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化/日本病態暴力美學教父〔佐伯俊男 Toshio Saeki〕的情色烏托邦

2017-11-06 14:17

? 人氣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不管怎麽說,情色是無法在繪畫界的正中間行走的,也難以在大的場合出現。送給朋友的畫雖然最初用來裝飾,但他們一結婚就不知道被丟到哪裏去了。親戚們也常勸我畫點正經的日本畫。所以,我有這個覺悟。」—摘自佐伯俊男訪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佐伯俊男(Toshio Saeki),日本畫家、情色藝術家。1945年出生於大阪,24歲放棄乏味的職業而從事情色繪畫創作,將日本傳統鬼神、浮世繪和性巧妙融合,自成一派。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走上了「性狂藝術家」 之路

佐伯俊男自幼受淫穢畫作的熏陶,在十多歲時就發現許多男孩癡迷於性畫,由此認為性畫是一種娛樂文化。24歲搬到當時色情行業爆炸性發展的東京,沒幾個月就辭掉了白天在廣告公司的工作,隨後,在許多同學的幫助下,他開始創作「骯臟」的性作品。

他放棄了乏味的職業,轉而從事情色繪畫創作,用不多的錢在東京創辦了小小的工作室,開始了他的色情藝術畫作自由撰稿人生涯。

處女版作品是1970年的一本叫的畫集,25歲就出版了限量500冊的《佐伯俊男畫集》,其中250本以1000日圓的價錢出售,另外250本寄給了日本文化界的人物。佐伯俊男以奇特的風格把日本傳統鬼神、浮世繪和春畫巧妙地結合,結果得到了寺山修司、永六輔等人的欣賞。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處於社會變革時期的日本,文化潮流和新生活方式越來越趨向於大眾的認同。匆忙的生意人,性朦朧中的中學生,厭倦婚姻生活的家庭主婦…,可紛紛走入路邊酒吧尋歡作樂或緩解燃眉之急,這種現象已不鮮見。

在日本,色情的文化氛圍有著十分久遠的文化淵源,日本當代文化帶有顯著的性文化特徵。他的畫足以代表島國的下半身精神,重口味變態在他看來就是娛樂。

(圖/ 言人提供)
(圖/ 言人提供)

說到Toshio Saeki(佐伯俊男),我腦子里首先閃過「性狂藝術家」這個詞,然後就是「現代浮世繪」,進入古稀之年的「俊男桑」雖已隱居郊野,但其作品仍不斷被展覽,那些重口味暴力的場景、充滿挑逗意味和騷動情慾的身體,即使放到當代也讓人臉紅發熱。

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位情色藝術巨匠筆下的病態暴力美學,也聽聽他自己怎麼看待這些引領日本AV 潮流的創作。

我自幼受淫穢畫作的熏陶,十多歲時就發現許多男孩痴迷於性畫,由此我認為,這是一種娛樂文化。–佐伯俊男

這幅“割乳喂奶” 的場景,武士、女子、屏風,如果分開單獨看都是日本浮世繪里最常見的形象,  然而這一“割” 加上屏風背後的偷窺,則構建出一個陰暗的家庭故事。(圖/ 言人提供)
這幅「割乳喂奶」的場景,武士、女子、屏風,如果分開單獨看都是日本浮世繪里最常見的形象, 然而這一「割」加上屏風背後的偷窺,則構建出一個陰暗的家庭故事。(圖/ 言人提供)
在佐伯俊男的畫中,常有怪誕離奇的場景,鬼怪、野獸經常出沒,偷窺也是他作品的一個重要元素,  因此這幅三個頭的女人也就不算稀奇了。(圖/ 言人提供)
在佐伯俊男的畫中,常有怪誕離奇的場景,鬼怪、野獸經常出沒,偷窺也是他作品的一個重要元素, 因此這幅三個頭的女人也就不算稀奇了。(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  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佐伯俊男的創作自成一派,無論用色還是主題都十分大膽, 一些動物與女性交合的畫面在當時引起極大的反響。(圖/ 言人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