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麥克叔叔」,而他性侵了我:她花費三十年,賠上父親一條命,終於揭開偽善長輩真面目

2019-06-18 15:18

? 人氣

華人社會中,熟人性侵的發生率可能更高(圖/Unsplash)

華人社會中,熟人性侵的發生率可能更高(圖/Unsplash)

今天要講一個,長達數年的「熟人性侵」的故事。

熟人性侵,一般指被熟人騷擾或強奸,所謂熟人包括自己的朋友、親戚,甚至親生父母。2008年,奧地利曾發生一起震驚世界的「熟人性侵案」,一個男人將自己18歲的女兒囚禁在地下室24年,期間不斷實施性侵,甚至生下7個孩子。

這故事很極端,似乎離我們很遠。但在普通人生活中,熟人性侵也並不少見,只不過它往往是另外一種樣子。

我們今天要講的下面這個故事,可能也就發生在你身邊。這不是一個令人愉悅的故事。

加害者名叫Michael Murphy,Helen是他的朋友, Isla是Helen的女兒。下面,她們分別以自己的視角講了這段經歷。(編按:為保護當事人,文中人名均為虛構)

先說結局。今年2月,Michael Murphy因性侵犯兒童罪被判入獄16年。

(圖/簡單心理)
(圖/簡單心理)

Isla,45歲

他是我爸爸的朋友,我們一直稱他為「Mike叔叔」。在我和妹妹出生之前,他已經是我們家的老朋友了。

他有很多愛好:他聲稱自己是一個叫「Soft Cell公司」的旅遊經理,可以給我們搞到演唱會的門票,各種徽章和紀念T恤,還會給我們零用錢。

他的前妻從來不讓他見女兒,他說是因為前妻過於尖酸刻薄,難以相處。他也是利用這一點,讓我的父母對他感到同情,然後更加順利地融入我們的生活——如果人們必須創造出一個「如何用魅力來進入他人生活」的模板,Michael Murphy可以說是做出了最完美的一版。他贏得了我父母所有的同情,他有大量的時間與我家一起相處,還經常送各種禮物。我媽媽一度稱他為我們最喜歡的一個叔叔。

至於他對我們的侵犯,也都發生在我家,基本是趁著我爸媽在樓下的時候。他被判從我七歲的時候開始性侵犯,不過印象裡這種事情在我更小的時候已經發生了

他會給我和妹妹讀睡前故事,給我的腿蓋上毯子,趁機開始行動。有時他還會支開我妹妹,讓她下樓拿個飲料。那時我實在太小,以至於以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再加上家人都很喜歡他,所以哪怕我不喜歡這種行為,也默默忍受了下來。我特別害怕如果別人知道了,會把我帶走然後送進看護所。我也想不明白為什麽他只對我做這樣的事,大概是因為我性格比較安靜?

有時候,他會用相機拍我和妹妹的照片——不是普通的照片,而是我的裸照,以及我妹妹穿睡衣的照片。這時候我倆大概有七八歲,也是在這個時候,我們13歲的姐姐Sarah發現了這些照片並找他對峙,他卻說這是我們擺弄他相機的時候拍的。

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面對我們這些孩子,他總能為自己的行為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以為他並沒有強姦我,但現在我確信他做了,儘管他並沒有被指控強姦。在我九歲的時候,他帶著我和妹妹一起去看電影,然後他帶我們來到了他的公寓,帶著我去了臥室,之後的一切我都記不得了。

直到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人壓在我身上的情景,他的氣息吹進我耳朵的感覺是那麽清晰。

(圖/簡單心理)
(圖/簡單心理)

這種侵犯在我進入青春期之前就結束了。但他還會像往常一樣出現在我們的家庭活動上,在我怒氣沖沖地離開的時候表現出一副驚訝的神情,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我一度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

我的父母並沒有注意到什麽不對勁的地方。有一次,他當著我爸爸的面「開玩笑」,說他要和我一起去Gretna Green(一個結婚聖地)。我以為我爸爸能看出什麽來,但他什麽也沒發現。

