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文:「兩廳院」要怎樣「還給人民」?

2016-04-03 07:20

? 人氣

大提琴家張正傑和部份藝術專體最近槓上兩廳院。(取自張正傑臉書)

大提琴家張正傑和部份藝術專體最近槓上兩廳院。(取自張正傑臉書)

「兩廳院」要怎樣「還給人民」?「人民」是誰?「人民」在哪裡?

從個體的角度來看,在「兩廳院」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是「人民」;在「兩廳院」演出的、和在「兩廳院」看演出,除了極少數國外藝術家之外,都和徐永明、張正傑一樣,是不折不扣的「人民」,而且還都是「台灣人民」。

從集體的角度看,和「兩廳院」有關的任何人,通通都不是全部的、集體的「人民」,但難道徐永明就是嗎?張正傑就是嗎?如果要貫徹集體的「人民」邏輯,首先第一個出問題的,抱歉,就是徐永明的身分。徐永明是立法委員,他取得的權力基於「代議制」,憑什麼他個人意見可以代表「人民」?我們不能請他把麥克風、發言權「還給人民」嗎?

更何況,徐永明身上,連一張「人民」的選票都沒有。他是不分區立委,「人民」投的票是給政黨的,在政治運作的道理上清清楚楚,徐永明,你代表的甚至不是「人民」,而是你的政黨。如果你背離了政黨立場,你的政黨可以取消你的委員資格,你和任何「人民」都沒有直接關係。

悲哀,這麼沒有腦袋的口號,在台灣被視為理所當然,好像只要把「人民」抬出來,就可以說話大聲,說的話就一定對,說的話就可以不用接受邏輯與道理的檢驗。

真正比較重要的身分,不是「人民」,而是「公民」。徐永明和張正傑都是「公民」,應該具備基本的「公民常識」,應該依照「公民常識」來講道理。但很不幸的,在台灣社會,大家不在意什麼是「公民常識」,就連立法委員都往往嚴重缺乏「公民常識」。

兩廳院遭爆料刁難音樂家、藝術家事件,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與民進黨立委蔡易餘1日邀請大提琴家張正傑出面說明被刁難之經過。(林俊耀攝)
兩廳院遭爆料刁難音樂家、藝術家事件,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與民進黨立委蔡易餘1日邀請大提琴家張正傑出面說明被刁難之經過。(林俊耀攝)

「公民常識」中很重要的一項,是區分「權利」,right,和「特權」,privilege。「權利」是大家都有的,「特權」只屬於部份的人,因為特殊理由才能擁有。請弄清楚──能夠在「兩廳院」演出,是「特權」,所有登上「兩廳院」舞台的人,包括你張正傑,都是取得了「特權」。

很簡單的道理,「兩廳院」的場租和實際支出的成本,有巨大落差。換句話說,任何人,是的包括你張正傑,在「兩廳院」的演出,都是國家補助的。國家為什麼要補助,政府為什麼要花納稅人的錢來替表演團體省費用?這必須要有理由,也一定要有程序決定誰可以、誰不可以享受這樣的「特權」。

「兩廳院」無法「還給人民」,因為要依照你張正傑大提琴的音樂成就,決定你可以比一個師大附中國中部副修大提琴的學生,有「特權」可以優先在「兩廳院」演出。你已經得了「特權」,只是你希望要有更多更大的「特權」,讓你能有更大的表演、發揮空間,這跟「人民」有什麼關係?真要「還給人民」,那請問,同樣是「人民」的師大附中學生,為什麼不能跟你一樣在「兩廳院」演出呢?

「兩廳院」有其問題,尤其是審查、執行上都有很多問題,是應該好好檢討。但檢討的標準,應該是藝術專業,而不是「人民」。而且不管怎麼檢討,都無法改變內在的本質──「兩廳院」的存在理由與價值,本來就在提供這個社會無法以簡單供需機制支撐的精緻文化。

紙風車、綠光、張正傑,有什麼共通之處?他們都有「群眾」,都有「票房」,並以此為傲。從邏輯道理上,這真的很容易處理、很容易解決。「兩廳院」的補助機制本來就不是要為這種人服務的,他們的成就若能取得了供需平衡,那麼他們也就得到了「斷奶」的自由。「兩廳院」沒有理由繼續補助他們,「兩廳院」本來就應該訂定另外一種純粹從供需成本計算的「商業價」,接受「商業價」,不享受那麼多「特權」,他們就不必接受那麼多的審查與約束。

合理的「商業價」,至少是現在「兩廳院」場租的五倍吧?張正傑願意接受?花那樣的成本,張正傑還能號召到現有的票房和群眾?回頭想想,你張正傑今天有的票房和群眾,不也是「兩廳院」和政府補助出來的嗎?你真的有立場挾眾自重,否定、甚至侮辱票房沒那麼好的演出節目?

再說一次,「兩廳院」有很多很多的問題,「兩廳院」球員兼裁判的身分、「兩廳院」經常不合理不專業的審查結果、「兩廳院」員工僵化傲慢的官僚態度,都讓我很有意見,甚至很受不了。但用這種沒腦袋的方法批評「兩廳院」,想要改變「兩廳院」,卻絕對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辦法!

*作者為知名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