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性侵新聞下總有人檢討被害人?「公正世界理論」道盡這些人心態:罵你活該,我才安心

2018-12-25 16:44

? 人氣

以電影《艋舺》聞名的導演鈕承澤5日驚傳性侵電影《跑馬》的女性工作人員,震驚外界。10日檢察官、法官訊問後,鈕承澤更被以強制性交罪諭令150萬元交保,並限制居住、出境等。事實上,演藝圈的性侵事件並不少見,例如2016年藝人秦偉被造型師濱小步及多名女子控告性侵、詐財,或是今年6月,樂團「Under Lover」成員胡睿兒的夜店撿屍性侵事件。

大部分的人,也許都曾在網路上評論過被害人,即使沒有,也可能在心中產生以下想法:「自己不要穿太少就沒事了啊!」、「你自己也想要吧」、「明知道有風險還要去,出了事情怪誰?」可是冷靜下來仔細想想,這不是很奇怪嗎?他們明明是受害者,為何最後反倒淪為人們批評的對象?為何我們總會把焦點集中在責怪被害者,而非加害者呢?

究竟「檢討被害人」一事,是適當還是不適當?如果適當,那又要討論到什麼程度?如果不適當,又該如何停止?這些是值得討論的。但是,不論你傾向哪一個,至少希望大家在評論受害者之前都要三思,避免對被害人造成不必要的二度傷害,縱使你自認只是「善意的提醒」。

一 、就是要說你活該,我才安心》公正世界理論

「公正世界理論」是什麼?當你把人生的所有遭遇,都歸咎於自己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的話,那麼這剛好就是符合公正世界理論所要講的一種概念了。(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公正世界理論」是什麼?當你把人生的所有遭遇,都歸咎於自己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的話,那麼這剛好就是符合公正世界理論所要講的一種概念了。(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不管是什麼類型的新聞,有時候事件報導的本身,可能都不比底下的留言更讓人感到驚訝。假如你有在網路上看過類似的性侵案件新聞,你可能會發現,對被害者說風涼話的人實在是多到有點不可思議。究竟為何有些人會選擇批評被害者?原因可能有千百種,其中心理學與社會學家,都針對類似現象提出過一些解釋。

平常一個女生打扮性感,一般人可能不會對她口出惡言,甚至還會稱讚她們「養眼、美麗又迷人」,可是當這些打扮性感、不羞於展現身材的女性遭到性侵、撿屍、強暴等妨害個人性自主的事件時,許多平常稱讚她們美麗的人,這時卻反過批評她們,原本認為的性感變成淫蕩,稱讚變成謾罵,甚至批評她「活該」。針對這種現象,有心理學與社會學家開始進行研究,最終形成了「公正世界理論(Just-World Theory)」以解釋存在這種現象中的認知偏誤。

「公正世界理論」是什麼?當你把人生的所有遭遇,都歸咎於自己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就是符合公正世界理論所要講的一種概念。講白話一點就是過度相信「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公正世界理論」使我們不勞而獲,好比幸運中樂透時,能減輕不安感,或是看到有人遭遇不幸能減輕因同情和責任感所帶來的壓力,因為心裡會認為:「那個人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所以才會受到這樣的報應。

因此當某人明明是個好人、或至少沒有做錯事,但卻遭遇不幸時,這樣的事件無疑是在撼動他們的價值觀、世界觀,這時大腦就得找個理由來調節這樣的「認知失調」。調節的結果,使他們最後寧可相信該名受害者含有「惡」的成分,因而傾向歸罪於受害者,而不是質疑自己腦中那套善惡有報、令人安心的世界觀。「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也許這樣的世界觀與批評被害人能讓人感到舒適,但這種思維如果被轉化成無理謾罵的正當理由,也會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冷漠,同時對被害人也是二度傷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