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病被認為是上帝對淫蕩的懲罰!身上長出鱗片狀的肉、潰瘍,甚至呼吸都臭的…

2016-10-26 07:10

? 人氣

流行性疾病對古代世界來說並不陌生。事實上,瘟疫很可能是造成羅馬帝國衰亡,以及政權和商業重心轉移到拜占庭帝國的主因。

公元前五世紀,在雅典與斯巴達對戰時所爆發的瘟疫,和在第二和第三世紀的安東尼瘟疫以及在公元二五○年發生的塞浦路斯瘟疫—這場瘟疫是以當時基督教主教迦太基(Carthage)來命名—促使希臘和羅馬文明逐步衰敗,走向最終的滅亡。

當代對這幾場瘟疫的描述,看似是由軍隊和貿易商傳開,進而影響到所有的社會階層,使得他們體弱、消瘦、腹瀉、疲勞和體力迅速下降,而這在飢荒和貧困的時候又特別危險,侵襲與殺死社會各階層,甚至奪走羅馬帝國皇帝馬可‧奧里略(Marcus Aurelius,121—180年)的生命。

不過,史上對社會和政治衝擊最大的一場瘟疫其實是在公元六世紀時,由士兵和埃及商人傳入君士坦丁堡的查士丁尼瘟疫。高燒及淋巴結腫大的症狀導致感染者譫妄與死亡,查士丁尼瘟疫每天約造成一千人死亡,大幅削弱了羅馬帝國的力量和權威,卻也加速基督教的擴張。

在中古時代,隨著旅遊活動日益頻繁,又進一步使傳染病蔓延至整個東歐和西歐,甚至是歐洲以外的區域。

儘管考古和文獻資料無法重現這些疾病的性質或確切的嚴重程度,目前看來中世紀人似乎因為痲瘋(leprosy)、肺結核、梅毒和瘟疫,還有糖尿病、腫瘤、氣喘、精神錯亂以及意外傷殘等一連串慢性疾病弄得元氣大傷。

中古時代的醫師和病患會以多種方式來解釋疾病的表徵,可能是因為天意使然,或上蒼不悅,再不然就是衛生條件差所引發的「瘟疫煙霧」(pestilent fumes or miasma),或是個人的生活習慣差,導致體液失衡,或者是星相的力量,有些情況,則跟醫療干預有關。

與此同時,中古時代的人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當城市人口過度擁擠,充滿貧窮和飢餓問題時,疾病和死亡就變得很頻繁。

診斷中古人所罹患的急性和慢性病症時,主要會聆聽病患和家屬的說法,檢查病患的外觀、脈搏以及尿液和糞便等排泄物,還會進行占星術和數字命理計算,舉凡行星的排列、數字和日期都是具有獨特意義的預兆。診斷和預後(對於疾病結果的預測)除了透過對病患症狀的直接觀察,也包含對自然和精神世界以及當中主宰力量的理解。

在中古時代晚期,尿液檢查法(uroscopy)發展成用以診斷和推估疾病結果的重要方法。尿檢最初是古希臘醫師先採用,在中古時代晚期廣為拜占庭、希伯來和西歐的醫師推廣,成為日益普遍的診斷工具。

事實上,在十二世紀,法國宮廷醫師吉雷‧德‧科貝爾(Gilles de Corbeil,1165—1213年)推出一款特別設計的玻璃瓶,或稱「馬局拉」(matula),用於檢查尿液。

03
尿液測量(urinomancy)或稱尿液分析(urine analysis)的文本與圖說。(倫敦,惠康圖書館

當時認為尿的顏色、沉積物、表面氣泡、氣味和味道都能夠揭示出具體的體液失調,表示不同類型的器官病變(參見圖片)。

以糖尿病為例,主要的診斷依據是患者排尿的頻率。據希臘醫師亞列塔流斯(Aretaeus)的說法,糖尿病是「全身溶到尿液中所造成的」,這讓後來中古時代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專家,如帕拉塞爾蘇斯(Paracelsus,1493—1541年)和托馬斯‧威利斯(Thomas Willis,1621—75年)稱此病症是「撒尿惡魔」(pissing evil)。

