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台灣「唐.吉訶德」劉峯松,從民主鬥士變媒人公

2019-12-05 18:00

? 人氣

劉峯松現在是泰瑞薩婚姻介紹所負責人。(柯承惠攝)

劉峯松現在是泰瑞薩婚姻介紹所負責人。(柯承惠攝)

「晚上在高雄舉辦的人權大會講演,為情治單位出動軍警所阻,爆發三十年來僅見的民眾與軍警衝突。我目睹大部分經過,眼見同胞相互殘殺,內心極為沉重。」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美麗島雜誌社社務代表之一的劉峯松在日記寫下這麼一段話,為歷史留下重要的見證。

親身實踐「唐.吉訶德」

這起衝突,正是被視為推動台灣民主化進程重要分水嶺的美麗島事件。四十年前,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主的黨外人士,在高雄發起「國際人權日」遊行,訴求民主與自由、終結黨禁和戒嚴,不料卻遭鎮暴部隊包圍、攻擊。事後的大規模逮捕與軍事審判引發國際關注,此後更激起蓬勃的台灣民主運動,衝擊國民黨獨裁統治。

美麗島事件隔年,劉峯松參加國大代表增額補選,卻因競選標語寫著:「政治像拔河,沒有贏就是輸,堅守民主陣容的同胞啊!一二三,嗨,快把專制獨裁拉垮」,被認為有反抗政府之意,遭法院以《動員戡亂時期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煽惑他人犯內亂罪,判刑三年六個月。

前彰化縣長翁金珠這樣形容丈夫劉峯松:「我先生應該是一個地道的現代唐.吉訶德騎士。他從年輕時就挺身挑戰不公不義的政權,雖然屢戰屢敗、灰頭土臉,卻不屈不撓、勇往直前。」如同那個時代的唐.吉訶德們,明知風車如此巨大、頑強、邪惡,卻不懼頭破血流,衝鋒陷陣。

「我一生都在學習書中『挑戰不可能任務』的精神以及『愛不需要理由』的理念。」年近八十的劉峯松是個《唐.吉訶德》(Don Quijote de la Mancha)迷,他的書房、咖啡廳隨處可見相關的插畫、塑像與藝術品,書櫃中有一區甚至是不同語言與版本的《唐.吉訶德》。

劉峯松就讀員林農工時經常往圖書館跑,文學、哲學與歷史無一不借,《自由中國》與《民主潮》雜誌都是手中的書卷,對民主的渴望從此種下。當時的校長是本省人,學校沒有升學壓力,校內沒有太多禁忌,反而鼓勵學生探尋自己的興趣,於是他一心嚮往當唐.吉訶德。

「美麗島」名字的由來

高三那年,劉峯松投稿台大哲學系徵文「哲學與科學孰為重要」,外省籍的三民主義老師得知後,便偷偷塞給他一本有關當時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書。書中一段描寫毛澤東在風雨中跑步體會農民辛苦的故事,特別令他動容,引發了對共產主義的興趣。「我那時候就左傾了!」他開玩笑地說。

時任觀測官的施明德在軍中發展台獨組織,欲效法其他國家推動軍事政變,相較於高中同學黃憶源加入這個組織,劉峯松則是信仰甘地(Mahatma Gandhi)主張的和平、非暴力抗爭。員林農工畢業後擔任中小學老師,並與翁金珠結婚,後來又考上法院觀護人,但他一直關心黨外運動。

「有一天,施明德打電話給我,他出獄了。」這十年之間,施明德以叛亂罪入獄又出獄,劉峯松則多次透過參選欲進入體制改革未成。他們都在等待一個新時代。一開始,他們先組織黨外人士助選團,同時黨外立委黃信介組成黨外候選人聯誼會,這兩股人匯流就是七九年美麗島雜誌社的雛形。

劉峯松補充,為了在被國民黨箝制的言論空間掙一口氣,統派和獨派爭相辦雜誌,又因為相挺而都加入美麗島雜誌社。「社務委員有統派、有獨派,我們有如找到一個屏障,彷彿人愈多,政府就愈不敢動手。」

