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驚奇隊長》問世,代表女權高漲?其實在現實世界,這位超級女英雄可能會遭軍人性侵…

2019-04-19 15:16

? 人氣

美國首批女飛官、現任參議員瑪莎·麥莎莉近日於聽證會自爆,曾遭上級軍官性侵。 如果你認為,《驚奇隊長》讓女權太高漲,你該聽聽假若活在真實世界,驚奇隊長她可能怎麼說。

驚奇隊長=女權高漲?美國首位實戰女飛官,自爆曾遭軍隊性侵

之前上映的超級英雄電影《驚奇隊長》在台灣的首日票房突破 3445 萬,坐穩漫威系列電影寶座。故事講述主角卡蘿·丹佛斯(Carol Danvers)原是美國 90 年代首批受訓完成的女飛官,後因捲入意外而成為超級英雄。

(圖/女人迷)
(圖/女人迷)

這樣的女英雄起源故事,在爛番茄、Youtube 上竟招致諸多負面評論。據 Huffpost 報導,電影上映前,爛番茄收到過多負評洗版,甚至得一度關閉評論維修。反對者大量洗版,是因為他們認為「驚奇隊長電影帶來『女權高漲』」,甚至「這部電影在『歧視』白人男性」。

然而,最近美國軍方高層爆發的性醜聞,可能讓你知道,在《驚奇隊長》電影之外,女權一點都沒有很高漲。要是驚奇隊長活在現實世界,作為應該要備受矚目的第一批女飛官,沒有超能力的保護,她的命運或許更多舛。

第一位實戰女飛官出頭天?麥莎莉:「事實上我毫無權力」

今年 3 月 6 日,前美國空軍飛行員、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參議員瑪莎·麥莎莉(Martha McSally)在一場軍隊性侵案事件的聽證會中,聆聽性侵倖存者的發言。同時她也自爆,過去擔任美國空軍軍官期間,曾遭一位上級軍官(superior officer)性侵。

「跟妳一樣,我也是一位軍方性暴力倖存者。但不像其他勇敢的倖存者,當時,我並沒有通報。就像許多男女一樣,我並不信任軍隊體制。事發後我很自責,也感到困惑又羞恥。我以為自己夠強壯到能夠面對,但事實上我毫無權力。

她指出,「這些加害者利用權力傷害他人。我只是其中一個例子。我曾被一名上級軍官性侵。對此我保持沈默很多年。但是,當我發現軍方不斷被各種醜聞籠罩,而且他們永遠只會用不適當的方式回應,那讓我感覺到必須對此發聲,我也曾是一名受害者。」

1972 年,美國空軍首度納入女性。到了 1994 年「不問不說」(Don't ask don't tell)政策,默許同志族群參與軍隊。在波灣戰爭、伊拉克戰爭期間,女性服役者,也對軍隊做出許多貢獻。2010 年,歐巴馬正式廢除「不問不說」政策。

不過表面政策鬆綁,不代表軍方性別意識提升。根據 CNN 報導,麥莎莉正是美國第一位具有實戰經驗的女飛官。她在軍隊期間表現傑出,亦曾參與伊拉克戰爭。

(圖/女人迷)
(圖/女人迷)

但即便重要如她,也表示遭高層性侵後,甚至不敢通報:「我曾試著講出這段經驗,但我看見它們被處理的方式,讓我很害怕。我後來仍繼續留在軍隊 18 年,感覺到的都是絕望。」並且,由於她未透露當事人姓名,因此很可能仍未受懲處。

只有電影有好結局?軍隊不堪現實也應改變

「像很多性侵倖存者一樣,這個體制同樣也在強暴我(Like many victims, I felt the system was raping me all over again.)。」

麥莎莉說:「當時我並沒有選擇辭職,而是選擇留下來,繼續作戰,繼續領導。希望能成為在軍隊裡有軍銜的女性,好替她們發聲。然後我進入國會,進入參議院。在這件事情上,我有兩種個人角度必須面對,第一個是,我是她們的指揮官,我有責任帶領我的部下進入戰火。另一個則是,我同樣也是一個強暴的倖存者。」

「我們得修補這整個軍隊文化扭曲的地方,他們以為自己受到默許,能使用性暴力對待女性,當然,也包括男性。但我們得確保所有指揮官都被教育不能放任此事,我們也得確保他們知道如何採取合法行動。而如果指揮官本人就是問題的來源,他們必須被革職。」

女性主義,從未因為一部電影「高漲」

《驚奇隊長》裡,主角丹佛斯不斷受到男性同儕、導師的批評,經歷不斷跌倒,才摸索出自己的道路。不過當電影有了好結局,現實生活中各領域內的 #Metoo 事件、性暴力故事,卻依舊鮮血淋漓。

Vivian Wu 在《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一書推薦序,曾寫下這段文字:

隨著女性領導人增加、愈來愈多女性掌握了發聲的管道,女性的「被噤聲」愈來愈常被看成是一種個人層面上的現象,而非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小部分女性的成功被當作一種「該問題已經不復存在」的見證(例如:我們選出了女性總統,顯示兩性已經很平等),而其餘女性面對的困境則被視為個人應該透過自己的意願和努力來克服的阻礙。

當女性勝利的故事被說出,容易使大眾產生錯覺,認為她們就是女性主義的勝利、性別平等的象徵。而那大多數女性難以啟齒的故事,則輕易被當成個人問題看待。

(圖/女人迷)
(圖/女人迷)

別將寥寥無幾的女性勝利捧成神話

我們發現,少數女性的勝利被捧為神話,而大多數女性的失敗,則被視為理所當然。這是為什麼,當麥莎莉參議員遭到軍方性侵,只能噤聲長達 18 年。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見電影中另一位非裔女飛行員瑪莉亞·藍畢 (Maria Rambeau),只能偷偷自嘲反正女人永遠上不了戰場,卻無處發聲。

當《驚奇隊長》的女性受迫故事被漫威拍成電影,我們確實感受到,女性視角的電影敘事又往前進一步。但這絕不代表「女權太高漲」。女性主義關注的是不同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的人,都能得到更好的生活,並不只在於打造女性勝利神話。

《驚奇隊長》的敘事只是開始。我們也邀請男性,一起投身參與更多女性主義行動。如果女性主義真有所謂「勝利」,它肯定不會僅停止於少數女性領袖的出線,而更應來自於每一具受傷的身體、每一份不安的經驗,都能坦然說出自己,且被世界好好接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標題:驚奇隊長如果生活在真實世界,她甚至可能遭軍隊性侵)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