我十幾歲的時候,把這些事情跟Sarah聊了聊,但我讓她保證不會跟任何人說,我不想傷害我的爸爸媽媽。

這一切都在我17歲的時候公之於眾。有一天,Sarah在他工作的酒吧碰到了他,當他像往常一樣想去擁抱她的時候,Sarah一把推開他,並且告訴他「我知道你對我妹妹都做過什麽!」結果他直接給我爸打了電話,聲稱Sarah無緣無故對他十分粗魯。從這兒就能看出,他一直是一個操縱別人的大師。

當這一切被公之於眾的時候,我爸爸悲痛欲絕,但我從未和他談過這件事。直到多年以後,在我25歲時,我才跟他說我在考慮把這個事情報警。

三天後,爸爸卻意外去世了。這些年來他一直都有心臟病,這件事帶來的壓力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不怪父母,他們其實一向都很有保護意識。只是他們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危險可能就在身邊。

在2003年,我終於把所有細節都告訴了Sarah,這也是我第一次把一切講出來。她聽完第二天就報了警。我想她大概也感到愧疚,因為當年發現相機裏的照片以後,輕信了別人的話。

但她這樣讓我極為憤怒:這是我的秘密!我根本還沒做好準備去面對這個事情將要帶來的一切後果,她就行動了。還好在那時候,警察沒有受害者的允許是不能擅自追捕的,不像現在。

2009年,在我成為一個母親後,我患上了慢性疲勞,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帶來的生理影響。2012年,當BBC主播吉米薩維爾性侵案和Yewtree行動轟動一時,我開始猶豫,要不要把自己身上所發生的這一切說出來。

2015年5月底,我最終去警察局將這一切坦白。令我感動的是,他們對我的話表現出了百分之百的理解和信任。我曾經一度擔心沒有人會相信我說的話。更令人驚訝的是,Sarah告訴過他們的一切都被存檔,並作為了證據。

在2018年7月的第一次審判中,「Mike叔叔」被控15項罪名,包括與兒童發生性行為、猥褻、嚴重猥褻和強姦13歲以下兒童等。然而,他被判三項罪名不成立,其餘指控也都懸而未決。我很失望,他或許能夠僥倖逃脫。

但案件在2019年1月進行了重審,這次他被控的所有罪名都成立了。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的世界都明亮了起來。當我們再次對視,我不再是那個目光閃躲的人——他成為了失敗者。

法官稱他為「連環掠奪性戀童癖者」,然而他只是聳聳肩,搖了搖頭,完全不承認自己的名號。我相信他現在大概還不太安份,我也無比希望他被痛苦所折磨,因為這麽多年來我都在被這樣的痛苦折磨,現在輪到他了。

(圖/簡單心理)
(圖/簡單心理)

Helen,Isla的媽媽

說真的,在知道這一切之前,我從來沒感覺到任何不對勁,從來沒有。現在看來,我們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畢竟那個人是我們邀請到家裡的。

我丈夫經營著一家印刷公司,而他也是通過工作認識的Mike。我還記得,當Sarah還在蹣跚學步的時候,他拿著一件昂貴又時尚的外套出現在她面前,當做禮物送給了她。他聲稱自己有時尚圈的朋友,加上有趣而慷慨,使得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他。

所以我也從來沒有懷疑過他的偽裝,我相信沒有人會去懷疑這樣一個看起來風度翩翩的紳士。

唯一對他有過懷疑的是我婆婆。我記得當他帶著兩個女孩去看電影的時候,我婆婆問「為什麽一個這樣年紀的男人,會想帶著兩個小女孩去城裡看電影?」現在想來,我婆婆真是比我聰明太多了。但當時我只是說「畢竟他沒法去看自己的女兒嘛,可以理解的。」當時我們都很同情他無法見到自己的女兒。