「你知道『美麗島』的名字怎麼來的嗎?」劉峯松娓娓道來。施明德向黃信介提議辦雜誌,原想命名為「聖島」但被批評太過膨風,欲以「台灣風雲」為名,又擔心被誤認為要興風作浪,後來取名「美島」,怕被誣指是美國勢力支持。直到律師姚嘉文之妻周清玉提議命名為「美麗島」,終獲大家同意。

年近八十的劉峯松自高中時期養成寫日記的習慣,至今筆耕不輟,厚厚一疊日記本彷彿台灣版《唐.吉訶德》,融合理性主義與功利主義的糾葛、衝突與矛盾。翻開日記,時代躍然於紙上,七九年那一本還有黨外人士助選團的通訊錄。

劉峯松表示,當時美麗島雜誌社的社務委員,不但有獨派,也有統派。(柯承惠攝)
劉峯松表示,當時美麗島雜誌社的社務委員,不但有獨派,也有統派。(柯承惠攝)

為解決少子化,由從政轉做媒人

四十年的日記中,同志情誼與夫妻互動,生活的細瑣與政治的磅礡,圖像如街頭運動中的警力配置,對話如黨外團體間的言語齟齬,不勝枚舉。美麗島事件發生當天,他甚至全程錄音,這份音檔後來交給時任省議員張俊宏的妻子許榮淑,做為法庭證據。

不過,七九年的日記就在十二月十日這天戛然而止。「後來就開始抓人,我又接著入獄,一直到出獄後才又動筆。」劉峯松隔年參選遭捕是日記當中最零散的一章,對於妻子的歉意、兒女的愧疚,是未能寫下的悵然。後來,翁金珠代夫出征,八四年他出獄後遂轉入幕僚工作。

不過,翁金珠對於丈夫的形容還有下半句:「他現在又挾著唐.吉訶德的餘威,帶著一群羅貝、瑪麗再往前衝,要繼續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二○○六年,劉峯松不當唐.吉訶德了,他自比唐.吉訶德的隨從桑丘(Sancho Panza),以桑丘的妻子泰瑞薩(Teresa)為名開了一間婚姻介紹所。

羅貝(Robey)和瑪麗(Mary)是桑丘(Sancho Panza)的女兒與女婿,不以金錢衡量愛情,深受桑丘肯定。桑丘遁入現實卻又不忘理想,一如劉峯松關注真實的情感,但不屈就世俗的價值。「找尋真愛,其實也是不可能的任務呢!」他笑笑說。

從政與媒人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行業,但劉峯松意味深長地說:「政治改革的關鍵是人,而台灣兩百年後可能一個人都沒有!」為了解決少子化,他決定從婚姻著手,不論客戶是統派、獨派、外省、本省,都認真地促成良緣。開設婚姻介紹所十五年來,會員約有一萬一千位,至今已經媒合六百多對。

發揚「愛不需要理由」的第二人生

劉峯松期許所有尋覓真愛的男女如羅貝和瑪麗,追求愛的真諦。相較於坊間婚友社的配對機制講求條件,一次可邀約多人,一看條件不符就馬上拒絕,難以深入交流,他卻花時間先親自面談新會員並代寫推薦詞,讓雙方能先在網路上找到個性與興趣相互吸引、可能的理想情人。

人生上半場,劉峯松一直在實踐「挑戰不可能任務」的精神;卸下公職(國史館台灣文獻館館長)後的第二人生,他轉而發揚「愛不需要理由」的理念,繼續活出《唐.吉訶德》的人文思想。他的唐.吉訶德夢未醒,冒險的征途崎嶇,沒有終點。

劉峯松小檔案
出生:1941年(78歲)
學歷:員林高農畢業
經歷:中小學教師、法院觀護人、台北縣文化中心主任、國史館台灣文獻館館長
現職:泰瑞薩婚姻介紹所負責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