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打造世界第一的保麗龍帝國,公司卻陷入家族鬥爭…一個700億帝國長子的完美復仇記

2019-04-19 12:23

? 人氣

故事,從這張25年前的照片開始。廖振鐸微笑著,站在略顯嚴肅的父親廖有章身側。他是長子,也是這保麗龍王國的欽定接班人。當時誰也沒料到,一場變調的企業接班悲劇,已深深埋下種子。(來源/見龍提供).jpg

故事,從這張25年前的照片開始。廖振鐸微笑著,站在略顯嚴肅的父親廖有章身側。他是長子,也是這保麗龍王國的欽定接班人。當時誰也沒料到,一場變調的企業接班悲劇,已深深埋下種子。(來源/見龍提供).jpg

這是一家高峰期營收達700億元的全球第一;也是一樁石化業界8年來聞之唏噓的企業家變;更是一場大兒子對父親、母親和弟弟的「完美復仇」。

見龍集團創辦人廖有章,是繼台塑集團王永慶打下PVC(聚氯乙烯)王國、奇美集團許文龍稱霸ABS(工程塑膠)後,第三個在全球五大泛用塑膠產業中,擁有全球第一名號的台灣人。見龍是全世界最大的保麗龍製造商,還被稱為「中國保麗龍之父」。

未上市櫃的見龍集團一向低調,卻在2010年廖有章過世後,兩個兒子廖振鐸與廖文鐸互告,官司從英屬維京群島打到台、港、中國,纏訟至今。

這,不只是兄弟鬩牆的故事,而是每一家企業都可能面臨的接班課。

因廖有章過世前未立遺囑,他早年為投資中國,所疊加的複雜海外控股結構,加上便宜行事的股權設計,讓一個700億元的帝國,在他身後陷入家族爭產鬥爭。分裂、對立、衰退,正在侵蝕這個台灣隱形冠軍曾經的榮光。

事實上,學化工的長子廖振鐸是廖有章一直帶在身邊見習的接班人,熟悉保麗龍產業和見龍的一切;弟弟廖文鐸則是電腦博士,有自己的電子事業,在見龍僅以董事身分協助業外投資(包括曾投資遊戲橘子),未參與過工廠營運。

看似順理成章的長子接班,為何演變成弟弟告贏哥哥、取得中國四大廠的上層控股公司經營權,而哥哥卻正將老爸留下的家業「乾坤大挪移」,業務轉到自己名下?

關鍵,來自廖有章生前未及做好的一樁安排。

攤開台灣見龍機構的控股結構,最上層是英屬維京群島商三龍公司,它控制了見龍化學(後更名和橋)62%股權,而且股權全登記在廖有章一人名下。見龍的海外事業,大多數股權也都登記在廖有章、廖振鐸、廖文鐸父子三人名下。

但,其實見龍創辦之初,為廖有章出資的大小股東約有30多個,包括他的親戚、同學及好友,並每年都將集團的龐大獲利「分紅」給當初的親友們,包括再轉投資的中國工廠龐大利益。

廖有章一過世,廖振鐸發出了一封存證信函,否認其他股東的存在。甚至,還打算解散和橋。當時廖文鐸也出面指控哥哥根本是清算爸爸。

「我和我爸從工廠開工第一天就在(打拚),其他那些人在哪裡?」廖振鐸氣憤的向商周回應,認為股東們沒有實質對見龍集團付出過心血。

「見龍的股東都有出錢,只有他們兩個(指兩個兒子)沒有出錢。」廖有章遺孀廖黃香接受商周訪問說。曾任國小老師的她跟著廖有章創業,清楚所有股東的付出,及廖有章與股東共享的心意。因此,她與次子及其他股東聯手,對抗大兒子。

「我哥跟我說,如果我同意他的意見,那公司就是我和他的了,但,這不是我爸的意思。」廖文鐸告訴商周記者,曾有其他股東想退股,父親也堅持自己不買,而是介紹資深同事去買,因為他不想買低了占對方便宜或落人口實。

在英屬維京群島(BVI)一場雙方爭奪見龍集團控股公司控制權的遺產官司中,廖振鐸告訴法官,他和弟弟的爭議,「是弟弟嫉妒哥哥被選為父親繼承人。」廖振鐸的法務人員也回應商周:「廖文鐸又不是學化工的,搶了要幹嘛?他不顧父親培養長子成為接班人的意志,爭奪公司經營權。」

「外界都說是兄弟爭經營權,我要很慎重的澄清不是兄弟爭產,是廖振鐸一個人要吃掉所有股東權益,」跟在廖有章身邊36年的見欣實業總經理廖銘澤指控。

一位見龍老臣觀察,老董事長是強人領導,把自己當超人,當時廖振鐸雖然掛名執行長,但連請門口警衛,他簽完人事公文後,還要老董事長簽核才生效。

廖有章生性節儉,卻對朋友和曾幫助過自己的人極大方。他曾在台北中心診所包下一個頭等病房,照顧恩師母長達14年,費用高達2千萬元。連多次台北工專同學會,他都自掏腰包請同學赴中國旅遊。

「他真的對外人太大方,兒子也看不下去,」同業好友觀察,廖振鐸已不想再豪擲金錢在無關的人身上。

在父親強勢領導下,當了18年備受壓抑的太子,內斂的性格加上認為自己努力經營的所得,卻要由一些外人分享的不平之心,等到父親一過世,廖振鐸便爆發出來。

廖有章生前很推崇王永慶的經營理念,但業內人士分析,和王永慶不同的是,廖有章過於專制,人才不易留住,底下培養不出一群接班梯隊。

此外,層層疊疊的海外轉投資架構、不透明的代持股份⋯⋯,廖有章在世時,沒有人敢質疑,但留下的灰色地帶及法律漏洞,卻在他身後不斷淘洗辛苦建立的江山。

在BVI法院判決書中,法官凱利安德生寫著:「溝通管道的崩解,使情況更嚴重。這場持續不斷的漫長權力鬥爭,雙方採取根深柢固且難以和解的立場。」這恐怕是廖有章走完自豪的一生後,留下的最大失算和遺憾。

商業周刊1640期(圖片來源:商業周刊)
商業周刊1640期(圖片來源:商業周刊)

作者:黃靖萱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