本的電影、文學、藝術作品都在鼓勵日本女人受虐和忍耐,  70年代三島由紀夫更是將殘酷之美推崇到極致,  而佐伯俊男對於性和情慾的繪畫,也剛好折射出當時日本社會的焦慮和壓抑。(圖/ 言人提供)
近代日本的電影、文學、藝術作品都在鼓勵日本女人受虐和忍耐, 70年代三島由紀夫更是將殘酷之美推崇到極致, 而佐伯俊男對於性和情慾的繪畫,也剛好折射出當時日本社會的焦慮和壓抑。(圖/ 言人提供)
 “女體” 是佐伯俊男畫作的核心主題,他把女性物化,加入虛幻的神話,卻從來不去美化女體。(圖/ 言人提供)
「女體」是佐伯俊男畫作的核心主題,他把女性物化,加入虛幻的神話,卻從來不去美化女體。(圖/ 言人提供)

他畫中的女性常擺出誘惑的姿態,露出痛苦或羞恥的神情,又夾雜著高潮的歡愉,或展現出被捆綁的肉體之美,不掩飾不做作,更接近原始本能的審美。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性狂藝術家

與其說他的作品是淫穢畫,不如說是反映淫穢的藝術作品。70年代,新生代的崛起導致日本動畫電影與動畫片開始流行,佐伯俊男的性畫也由此大量充斥日本藝術市場。

人們開始把他叫做「性狂藝術家」,他自己的解釋卻是:「我以前從未想到要當性藝術家,但我小時侯很淘氣,喜歡讓人吃驚,這成為我要當藝術家的原始動機。創作越多,我就越想創作更吸引人的畫作。人們把我看作淫穢藝術家,我卻把自己的工作看作藝術娛樂,我不認為在創造淫穢,而是從不介入爭論的娛樂藝術家。我越瘋狂的創作,就越感覺別人離不開自己。」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在他受到藝術界抨擊的同時,日本地下作家和地下畫家開始為他搖旗吶喊,他們稱佐伯俊男為「魅力藝術工程師」,因為只有他一人的作品最具誘惑力 ,「我越瘋狂地創作,就越感覺別人離不開自己。」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神怪 X 浮世繪 X 春宮圖=佐伯俊男

將神道、禪宗、武士道、浮世繪和春宮圖結合在一起,並且巧妙地融進日本社會現狀之中,佐伯俊男開創了情慾繪畫的新時代。他不僅借用了浮世繪這種傳統的藝術形式,並且遵循了古老畫作的製作傳統,經過現代改良後開創了自身一套現代浮世繪印刷方法「チント印刷」(Chinto Print,彩色印刷)。

如此一來,他能更好地將民間鬼怪傳說的形象與自己的情慾創作相融合,使作品呈現出傳統與超現實碰撞的強大衝擊。佐伯俊男把自己放在「原畫師」的位置,並不親自上色,通常先畫好黑白線稿,設定顏色,標明色彩分量,然後交給雕版師刻版,刷版師印刷,這是藉鑑了傳統浮世繪的做法。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借鑒浮世繪同時不忘改良,他只用青色、洋紅、黃色、黑色作為基本色,也就是「CMYK」的現代四色印刷原則。比如他會指定女人的膚色是10% 洋紅,乳頭是60% 洋紅,他把這種印刷方法稱為「チント印刷」(彩色印刷)。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從來不需要模特,他說:「所有的畫面都來自於我的想像,我從孩提時就開始儲存腦海中的影像,創作新作時那個適合的畫面就會自己跑出來。」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近年前往觀看佐伯俊男畫展的女性越來越多,貌似人們開始明白他並不是一個鼓吹暴力的旁觀者。他說:「我並沒有刻意畫些什麼以求得到所有人的青睞,我只是試圖通過一些恐怖的視覺效果和可怕的幻想來捕捉人們的注意力,有人喜歡就有人反感,這不可避免。」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說不清他畫中的世界是現實還是夢境,因為畫中人物都是傳統的,甚至是過去日本神話中的鬼怪異聞,然而場景又十分逼真,彷彿是當下日本也會發生的事。叫鬼神來講重口味情慾故事,這何嘗不是日式文化的心理圖景,這一幅幅「浮世繪」 都是當下日本的人心百態。

文/言人總編輯| JC LIN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情色文化/日本病態暴力美學教父〔佐伯俊男 Toshio Saeki〕的情色烏托邦)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