當他主動提議要給女孩們讀睡前故事,我們都很高興,畢竟他是個很有趣的人,大概也可以編出很有意思的故事。我只是簡單地認為他們在樓上聊得很開心,其他什麽也沒想。

其實回頭想想,當時已經有了種種跡象。比如有時他會帶著康乃馨來我家,每到這時Isla都會拒絕下樓見他。我便會催促她快點下樓,還指責她對Mike沒禮貌。回想起來,真為自己這些舉動感到害怕。

當時我只是覺得自己把女兒慣壞了。她是早產兒,從小體弱多病。我以為自己給了她太多的關注,導致她變得驕縱。

Isla把這些事情一直憋到了17歲。那天,Mike給我的丈夫打電話說,「Sarah不知道為什麽對我非常無禮。」連這都是他密謀的——他以為自己是無敵的。而當我丈夫去問Sarah時,她只是讓他去問Isla。

我還記得當我們去到她的臥室,知道真相的那一剎那,彷彿一顆炸彈原地爆炸,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Isla的爸爸勃然大怒,要不是他身體不好,他一定會去跟Mike死拼到底。他給Mike打了電話,大聲說著「你死定了」一類的話。他還給公司打了電話,告訴所有人Mike的真面目。他甚至還給每一個他認識的有孩子的人打電話警告他們。

對他來說,把Mike介紹給這個家庭的罪惡感從未消失過,他在1998年去世了——當時,Isla告訴他她想要將這件事公諸於世。我一直認為,他對這件事的內疚和憤怒導致了心臟問題,最終將他帶向死亡。

我生他的氣,也生自己的氣。雖然現在審判結束,你可能會認為我們可以鬆一口氣,但我們其實從未從陰影中走出來,一直被罪惡感深深圍繞。

(圖/簡單心理)
(圖/簡單心理)

故事就到這裡為止。但請不要樂觀地以為這故事離你很遠,或者與你無關。

你永遠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經遭遇過類似的侵犯,但卻羞於啟齒,隱瞞至今。

比如上體育課時,被老師親手指導動作;比如被異性帶去一起上廁所;比如被親戚搔癢、打鬧時,「不小心」被碰到一些敏感部位...

曾有一份報告指出,約有70%的強姦案是熟人所為超過50%的亞洲女性在遇到熟人強姦的時候不會選擇報警。

而在歷來重視「熟人社會」,「人情社會」的華人社會,也許數據並不會更樂觀。

於是,我們整理了一系列應對「熟人性侵」的小撇步,希望能幫助你保護好自己和朋友們。

■ 遠離那些不尊重你的人。

■ 你有權利改變主意,有權利說「不」,有權利跟你喜歡的人做愛但拒絕另一些人。

■ 識別危險信號:如果某人對你突然做出過分親暱的越界舉動,如果他提議喝酒,或單獨跟他去某個僻靜地方。這些都是危險警告。

■ 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讓別人知道你想要什麽,不想要什麽。如果你感覺不舒服,就別讓人碰你。如果你的底線被侵犯了,如果你感到危險,大聲說出來,立刻採取行動。

■ 不要輕易喝酒,這會讓你不能清晰地思考和說話,失去保護自己的能力。

■ 自己倒飲料,不要讓杯子離開你的視線。很多約會強姦,就是因為受害者的飲料中被偷偷放了藥。

■ 不要獨自一人離開朋友,就算你覺得你能照顧好自己。小心點總沒錯。

■ 相信你的直覺,如果你感覺某個人不值得信任,某個地方不安全,馬上離開。

■ 如果必要,努力大吵大鬧,引起旁觀者的注意,以此保護自己。

■ 提前做好危險應對計劃。比如,如果你要去一個不熟悉的地方玩,讓你的親人或朋友知道你去了哪兒。找一個可靠的朋友,告訴他如果遇到危險你會隨時打電話給他,請他準備好幫助你。

最後,請你記得,勇敢一點。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那个性侵我的人,我曾叫他”叔叔“)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