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經典恐怖片《異形》竟暗藏超多「性隱喻」?劇組揭密:有道具要用人骨、保險套、潤滑液做…

2019-04-19 13:07

? 人氣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經典科幻恐怖片《異形》,今年上映滿40週年,除當時締造成功票房成績,其電影美學自美術、特效與攝影,無不被往後作品效仿與致敬,並且奠定導演Ridley Scott電影大師的地位。近幾年,他更仍持續傾心,打造《異形》宇宙的系列作品。

本文將探討《異形》首集,回頭看編劇與導演如何「力抗」電影公司,堅持寫實的恐怖片風貌,以及美術、特效團隊,依據藝術家H.R. Giger的理念,創造《異形》暗藏的「性隱喻」。最終,再回顧攝影及燈光,如何捕捉人身處險境時,恐懼而無所適從的氛圍。

(以下內容包含部分劇情和血腥、性暗示圖片,請斟酌閱讀。)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以「性」襲擊觀眾——《異形》的編劇理念、籌拍過程

「我想要寫一部關於性的心理恐怖電影。」
——《異形》編劇 Dan O’Bannon

《異形》描繪於未來世界,一艘商業貨艦船員發覺,航道被電腦更改至遙遠星球,令恐怖的「異形」生物意外登船。劇本由編劇 Dan O’Bannon、Ron Shusett,自《禁忌星球》、《惡魔星球》等科幻片中汲取元素,並將「性侵」的意象,放入這個外星生物入侵人類的故事中。Dan O’Bannon說:「我想要襲擊觀眾,我要以『性』來襲擊他們。」

劇本幾番轉折,交至福斯電影手中,其甫以《星際大戰》獲取票房成功,欲找尋下一隻「金雞母」。但Dan O’Bannon極力抗議,讓《異形》成為另一部《星際大戰》:「這不是另一部特效電影。」認為過於顯著、酷炫的特效,不僅破壞劇本對恐懼的寫實描繪,也減損異形生物的懸疑性。

最後,電影公司僅給《異形》450萬美元預算,相較當時科幻片製作費用低。導演Ridley Scott加入團隊後,親自繪製故事板,為太空船艙、外星廢墟,建立最初的美學雛形,令電影公司更理解本片規模,讓製作費用翻倍至850萬。他說:「這部片多半以實景完成效果,因此繪製出故事板,是把電影轉化為現實的最佳辦法。」

角色「性別」依選角而定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我要侵害的不是女觀眾,而是男人。我要讓每一幀畫面,都令男觀眾不由自主夾緊雙腿。」編劇Dan O’Bannon曾如此表示,令《異形》被部分研究者,解讀為批判父權、性暴力的作品,該片更成功打造出兼具強悍、溫柔特質的女英雄主角——Ellen Ripley。

然而,編劇最初建立片中7個角色時,皆未設定人物「性別」,因此女演員Sigourney Weaver便因其外型、演技,成為片中主角。Dan O’Bannon說:「我們一開始就構思,這將是一名男女混合團隊,沒理由非要遵守太空電影都是男性成員的慣例,畢竟《星際爭霸戰》也讓女性角色出現多年了。」

異形的蛻變構造——H. R. Giger充滿性隱喻的特效設計

「我認為沒有H. R. Giger,就沒有《異形》。」
——導演 Ridley Scott

導演Ridley Scott為奠定《異形》的視覺風格時,發覺超現實主義藝術家H. R. Giger的畫冊《Necronomicon》,立刻被畫中的奇形生物吸引,認為應讓H. R. Giger擔任本片視覺的概念設計師。導演說:「看了一眼我就確定,我從未對生活中的任何事這麼肯定。」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H. R. Giger的草圖畫作,恐怖陰鬱且充滿性暗示。創作時,他使用噴槍於大型畫布上,以單色呈現草圖,再雕刻出簡易模型,更親自製作「異形」本體。起初,電影公司對其創作風格有疑慮,Ridley Scott說:「公司認為圖像太可怕、太下流。」但他認為,這正是《異形》應有的風格,該片最終也獲得奧斯卡最佳視覺特效,開創新一代恐怖美學。

異形卵——四周裹著「史萊姆」黏液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異形演變階段的構造,多半具有「性器」特徵。異形卵(Egg)外層,便具有彷彿陰唇般的外觀,以橡膠鑄造成模型,裡頭放置部份生肉,並以史萊姆(Slime)膠狀玩具,製造出四周的黏液。H. R. Giger透露,原本卵僅有單個開口,但被認為真的太像「陰唇」,才改成十字狀:「這讓人想起基督教的象徵,又同時能表現生物特性和性慾。」

抱面體與破胸體——加倍異色的構造細節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惡名昭彰的異形抱面體(Facehugger),以蠍子狀外型「緊抱」宿主,進行寄生行為。H. R. Giger設計周圍的8隻觸手時,讓它更接近人手的質感,由特效團隊以泡沫橡膠製作;團隊另也參考畫家Francis Bacon壓抑的畫作,將破胸體(Chestburster)設計成「無腳的蠕蟲狀」,導演Ridley Scott說:「我們想讓他更加淫穢,更像爬行生物、或男性生殖器。」