病人過度排尿時,醫師會嚐尿以確定其成分組成。正如威利斯所指,糖尿病患者的尿帶有「奇妙的甜味,類似糖或蜂蜜」。

在中國古代,診斷不僅單靠身體檢查,也包含儀式和占卜。占卜師會解讀各種外在徵兆和現存物件,由此推斷疾病成因,包括祖先的詛咒,這都有助於預測疾病的可能結果,並確定適當的治療方式,其中還包括犧牲和奉獻祭品。

到了中古時代,宗教儀式仍然非常重要。治療的方法結合了針灸和草藥、冥想、道德上的約束、拜拜和為地方社群工作,也會以煉丹來獲得肉體和精神上的純潔。男女道士和術士可以提供健康方面的精神諮詢,而在政府和朝廷,傑出的醫師則成為具影響力的人物。

雖然道教所提供的醫療服務受到佛教的挑戰,但道家奉為天師的修道士,在中古時代的中國仍主導著醫療實作的方向,並具有政治權威。

或許痲瘋最能說明中古時代早期的人對生命不測的感受,以及因為疾病而產生的恐懼感和污名。雖然當時的人對痲瘋的成因各有說法,會因地因時而異,但對痲瘋病患身體畸形的描述,以及刻意將其隔離和邊緣化的做法倒是十分接近。

由於身上會長出鱗片狀的肉、潰瘍、手腳癱瘓、面部損傷以及呼吸惡臭,痲瘋病患成了最不受歡迎的棄兒,還會將疾病傳染給健康的人群。

有一位十三世紀的痲瘋病患曾哀嘆道:「沒有人會想要看我,沒有人敢和我說話,因為我的氣息遭到污染。」

痲瘋病患的身體痛苦,由於社會排斥和道德譴責而加劇,特別是因為痲瘋病通常被認為是上帝對淫蕩的懲罰,而且《聖經》「看似」允許隔離痲瘋病患。痲瘋病患因此被迫攜帶鈴鐺、拍板或喇叭來警告鄰居他們的存在,有時還會被強制帶離生活和工作多年的村莊或城鎮。

要是丈夫或妻子罹患痲瘋,一旦由醫師、牧師和行政官組成的評審團確立病症,便可離婚,這有時稱為「痲瘋審判」(judgement of lepers)。由於被判定為痲瘋病患,會為個人和社會帶來嚴重的後果,部分患者及家屬會質疑對痲瘋病的診斷,而這的確經常很難證明。

早期歐洲為痲瘋病患設立的醫院,稱為「痲瘋病院」(leprosaria)或「拉撒勒之屋」(lazarettos),不僅提供食物和住所給這些體弱者,也是為了要確保他們能夠安全離開社會,長期隔離。

由於缺乏有效的治療,除了為他們禱告,或在某些情況下動截肢手術之外,一經確診為痲瘋病,病患和家屬等於頓時陷入孤立和絕望的生活。

痲瘋患者

十三:四二 頭禿處或額頂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這是痲瘋在他頭禿處或額頂禿處發作。

十三:四三 祭司就要察看他;那災病若在頭禿處或額頂禿處有腫塊,是白中帶紅的,像肉皮上痲瘋的現象。

十三:四四 那人就是患痲瘋,是不潔淨的;祭司要確定他為不潔淨,他的災病是在頭上。

十三:四五 患痲瘋災病的人,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著上脣,喊叫說,不潔淨!不潔淨!

十三:四六 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就是不潔淨的;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

—引自《利未記》第十三章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臉譜出版《醫學,為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從宗教、都市傳染病到戰地手術,探索人類社會的醫病演變史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