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要跟藥頭來往?他會陪我講話、請我吃飯…專家:掃毒的根本,是解決吸毒孩子這個問題

2017-09-11 10:29

? 人氣

校園新興毒品訊息令父母恐慌,從政府端到民間團體都警覺到問題的嚴重,紛紛投入人力、財力資源阻止毒品殘害國家未來主人翁。布局新興防毒網,不再只是警察的工作,從家庭、社區、學校、民間企業到政府,共同攜手,才能交織出綿密的網絡。

校園、家庭雙管齊下

在校園裡,政府朝向加重校長、學校防毒責任,甚至可能列為校務考核項目。在社區端,將強力打擊社區型中小盤販毒網,進行定期與不定期全國毒品大掃蕩。在家庭端,則呼籲父母留意家中孩子交友及日常表現是否有異狀。

別以為會接觸毒品的應該只有低收入的「問題家庭孩子」,根據102~105年教育部「藥物濫用學生輔導追蹤管理系統」統計數字顯示,國中至大專吸毒者的家庭經濟條件,相對正常的比例增高,顯示小學生活環境較單純,受到家庭影響較大;但國中以上吸毒者的家庭背景不見得是弱勢或不健全的家庭。

許多敏感場所將是關鍵要地,例如宮廟。許多學生是在宮廟接觸到毒品,讓校方很頭痛。新北市102年率先成立「高關懷青少年通報中心」,防制學生藥物濫用,做法即包括頻繁查察宮廟。

藥頭的剋星──教官陳孝盈

三重高中是一所綜合高中,有國中部與高中部,主任教官陳孝盈提供情報,協助警方破獲毒窟,儼然成為藥頭的剋星,學區內的國中、國小也受惠。

受訪到一半,陳孝盈突然不講話,低頭伸手從教官制服上衣袋裡,掏出摺成豆乾大小的筆記本。「這個是,這個也是……,」他在一長排、近50組的數字裡,指出可疑的幾組。

原來,筆記本裡的數字,全都是他每天趁學生放學後,在學校附近巡邏時記下的「可疑」車牌號碼。

如何判斷可疑?陳孝盈的角色像偵探,在公寓樓下,看到學生鬼鬼祟祟聚集,或陸續進出大門,他會特別留意,並把公寓四周看起來像改裝車的車牌寫進本子,之後再交給警方追查。

他也喜歡跟經常蹺課的學生聊天,聽他們講哪天去了哪裡。曾經有個八年級蹺課學生跑到藥頭在學校附近租的公寓,有無吸毒不得而知,但他把同夥在客廳看漫畫、聊天打屁的照片放上臉書。這些都成了陳孝盈的線索。

學生後來告訴他,喜歡去那裡,就只是因為藥頭提供免費的滷肉飯,加上房內有免費的Wi-Fi,可以「玩手機玩到開心」。

「現在的學生,很不聰明!」陳孝盈嘆了一口氣,很生氣,也很無奈。

孩子不是壞,而是家庭失能、或單純喜歡跟朋友在一起

每天下午4點半,陳孝盈騎摩托車做課後巡邏,第一站就先到學校附近的宮廟看看。他擔任三重高中主任教官以來,這樣的例行工作,已協助警方在學區內抓到不少藥頭,這些人幾乎都透過宮廟活動接觸學生。

畫面切到新北市春暉志工隊隊長陳天星與讀小五的阿義(化名)的會談。阿義由阿嬤照顧長大,他跟宮廟陣頭的朋友一起吸毒。「家庭功能失常,宮廟有人陪他講話、有吃有喝,怎麼可能不去?」陳天星轉述。

根據衛福部所做的調查,安非他命與K他命目前仍是國內最常多被使用的毒品。K他命的查獲量是10年前的15倍,濫用問題在年輕族群最嚴重。陳天星在成為春暉志工之前,就曾在新店某國中附近的公園看到青少年吸K菸。

阿義就是因為吸K菸被抓到,才被列入高關懷通報。阿義已經不太願意跟學校老師溝通,但陳天星就是有辦法讓阿義多說一些內心話。阿義現在偶爾還是會跑去宮廟,跟陣頭一起出陣,酬勞是一份雞腿飯,單純就是喜歡跟朋友在一起。

「他很難排解空虛,」陳天星感嘆,像阿義這樣的孩子,他們「不是壞蛋,沒有大奸大惡,一個人的時候也不會碰毒品,只是很可惜接觸到用毒的朋友,但這似乎又不是他們可以選擇。」

冰島模式

冰島青少年是歐洲國家中,毒品濫用問題最不嚴重的。根據1998~2016年的調查發現,冰島15~16歲的青少年中,喝過酒的比率從42%降至5%,使用過大麻的比率,則從17%降到7%。

冰島怎麼做到的?其關鍵是想辦法紓解青少年壓力,並採取激烈手段,避開危險接觸時段──乾脆實施宵禁。研究指出,青少年濫用藥物常是一種紓解壓力的方法。另外,有學校引導青少年去「玩」才藝,例如跳舞、藝術、Hip-hop、武術等等,教導青少年改變大腦的化學作用。如此一來,青少年降低孤單無聊的時間,也無須藉由酗酒和使用毒品來紓壓。

冰島甚至針對孩童實施了宵禁,13~16歲孩童在冬季時,晚上10點後不能出門;夏季時,午夜12點後不能出門。

文/朱立群、彭漣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未來family》9月號(原標題:新世代反毒策略:軟硬兼施,全方位切斷校園毒害)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