成年異形——人骨、保險套與KY潤滑劑製成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成年的異形(Xenomorph XX121)極為龐大,有超過7呎(約210公分)高。H. R. Giger以人的頭骨、蛇的脊椎及肋骨、汽車零件,製成這套恐怖「異形裝」。

H. R. Giger最初設計異形具有光滑的黑目珠,但卻被團隊指稱太像「護目鏡」,隨後才決議直接把眼睛挖空:「它沒有眼睛,卻能無失誤地直接攻擊更為恐怖。」具有陰莖象徵意味的「舌尖」,團隊則以碎裂的保險套製成,加上大量KY潤滑劑讓周圍充滿黏液,讓這項攻擊武器,更具有「性」的意涵存在。

低成本打造奇觀場景——實景築起太空船、外星場景

「我討厭那些異常淺薄的電影,完全依賴視覺特效,讓科幻片因此惡名昭彰。」
—— 概念設計師 Ron Cobb

《異形》的場景極少,但極度強調實景打造,負責繪製空間草圖的概念設計師 Ron Cobb說:「故事的奇觀場景應盡可能令人信服,即使他只出現在背景,情節和角色就會從中浮現,讓一切變得真實。」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出現時間最長的太空船艦 Nostromo 內部,為呈現略微破損、經修補的商用船外觀,美術指導Roger Christian使用廢棄金屬和零件打造,部分走廊場景則以報廢的轟炸機製作,並使用鏡像讓空間看起來更為狹長。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宛如子宮的廢棄太空船空間

片中另一重要場景——外星球上的廢棄太空船,則再次交由H. R. Giger設計。團隊以石膏創造外觀的石牆入口,運用塑膠與黏土,製造出具金屬感的船艙內部,H. R. Giger說:「他們佈置了整個片場空間!」

船艙內,佈滿「異形卵」的空間,除部分長鏡頭使用遮罩技術(Matte Painting)呈現背景外,大多仍以實景打造,表現導演與H. R. Giger欲表現的,隱喻子宮孕育胚胎的空間。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但H. R. Giger說:「礙於預算,我們還是不得不簡化牆壁。」最終,團隊僅以石膏、塑膠細部製作其中一面牆,導致空間中心置有異形遺體的平台,也被設計為「可旋轉式」,讓攝影可從不同角度拍攝,以免簡陋的場景穿幫。

實擬驚懼情緒的拍攝——《異形》的攝影與佈光原則

「拍攝《異形》是一段獨特、頗具挑戰性的經歷。」
——攝影指導 Derek Vanlint

導演Ridley Scott找來曾多次合作拍廣告的Derek Vanlint,作為本片的攝影指導,以Panavision PSR R-200、Panaflex兩款底片機,並使用變形鏡頭拍攝。拍攝前,雖皆有繪製分鏡,但仍會依現場環境與氛圍調整。Derek Vanlint說:「我對於拍攝物,是個會專注於它、觀察它、再為它打光拍攝的人。」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除片頭拍攝星際空間模型時,使用推軌鏡頭外,團隊幾乎以手持攝影,模擬角色面臨異形入侵的恐懼,也較容易於狹窄太空船內拍攝。全片由Ridley Scott、Derek Vanlint兩人親自掌鏡。Derek Vanlint表示,手持感越重的鏡頭,多半是導演拍的:「他的體能比我好,而且擅長倒退掌鏡,雖然也是有摔倒幾次,但大致上來說效果都不錯。」

和搖滾樂團借舞台燈打光

劇組原定以船艙內的頂燈、地燈,作為主要攝影光源。Ridley Scott說:「我們希望的燈光很有方向性,為了故事的情緒,須看起來低調、令人沮喪。」但由於演員走位、混合光源等問題,讓團隊仍採取較傳統的佈光方式:「基本上就是找到你的場景,依這場戲的目的,促成你的打光組合。」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圖/影製所DC FILM SCHOOL提供)

片中另有兩處使用特殊「燈光」,一為多運用於外景的大型Wendy Light燈具,打亮占據整個片場的外星場景,Derek Vanlint說:「這對我們來說,比起用一堆需移動位置的Brutes Light,來得輕鬆許多。」佈滿異形卵房間中的藍光,則是向The Who樂團租借的演唱會舞台燈,所造成的迷幻效果。

「電影需要像軍隊般敬業的人們,才能夠拍成一部劇情片。」
——導演 Ridley Scott

導演 Ridley Scott 在訪問中提到,起初對科幻題材並未非常了解,再加上首度執導大製作電影,時常面臨爭取預算等難題,因此十分感謝製作團隊,與他同心創造出《異形》暗黑、陰鬱的美學,成就這部影史經典。他說:「在《異形》當中,  我們就像有了一支了不起的軍隊。」

文/黃鈞浩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影製所DC FILM SCHOOL(原標題:《異形》暗藏的「性隱喻」?科幻恐怖經典的幕後秘辛)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