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CIA刑求手法大公開!水刑、撞牆、關禁閉箱…巴基斯坦聖戰士揭露親身經歷

2019-12-06 06:46

? 人氣

美反恐刑求被害人,揭CIA酷刑樣貌。(示意圖/pixabay)

美反恐刑求被害人,揭CIA酷刑樣貌。(示意圖/pixabay)

美國當年為反恐,在海外一些秘密處所對恐攻疑犯酷刑逼供。當年第一位嘗到水刑等多種酷刑的受害者,今年將親身所受的刑求畫出,收錄於一本探討美國如何嚴刑拷問的報告內。

現年48歲、被人稱為朱貝達(Abu Zubaydah)的男子在關達那摩灣(Guatanamo Bay)畫出酷刑素描,供他的律師、同時也是西藤山大學(Seton Hall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丹博(Mark P.Denbeaux)與部分指導學生合著的「美國如何刑求」(How AmericaTortures,暫譯)61頁報告收錄。

首嘗美酷刑 當事人畫出親身經歷

朱貝達2002年3月在巴基斯坦一場槍戰時被捕,他當時受嚴重槍傷,並被送至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海外監獄網絡。他是第一個嘗過中情局水刑的人,共遭水刑83次,也是第一個嘗到被關入小型禁閉箱的人。

但事後情報分析顯示,儘管朱貝達是聖戰士,但911恐攻他事前並不知情,當時也非蓋達組織(AlQaeda)成員;他也從未被起訴犯罪,法庭公布的文件顯示,軍事檢察官根本無意起訴他。

朱貝達在每幅素描裡,描繪他所謂於2002年8月在泰國一處CIA秘密處所內受到的特殊刑求伎倆。丹博教授的報告採用第一手描述、政府內部備忘錄、受刑人回憶錄及參議院2014年分析刑求的專案報告。當初朱貝達被誤成蓋達高幹,刑求計畫起初是為他設立。

水刑(waterboarding)

朱貝達在素描裡描繪自己全裸被綁於板上,被人蒙著頭後向他的臉灌水;他的素描還有一個地方是過去所未揭露-頭躺的地方有個絞鍊能讓犯人頭後仰以便水能傾注。他曾描述說「他們不斷灌水,全都集中在我的口鼻,直到我覺得快溺斃,我當時因缺氧覺得胸腔都快爆開了」。

受迫姿勢(stress position)

朱貝達畫出,他全身赤裸、手腕高舉過頭銬在監獄柵欄,被迫得踮起腳尖,並形容「我以這個姿勢站立好幾個小時,獄卒看到我的手變白才會讓我坐到椅子」。

屈身上銬(short shackling)

朱貝達畫出自己被套頭、以宛如腹中胎兒的姿勢銬住四肢,然後被鐵鍊綁在牢房柵欄限制行動。

撞牆 (walling)

素描裡,朱貝達畫出獄卒一手以毛巾圍著他的脖子並拉緊,另一手推他的頭撞向水泥牆上所墊的木牆。

朱貝達形容「他不斷推我的頭撞牆,每次都會有那麼一瞬間眼睛一黑」,當他跌坐地面上,獄卒會把他拽起,造成他的脖子流血,然後賞他耳光。

大小禁閉箱(confinement box)

素描顯示在大禁閉箱裡,朱貝達被剃光頭、裸身手腳上銬,坐在一個可當馬桶的桶子上,「置身黑暗裡,只能坐在桶上,空間極為狹窄」。他形容被拘於一個看似木製棺材的一個大木箱,一個守衛將木箱豎直,並說「從現在起這就是你的家」。

至於小禁閉箱,朱貝達形容猶如狗籠,「當他們把我鎖進去後,我盡我所能想坐起,但一點辦法都沒有,箱子太短了,我想屈身但也很困難,因為太窄了」。他就這樣被迫以腹中胎兒的姿勢銬在箱裡,「這太痛苦了,逼得我無意識地尖叫」。

剝奪睡眠(sleep deprivation)

朱貝達憶及,中情局幹員將他平躺或平趴地面銬住四肢,用痛苦的姿勢讓他無法睡覺;他說這種剝奪睡眠一搞就是兩、三週甚至更久,「我感覺彷彿永無止盡,當我覺得快睡著時,守衛就用水潑醒我」。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